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格罗里德的宝石♛』 Chapter. 3

 








  ♛♛♛♛♛




  她从噩梦中惊醒。
  浑身冷汗,瞳孔放大。

  房间寂静无声。




  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吓醒,常有的事。
  因为梦里总会梦到某些不该想的东西。比如,过去的人和事。 

  其实要她忘记某个人某件事并非难事,可她偏要自我矫情,想着见他一面,然后给对方致命重击,让他生生世世都记住自己带给他的痛苦,这才是她的作风。
  所以,自己纯粹是给自己添堵,赖不着别人这点其实她自己也清楚,但她就是如此顽固的人,矫情放大自己的伤口,然后再寻觅着等同于自己矫情的手段,作为正当理由,回报对方一万倍的重击。

  凯莉·格兰德诺茨,就是要如此狠。
  才能活得快乐。

 






  漫步到甲板上吹吹海风,上身裹着一件薄丝绒披肩,头发散下来松散随意垂地在胸口。

  夜间的海风真是极冷,冷意不断侵袭她的身体,她努力假装感受不到冷意,实则整个肩头都在轻颤。
  她感到有微光在背后亮起,这让原本黑暗的甲板被照射得有了一丝光芒。

  转头才发现,原来这条船上还有和她一样大晚上不睡跑出来感慨人生的‘ 智者 ’,不远的前方,甲板上一排雕花躺椅的倒数第二张,旁边的罩着碎花布料白色小圆桌上放了盏灯,灯的主人安静地躺在椅上,看着一本很厚的书。

  待她走近,才发现是白天救命之主。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来人,淡淡抬眼。
  凯莉被那一眼看得突觉心跳暂停,全身的血液似乎在倒流,四肢寒冷。

  又是那双眼睛。
  每次被那双眼睛锁定,她内心都有股强烈的不适感,那种自己仿佛被剥光,不留一件底衣的躁动感,她自己都不明白这股焦躁感从何而来,似乎在那刺目的视线下,她将毫无隐私与秘密。
  


  "您怎在这...."凯莉有些不自然地开口。她自己被惊着了,她为什么会主动找他对话,鬼使神差地...
  对方早已收回了那一秒钟直接锐利的视线,目光再次淡淡扫着书页,没有回答她。

  "白天,谢了..."她有些别扭却保持了优雅地坐在他旁边的躺椅上恰当地掩饰了她的尴尬,她从未对人真心地道过谢,仍是不由自主地这样说了。
  "没事。"良久后,他淡淡开口,视线依旧没有离开书,并没有看她。
 




  空气突然凝结。

  死寂。





  在这冷空气里,她原本觉得寒冷的身体竟然有些发热,脑部思维瘫痪似乎充血一般,不知是错觉还是已经冻到发暖,双方的氛围尬到无以言表。
  就在她寻思着怎么缓解尴尬时,视线无意扫到他胸口白色衬衣处的做工极其精细的藤蔓刺绣胸针,她才一愣。



                     "你是皇族?"

 


  对方眼眸突然微颤,视线开始渐渐凝聚,终于转过头双眼对上她的眼睛。

  "你认识此物。"少年眉宇轻挑,眼神犀利。
  "莱森·曼哈尼大师的作品一向专为皇室设计,不是吗。"凯莉答到。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语气逐渐危疑。
  "......."凯莉顿住。
  "莱森只为皇族设计,不外传,你怎么知道这是出自他手。"
  "这位先生...你似乎对我有什么误解。"看出了他的警觉与戒备,她挑眉,有些好笑。
  "......"
  "我可不是什么反动党派抵抗皇族的,我一小小女子能有什么威胁?"
  "......"
  "喂,你不觉得这样一直看着我很失礼吗,弄得本小姐好像什么变态一样。"凯莉开始内觉不爽,尤其是看着他那双清冷的眼,盯得自己的内心在狂轰乱炸。
  "也是,女人不足为虑。"少年沉默了几秒后,转回头继续看书。

 

  就这简单一句话顿时让她怒点喷涌到极致。



  "本小姐儿时进过王宫,曾经的女王玛碧华兰斯三世恩赐我不少,所以识得此物也不足为奇,倒是阁下,整日脑子里心计不少,连女人都如此提防,若真不足为惧,还需套问我的底细?"

