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沉年】 Chapter 1

 




  他回家后,家里有点空。
  当他走进偌大的客厅时,才看到躺在沙发上闭眼睡着的人。
  公司干部当久了,毕业证是小事,房子车子都变成小事了,可他依旧觉得空旷。




  冯宝宝睡着的模样永远都非常安静。
  漆黑长发如泼墨青丝垂在胸前,细腻光洁的肌肤却透出些许冰凉,细长睫毛点点颤动。
  她睡觉从来没有坠入过深入睡眠,是极度的缺失安全感还是永远保持着高度警惕,张楚岚一直心照不宣。

  他取出二楼卧房的被褥,小心翼翼地盖住她全身,生怕惊醒她。
  手机轻微震动。
  他低头俯视一眼,轻轻走到离客厅很远的落地窗前,接通电话。




  "有事?"
  "你在家?"
  "嗯。"
  "冯宝宝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受惊而已。"
  "要我说,老张,你这次能护她这种直脑子一次,下次你们公司高层又让她去做一些高危任务,你难不成还要跟着去?"
  ".....我尽量。"
  "我靠你真来啊。我跟你说,我可是提醒你在先了,虽然我对你们公司的具体事宜不太了解,但高层有多在意你家这位我也听闻一二了。"



  张楚岚默了几秒,随后轻笑。

  "老王,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宝儿姐的事了。"
  "你以为我想....作为兄弟我只是提醒你,既然你这么在乎冯宝宝,你俩干脆脱离公司算了。"
  "嘁,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这孙子怎么这么喜欢逼道家人说脏话?"
  "证明修为感人。"
  "去你*的。"






  王也对冯宝宝的身世由来一直感兴趣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他曾经想着,是否连他也一起防着,后来才发现,根本无需去提防一个耿直到让诸葛青那个老狐狸都自我呕吐的二愣子。

  前几天高层让宝儿去探查公司内部连环杀人事件的底子,张楚岚起初知道这件事时,暗自抽筋闷笑两分钟,让她去查案,不如让她去搬砖。
  但她似乎对自己的想法不服气,因此去对徐三表明了她一定办好并让他去回复了上面。
  然而第二天她把认为所有可能是犯人的全部绑了丢到仓库里,里面不乏身为公司投资商的某某集团的公子,非常成功地得罪了一票人。谁知那位公子之后暴跳如雷,派秘书彻查了她的底细,动用关系让公司高层给她进行了灵身分离。



  原本灵身分离不是要命的事,只是让炁迅速被抽离体内,常人会感到五脏六腑的撕裂感,灵身分离原本只是为了整治那些被邪炁感染的人,比如全性。那位公子给她动用灵身分离的理由是,怀疑被恶党控制借机铲除公司的外力资源。
  张楚岚看着她被担架抬出审讯室的时候,他沉默盯着担架上昏过去的人,安静得一言不发。把她交代给徐四后,自己一个人消失了整整三天。




  几天后,徐三徐四在高层那儿听说了那位公子被他老爹公司的对头集团,同为公司股东的董事长抢了一个秘密合资项目的名额,害他被他老子暴锤一顿,老人家当晚心肌梗塞发作进了急救室。
  外界都在疑惑这董事长哪里得到的这么机密的情报,他喂了那么多心腹也没见能给他带来价值超过五十万的情报,这下好,这个合资名额未来预估价值起码上亿。

 


   张楚岚挂了电话。
   走回沙发旁,却发现沙发上的人躺着安静凝视他。
 

   "怎么醒了?不多睡会儿?"他柔声询问。
   "嗅到你的味道了。"眼前人用着他熟悉的方言轻声回答。
   "属狗吗你。"张楚岚愣一秒后浅笑出声。
   "我抓错了那么多人.....不会让三儿四儿为难吧。"她像小狗一样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
   "你还知道捅娄子了啊。"他看似埋怨实则心软地轻轻刮了下她的鼻梁:"别担心,没有为难。"
   "那你呢?"
 



   他愣住。

  

  "你们别老觉得我平时傻呼呼的,其实我很多时候都心如明镜。"
  "嗯,聪明得一b是吗?"
  "对头!"
 


  张楚岚无奈笑笑,眼波更加柔和。

 

  "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没事。"
  "我都听三儿说了,你玩失踪三天,干啥子去咯。"宝儿一脸像看鬼似的盯他。
  "什么玩失踪...下乡去给爷爷扫墓去了。"
  "是不是去整谁了?"
  "听谁瞎说的。"张楚岚面色平淡,却在她看不到的身后悄然捏紧了手。
  "听四儿瞎说的。"
  "......."


  听罢,张楚岚内心才松了下来。
  是了,她没这个脑力想到这层,结果她居然自己直白承认了。

  "还疼吗。"他定下神来观察她的状态。
  "不大痛....只是精疲力尽。"
  "知道你承受能力比常人强,但下次不许擅自接公司惩罚单。"
  "可是做错事不该被罚吗?"
  "罚个屁,事先必须告诉我。"他轻微皱眉。
  "哦...哦....."

 





   王也自从前几天通宵帮某人搜集某某财团公子的消息,动用自己的关系网已经让自己累得仿佛一条废狗。但这次他也是彻底震惊于某人的人际网和办事能力,快准狠得让自己暗自心惊。
   就在前一秒他是非常安逸的,他准备好好在自己的大床上睡个一天一夜。然而他现在非常烦躁,他正顶着巨大的熊猫眼看着手机屏幕上弹出的来电显示。
 

   他犹豫了两秒才按下接听键。

  "你们狐狸是不是都喜欢折人阳寿...."
  "王道长,约个茶就折了您多少年寿啊?"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男声慢悠悠传来。
  "没空,不喝。"
  "不厚道啊老王,昨天我打电话约老张他也说没空,你们是不是合伙做了什么背叛我的事,嗯?"
  "背叛个ball,我俩这几天忙死你别瞎搅和。"
  "  ‘我俩’ ? "对面男声提高了一个声调。
  "我出来行了吧,真是活祖宗...."
 

 



  

   ——

 

   女人把头发撩在雪白的肩后。
   她撑着头,满脸笑意得凝视着面前这个好看得惊人的男人,他赤裸的上身被被子遮住却依旧无法掩饰他的好身材。锁骨,是她第一次被这个人吸引的起因。

  "和我做爱有这么难受吗?"紫发女人装作委屈,眼神里却都是魅丝。
  "离我远点。"长发男人一脸嫌恶得侧过身。
  "唉....你们男人....能不能别这么矫情。"夏禾玩着手里一缕缠绕的发丝。
  ".......?"张灵玉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立刻转过身瞪大了双眼怒视女人。
  "行了行了,摆这副样子给谁看,老实承认爱我有这么难?"
  "......."
  "都说女人矫情,可我怎么觉得...你们男人矫情起来,反而更甚之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今晚诱逼我,是不是你们全性还准备怎么样。"张灵玉不悦拉开被褥坐起身,迅速用白袍遮挡住坚实的身体。
  "怎么,我每次接近你就只能是因为全性?不能作为个人?"夏禾这才渐渐收起笑意,瞳孔里缓缓凝聚了某种情绪。






       "你夏禾,会有什么纯洁的动机吗?"







   这句话。
   虽不如刀剑一般锋利,却也仿佛针扎一样,密密麻麻刺入了她的心扉。
 

  


                     有点疼。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