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格罗里德的宝石♛』 Chapter.1






♟『I don't wanna save you for some unpredict reasons, just keep you by my side for a long long  time. I think, so do you.』♟

















   ♛♛♛♛♛





  她安静躺睡在后花园的摇椅上浅眠。
  可能这样频繁到他府邸上来有失格兰德诺茨家的名声,但她却不大在意这些。

 

  自她作为戈瓦莫斯家的未婚妻开始,至今却从未见过未婚夫是何模样。
  有时候她感觉自己看不清天空的颜色,苍穹的尽头又存在着什么,她渴望去窥探,却迷失在混沌中,迈不出步伐。



  身为格兰德诺茨家的养女,她总是时时背负着诸多议论和背刺。数年前家族灭亡,自己被收养是因为当初与格兰德诺茨家长女——安莉洁·格兰德诺茨莫名其妙的不打不相识成为了好友,再者因她圆滑的交际能力以及秀雅容貌被其家族收养。
  养她这些年,现在正是提现她价值和作用的时机,因此被家族与如今的戈瓦莫斯公爵家定了婚事。

  听闻自己夫君是戈瓦莫斯公爵的私生子,其母是戈瓦莫斯家一个普通厨女,已死。曾听好友幻提起过他,此人生性安静,音乐绘画剑术西洋棋无不精通,然而在家族却不受重视,因此才和身为家族养女同样不受重视的她联姻,但他却因一次意外被家父带入王宫,颇和三王子投缘,后因其出色才华被三王子介绍给国王陛下,才有了如今在家族可以独当一面的地位。








  "好慢...."




  她缓慢睁开亮如星辰的眼眸,慵懒坐起身,微皱起的眉宇暴露了自己的不耐烦。拍拍自己长到地面的裙摆,仿佛是在心疼自己今天第一次穿的新裙子竟无人可看。


  "小姐勿燥,少爷今日进宫了,想必马上就回来了。"一旁的女仆提着瓷壶为她倒上昨天刚到宅邸的马忒罗涅红茶,闻到茶香,女孩才缓和了点情绪。
  "大忙人啊,既然是大忙人,那何必前几天就一直托人来本小姐家催命。"凯莉颦蹙,伸出白嫩的手看着昨天刚被女佣涂过的指甲,虽说颜色不是自己喜欢的,但样式还算得上精致。
  "凯莉小姐,这其实是老爷的命令...让少爷早做准备,可....."
  "可他就是想以进宫为由不断推脱与本小姐的婚期,对吧。"凯莉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笑意,不给女仆解释的机会。
  "......."女仆有点畏畏缩缩,站在一旁闭了嘴。因为确实如此,她也确实不知如何接话。

 


  凯莉轻蔑笑笑。

  她就算只是格兰德诺茨家的养女,也从没受到过这般羞辱。毕竟从前也是在贵族圈里摸爬滚打过的,她清楚没了自己家族的支撑就和废物没区别,看来对方对自己这点相当介怀。
  当初她凭借出色的入世能力和曾经家族的名号在外结识的有钱有势之人不在少数。比如世代一流贵族身为皇亲国戚的安德森家的少爷金·安德森、商人界龙头家族之一来自东方紫堂一族的少爷紫堂幻、埃尔维斯侯爵家的长子格瑞·埃尔维斯....否则她能被格兰德诺茨家收为养女,仅仅只是靠她与安莉洁小孩子之间所谓' 纯洁的友谊 '?

  她深知这点,却也从未摆在明面上说过,说出来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即便是利用品,也得有其该有的价值。
  这是她一贯以来的价值观。



  "好了。"她站起身,拿起身边圆桌上的羽毛小扇,一身紫罗兰色丝绒长裙礼服坠置地面。
  "本小姐先回去了,哦对了,请转达给你家少爷:反正左右也得迎娶本小姐,既然躲不掉,不妨尝试下自尽,或许能得一线机会~"

  女仆面如土色,凯莉笑容更深一寸,悠然转身带着侍从款款离去。
  戈瓦莫斯宅邸大门口,她搭上侍从的手,踏上马车,侍从关上车门,马车缓缓开动。



  夜幕降临,马车渐渐消失在了远方的黑夜中...




















