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格罗里德的宝石♛』 Chapter. 8

  









   ♛♛♛♛♛




   银发男人递给她一杯红茶,红茶的香气渐渐飘散致空气中,令人心绪能慢慢平静下来。
   她一脸阴郁地接过。

   "本小姐不想住芙尼雅了,就住你这儿不走了。"凯莉皱着眉小泯一口,气头还没有完全消散。
   "你跟他怎么回事。"格瑞安静看着报纸,淡淡说道。
   "我十分好奇,是不是你们死人脸随时都防着身边人害自己。"凯莉把茶杯重重磕在面前的圆桌上。她这种在社交圈混得如鱼得水的人一旦碰到无论遇到何事都始终静默如冰的那类人,自己就犹如手无寸铁。
   "是人都会防着。"
   "......我看上去就那么可怕吗?"凯莉嘲讽发笑,她感到自己脑门都在发热。
   "......"格瑞这才抬眼凝视她。
   "我承认,我家的确想与戈瓦莫斯家缔结关系,可那与王室肮脏的皇储之争没有关系!"
   "冷静点。"
   "我没想过与他相亲相爱的,你知道吗?本来我俩的婚姻就是个笑话!但是这样下去,我觉得连陌生人这个身份都无法做到。"
   "你打算结婚后就跟他做陌生人么。"
   "......"她突然语塞住,心脏疯狂跳动,那可能是咆哮过后的余悸在撕扯自己。
   "如果只打算做陌生人,你何必为陌生人情绪失控。"格瑞放下报纸,管家端着盘子呈上来一份邀请函,他瞅了一眼,缓缓拿起。
   凯莉怔在那里,思绪恍惚,体内一股热流似乎要把她的脑部神经烧坏。
   焦躁不安。


   "那天我没说完。你未婚夫找过我,那天他的样子不像刚到我府上。"
   "......"她双手紧紧抓紧自己的裙摆,尽力压制狂躁,试图去寻找平衡点。
   "应该是找你去了很多地方。"银发男人淡淡开口,漫不经心地寻思着什么。
   "呵,如果本小姐在他这里出了事,那他戈瓦莫斯家的丑闻可就间断不了了。"凯莉嘲讽笑笑。
   "你何必赌气。"他无奈叹口气,轻轻摇头。
   "来你这儿不就是来撒气的么,否则本小姐特意过来干嘛。"
   "没兴趣做你专属垃圾桶。"
   "那我去喝酒了,到时候还要麻烦格瑞侯爵您把我抗回来咯。"她无力耸肩。
   "...当我没说。"
















   王宫内殿灯火通明,在场各位王族的男女在大殿内合掌而舞,乐器的悠扬音线在。金发少年没有表情坐在殿内最高处的王座上,金色瞳孔里没有光影亦没有神采,厌弃俯视殿下的一切。
   看着那些伴随着音乐舞动的男男女女,他的头脑里却闪过一系列旧长的老电影,那是曾经对他来说鲜活过的事实,如今他却成了旁观者,而且是站在离那些岁月很遥远后的光年长河中,回头一遍遍将其回放。
   曾经亲手把她捆在身边不留一丝缝隙,然而现在终究再见不到她的影子。
   他从前觉得一生很短暂,转瞬即逝。
   现在他,却迟疑了。
   漫长,且无聊。



   "陛下。斯洛格罗威三皇子雷狮到了。"

  

   耳畔传来淡漠女声。
   他如梦初醒。眉目间的凌厉掩盖了他的丝丝出神,他重新高傲地仰起头,目光俯视殿下人群中向自己走来的黑发男人。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令自己极度厌恶的气息。
   而他,却带着深邃诡谲的笑容迎面而来...