  少年默然,未做回应。

  "而且女人的手段,作为男士的你,又怎能得知呢?"她笑得略带深意,言语间针刺锋芒。


  听到这里,少年突然似有似无地笑了出来,短暂到她都不确定这人刚刚是不是笑了,她暗自咂舌。

  原来这人会笑?


  少年突然站起了身,一步步犹如慢镜头般,慢慢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身的这个举动着实吓了她一跳,他双臂交叠安放在双膝上,一点一点扬起头仔细凝视坐在他面前长椅上的她。
  忽然之间的极近距离让她不知所措,对方的视线没有移开分毫,那双冰蓝色的瞳眸刺目而深邃,自己则像是被无形锁链锁在他面前动弹不得。



    "那我想听听,女士你,能有什么手段。"



  这句话杀伤力太大。
  凯莉瞬间感到全身血液仿佛凝固一般,听出了对方淡淡话语间的讥讽与不屑,她是那种越被刺激,内心就越烈的人,对方如果抱着想要气她的心理去对付她,她就一定会用更难堪的手段去报复。
  毕竟,高利贷,是要连本加利的。


  "伯爵阁下,实不相瞒,我是凯莉·格兰德诺茨,您应该知道我未来夫家是卡米尔·戈瓦莫斯,我甚至都没见过他,就是这样我至今都不知道模样的男人,我会和他结婚,会和他上床,然后为他生子,我身为女人做不到的事,我可以利用孩子做到,孩子做不到的,我可以和任何女人分享我的丈夫,然而他的情妇是何底细,他永远不会知道。我知道他和三皇子雷狮所谋,你也不用疑惑为何我清楚这些,让他们与王位无缘我不会需要太久,只要我想。
  而我,将这些毫无顾忌地告诉您,是同样的道理。区区男人,不足为虑。"





  空气再次在风露中凝结。
  安静异常。

 
  一旁小圆桌上的油灯似乎是感受到了过大的寒风吹拂与低压气温,灯芯开始在灯罩中微微颤动。

 

  少年双眼眯起轻微的弧度,眼神似乎非常罕有得犹如点燃了什么一般,目光不再迷离得不可捉摸,保持着安静无言始终凝视她。海风再次拂起两人的发丝,他黑色的碎发被吹拂肆动在耳畔,深邃分明的轮廓显得更加深沉,她也低着头毫不畏惧地对视着此刻蹲在自己面前额首望她的人。
  两人对视了很久,少年身后圆桌上的灯都要燃尽了,火光开始不断颤动。

  "凯莉·格兰德诺茨,够狠。"良久后,他才开口。
  "谢谢。"
  "的确,凭你的人脉,做得到。"
  "所以,女人还是很聪明的,对吗先生?"凯莉捂嘴一笑。
  "不仅对外人,对自己也够狠。"


  凯莉没有回应,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自己的一缕头发。

  "是我失礼,收回那句话。"少年终于站起了身,背过身离开她的面前,缓缓走到自己躺椅的圆桌边,右手单手提起灯的手柄,左手拿起刚刚被丢在躺椅上的那本书。
  凯莉终于放下了一直以来隐匿的嘲讽心,表情渐渐松了下来,她歪着头,依旧假装自己从不在乎。

  "不过多亏了女士,让我得知自己即将娶一位怎样的女人。"





  凯莉骤然停下绞头发的手指,嘴角微笑渐渐凝固,整个人怔在原地。
  那一刹那,思维突然断了线。

  心脏好似突然停止跳动,脑子里在无声轰炸,冥冥之中好像有无数轰鸣声与呼啸声麻痹着自己的大脑神经,内心压抑窒息使她那一刻竟然不知做何反应。
  四肢冰冷异常。

 


  "之前一直对你避而不见是我失礼。"少年轻飘飘地淡淡说着,修长身影背对着她,看不见他的脸。
  她终于在漫长的怔忡中回归现实,心底深处寒冰开始逐渐蔓延开来。

  "我改变注意了,凯莉·格兰德诺茨。"
  "你......"凯莉悄然拽紧自己的裙摆。
  "我不会放开你的。"他背着她侧过脸,灯的逆光将他的侧颜显得愈加深刻。
  "不会是....."

