   ...



  港口人山人海,全城的平民们拥挤着被拦在警戒线外想着一观其巨大华丽,贵族们则准备着登入这艘庞大奢华而又震撼的皇家游轮——戈尔罗蒂亚号。
  码头口气球彩带漫天飘扬,阳光照射着这一切繁华热闹,人来人往的繁华景象。

  贵族们纷纷在码头停下马车,仆从们从马车上取出准备带上船的行李箱。贵族大多都不去管这些细枝末节,这些事自有下人们打理。他们个个衣着精致华丽,举手投足之间的雍容优雅却也难掩兴致。
  毕竟这是耗时五十年一造的本国最大的皇家游轮,那仿佛是一座海上宫殿,无处不在散发着神圣华贵的气息,能有资格进入这艘游轮的,不是国内一流的贵族,就是富甲一方的首富。

  说实话,凯莉挺期待这次的海上之行,她从小就非常想像亚德里恩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拥有一段自己的海上旅行,这次正是机会。
  出发前一天晚上,她在安莉洁的房间里听她兴致勃勃地谈起明天的旅行,这要是往日,她才懒得听旁人的逼逼叨叨,这次也鬼使神差得听了大半个晚上。

  登船时,父母和安莉洁比她先登船,由于自己行李箱出了点问题去处理导致她几乎最后登船。




   "小姐请快些登船,我们即将关闭船门。"




  这句话让原本快进入船舱的她心里突然一慌,刚踏上船的高跟鞋猛得一崴,整个身体没有征兆得向后翻了过去,然而用来登船的扶梯早已收起。
  要她后来形容她当初那一刻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刹那间跳到了嗓子眼,却又仿佛是被某些巨大而沉重的东西堵住了嘴让她叫不出声来。
  即便这样,她仍旧保持着最后一丝思考之弦,伸出手准备去抓船舱门外的栏杆,她觉得她可以够到。


  可有些东西似乎出现得比她的脑部活动还要快。

  那一秒,她的手臂被一股莫名的热流绑住,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拽了回去。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那一刻好像从空中浮了起来,在空中滑过一个高高的弧度,冷空气瞬间往衣服里钻,下裙摆犹如荷叶般被掀起巨大涟漪,在风中漂过令人心悸的痕迹,继而整个人重重地下坠,自己失重坠下那一刻被那股大力将自己整个身体锁进某个冰凉怀中。
 

  她心悸过度,捂着胸口狂烈地喘着气,依旧没有从突然失重落下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却未曾察觉自己狼狈躺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




                  "还好吧。"




  直到一个冰冷低语轻飘飘回响在耳畔时,她才突然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猛得回过头....
  自己被眼前人锁在怀里,在看清对方的脸后她缓缓睁大双眼,这人清冷的五官没有表情,冰蓝色瞳孔犹如宝石般璀璨深邃,细密修长的睫毛轻微垂下....



  初秋阳光那一瞬间突然洒进舱口...

  柔和光影扫在他的侧颜上,少年细长睫毛被秋阳反射出惺忪的淡金色,黑发丝垂在额前看上去柔软异常,白皙精致的皮肤让她这个女孩都暗自咋舌,淡漠眉宇间无法洞悉出更多的情绪波动,那般惊为天人的模样却让她感到周身微寒,那人全身自带的疏离气息仿佛在把他无声推向云端彼岸。


   是人,还是天使。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身体细微的颤抖,他低头浅浅蹙眉,细微加大了双臂抱她的力度。
  多年后回想起来,她仍旧记得她当时第一注意到的,就是他那双她从未见过的好看到令她窒息的眼眸。

  那双,







           好似格罗里德蓝宝石般的瞳眸。

















   年幼时被父亲带进王宫,她深得当年的碧兰华丝三世的喜爱,女王一生无女,每每见到她这个小人儿就心生怜爱,笑得和蔼。
   她从未把她看作一国之主,只是一个孤独的普通老妇人,她每次一个人独自站在窗边时的眼神,她一辈子都记得...




  "这是什么呀?"
  "这是格罗里德宝石,好看吗。"
  "哇——!它会发光吗?"
  "不会哦,既然这位小淑女喜欢,就赐给你了。"





  那年的她,小心翼翼地捧着那颗闪耀如晨星般的宝物,仿佛自己拥有了世上最美丽的东西。
  一旁的家父训斥自己不懂规矩,连忙跪下向女王欠礼。
  当时的女王只是浅笑着,安静摇头....











  记忆犹如老电影般飞快闪过脑海...


  从回忆里清醒过来,她再次凝视少年深不见底却又隐隐中安静溢开绚烂的冰蓝色瞳孔,他的视线仿佛望到自己心底,让她没由来得心脏漏了一拍。

  一阵海风拂起两人的发丝,冷空气刹那间涌进舱口,透过自己飘扬在空气中的发丝间隙中,她仿佛看到了那个人的眼神似乎变了丁点,却依旧淡漠。





  "咳....我没事..."

  凯莉察觉到自己的窘态了,慌忙从他怀里退出,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整理了下乱糟糟的发饰还有一两缕垂到额前的发丝。

  "你们,送她回房。"似乎是注意到了她脚踝处的淤青,他随便交代了下身边的侍从,一脸清冷地快速离去,好似一阵无形冷风般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留下了原地懵逼的她。

 
  

 









  "哈哈哈哈。"金发少年大笑。
  "皮痒了?"凯莉一瞪眼,对方立刻噤声。
  "凯莉,你也有大庭广众之下出糗的时候吗?"金已经在尽力憋笑,如果不是旁边紫堂幻的眼神暗示,他只怕是会当场笑出声。
  "怎么?本小姐就不能有失误的时候吗?"凯莉双臂环胸,凑近了紧盯着金,紧皱眉宇。
  "啊哈哈..当然可以啦。"金立马认怂,光速躲在紫堂幻身后。
  "你怎这么不小心..."紫堂幻这才开口,有些无奈。
  "哼,本小姐怎么知道我刚上来他们就直接撤了扶梯,我派下人直接找到了他们工头的头儿,估计这趟回去后,我猜他们应该直接去工地挖煤了。"黑发女孩漫不经心地拿起茶杯,小品一口。
  "那你还好吧。"紫堂摇摇头看着她,金丝边的眼镜框下一条银链一直连到耳后,闪着淡淡的暗光。
  "没事,有人拉了我一把。"
  "谁呀谁呀!"金有些好奇接下来的发展。
  "不知道,蓝色眼睛的怪人?"一想到那时的场景,她的心脏又开始莫名其妙地漏拍。
  "蓝色眼睛的怪人??哦原来世间还有如此怪物...."金突然展开联想结果就被凯莉一记白眼给瞬间瞪破。
 
 

 












  "少爷,您今晚穿哪件去赴宴?"
 
 

  他淡淡扫了眼,女仆们在他面前站成一排,每人手里呈着一套全新订做的高级礼服。
  少年沉默了半晌,视线开始游离,掌事女仆顺着他视线落下之处拿起一件棕色礼服递了上去。
  他进房更衣的空档,房门口守着一列女仆。


  "咱们少爷今晚好像要被老爷带去见他的未婚妻。"
  "就那位格兰德诺茨家的养女?"
  "你小点声....养女也是格兰德诺茨伯爵家的女儿,你不怕这么说出去惹祸啊。"
  "少爷娶谁不好,非得凯莉·格兰德诺茨.....传闻这个女人性格倔强跋扈且心狠异常,少爷以后只怕是要遭罪啊..."
  "那能有什么办法,老爷安排的谁能改变。"
  "你们说少爷是怎么看这门婚事的?"
  "得了吧,少爷的心思谁看得懂,他每天都同一副表情起床,同一副表情睡觉。"
 


  

  突然背后传来手杖敲击地面的冰冷声响,众人吓得腿脚一软。




           "我们什么都没说卡米尔少爷!"




  一排佣人全部跪下,说话声都隐隐有些瑟瑟发抖。

  少年沉默垂眼,无人敢抬起头。
  半晌后,他抬起脚步,收起眼神径直走过众人。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