        "卡米尔·戈瓦莫斯,您的未婚夫。"

 

 
















  ...





  戈瓦莫斯公爵着实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儿子,平时有意不见格兰德诺茨家的未婚妻,时常催促他不要耍幺蛾子,可上有三皇子雷狮的庇护,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由着他频繁进宫。可这次,不知是他脑子里的筋突然扭正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竟然催促管家这次回国后尽快置办婚礼,并且要求一定要办得盛大。
  这跟平时一切从简的他完全不同。
  他甚是欣慰。虽是私生子,本事可一点都不少,每次都会以极其低调的方式做到他意料之外的事,心思细密到自己想到都头皮发麻。

  "父亲,我们去见殿下。"他面无表情,身边的凯莉挽着他的手臂笑得优雅。
  "替我向殿下至礼。"
  "是。"


  出房门的那一刻,凯莉的微笑就立刻带上了一抹冷意。


  "看不出你挺会做戏。"
  "......"
  "希望婚后,你能对我好点哦。"她笑得隐晦,双眼里隐藏着某些深意。
  卡米尔任由她挽着自己,沉默不言,面色清冷。



  那晚在得知他是卡米尔·戈瓦莫斯后,她确实震惊不小。在她正式登门了那么多次被他以多少次的羞辱无果而返,她曾抱着好笑的心里想看看,自己的这位未来丈夫到底想以什么样的方式见她,反正左右逃不过与自己结婚的命运,但想不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那天晚上她对他说的言论其实并不是真的,她并没有要处心积虑进他家后破坏他与雷狮的计划,虽然她的确知道他们所图之事,可她只需完成作为格兰德诺茨家的联姻工具后,其余东西她懒得理会,继续自己活自己的。
  对于丈夫任何的事,无论是事业情妇还是感情一律与自己无关,就当是多了个人每晚睡在身旁。然而那天他对自己的不屑引起了她强烈的愤怒,因此才说了那些,虽然事实上她也的确可以做到她所说的。
  激怒她的人,向来没有舒心日子。
  这是她的原则。
 


  只是他的眼神无论几次看,都会让自己从头寒到脚。而这次激怒的这个人,她知道他和从前她刺激过的人不同,猜不透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仿佛双方都在暗中无形对峙,等着对方的反应。
  她突然想到格瑞那天对自己说的,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
 

  是了,她就是这么放心地把自己随便交给一个陌生人。

  













  "格瑞!你在这儿啊!"金发少年屏退了随从,径直奔向了长廊尽头处独自吹着海风的银发男人。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少年随后又转了回去望着遥远夕阳处的海平线那端。
  "你知道嘛!凯莉已经和她未婚夫见面了!"
  "嗯。"
  "我还以为她会受委屈呢,没想到男方竟然对她不错,刚刚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她了,跟她未婚夫和雷狮三皇子站在一起。"
  金回想着刚刚穿过主殿厅时,一眼瞟到的凯莉穿得惊人的美丽,她挽着的少年极其绅士地替她挡下贵族频频递来的酒,但是她没有和从前那样穿着亮色的礼服,而是穿着一袭深色长裙礼服,从头顶垂下的头纱盖住了她的面部,隐约看得清她的五官,却看不清她的表情。

  但是那样的她....安静得异常。


  "她自己选择的路。"格瑞沉默听了很久,淡淡从大衣内侧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燃。
  烟雾缭绕,缓缓腾升在空气中。

  "也许她嫁给了一个好人呢,你说呢格瑞。"
  "可能当初,我不该放她走。"
  "什么......?"金愣住。










      "我宁愿是,





                  那个人当初带走她。"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