  

   
















   男人站在窗前,背对着一群下人。
   他盯着照片上的一位穿着体面,面色肃重的中年男人,神色犀利尖锐。

   

   "我以为格兰德诺茨先生会对我那愚蠢的弟弟十分感兴趣。"他冷笑一声,右手手指敲着照片上的人。
   "殿下,公爵并没有明确与三皇子结盟的意图。"领头侍从低着头低声说道。
   "你的人跟踪凯莉·格兰德诺茨有什么结果。"
   "回殿下,我们的人数次跟踪失败,戈瓦莫斯家保护得太好。"
   "卡米尔·戈瓦莫斯派了人暗中保护她?"男人闻此挑眉,神色愈见阴沉。
   "他的贴身侍从我记得,那是他的人没错。这段时间无论凯莉·格兰德诺茨去哪儿,四周都有他的人潜伏。"
   "一群废物。"
   "属下办事不利。"侍从立刻弯腰欠身。
   "亨利·格兰德诺茨那个老狐狸,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把女儿嫁入戈瓦莫斯家就是为了试探我跟雷狮的风向。"
   "殿下,接下来怎么办。"
   "既然看不出那个老东西的动向,那就只能让凯莉·格兰德诺茨来府上一叙了。"他不屑地将照片往空中丢去,照片慢慢地降落至地面。
   "可....把她请来,您这意图就等于公开了...."
   "谁说是请她来了。"男人笑了。
   "......"



   他知道雷狮与他一样,对这位某位突然出现在格兰德诺茨家的女人异常敏感。既然雷狮会对她抱有兴趣,那她的价值绝非他能估算。
   如今整个贵族界看似一滩死水,实则早已暗潮汹涌。每个人都犹如潜藏在暗夜之中的恶狼那般,对某些无声信号暗地里保持着高度敏感。从前安迷修·霍森初登骑士团团长一位时,贵族界曾因他的风云一时瞬间改变了局势走向,明里暗里为与他连线彼此处处算计,勾心斗角。如今这位莫名其妙进了格兰德诺茨家的女人,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他实在无法坐视不理。
   凯莉·格兰德诺茨。对他来说。

   不祥征兆。
  

  











   萨汀教堂的庭院花园里。
   少女安静地晒着小孩子们的衣物。
   她从来没有自己身为贵族的自觉性,她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她尤其喜欢孩子,从前在斯洛格罗威有自己常去的教堂,她帮助照顾神父收养的孩子们,教堂的资助都是靠她自己从来不靠家里人。那些孩子都是孤儿,不知是不是年幼稚嫩,他们依旧过非常开心。
   每当远处望着那些孩子们在阳光下的草坪上尽情奔跑,她总会无限心悸,独自停滞在那里许久。

   从篮筐里拿起一条孩子们的小被褥,扬起头双手举起被褥搭在晾衣木架上。
   阳光淡淡洒下,将她的蓝色长发照射得犹如白雪一样透亮,白皙的皮肤更加晶莹剔透,她觉得在这里,比在家里自由。
  

   "安莉洁姐姐!你看到索菲亚了吗!"


   感觉到自己的裙摆被扯了扯,她低下了头。
   两个黑色皮肤的小男孩笑得非常开心,一个伸出手扯着她的裙子,另一个站在后面扮可爱鬼脸。
  

   "咦.....索菲亚不见了吗......"安莉洁呆呆得愣在那儿。
   "我们在玩躲猫猫!索菲亚每次最会藏了!我们每次都找不到!"其中一个小男孩极其不甘心地鼓嘴说道。
   "哎......?那....让我给你们占卜占卜她在那儿可以吗.....?"她歪着头喃喃道。
   "才不要!你还不如帮我们找找她呢哼!"
   "哎.....?"
   "安莉洁姐姐!你就帮帮我们吧!"
   "啊....我还有衣服....."
   "姐姐快来嘛!"

   孩子们硬是拉着她的手欲把她带走。
   突然孩子们的头顶出现了一只好看的手。






   "姐姐在洗你们明天要穿的衣物,我来帮你们如何。"





   逆光之中。

   紫发少年清秀的五官犹如天使顷刻降临般出现在她眼前,金丝边的眼镜框下一根银链连到耳后,右耳上的单边穆林黑耳钻反射出微光,浅灰色长款大衣将他身形修饰更加修长,雪白宽大的衬衣令他看上去格外温雅。
   她有一刹那的呆滞。
   他笑得柔和,低头望着两个孩子,放下手轻轻抚摸着孩子们的头。

   "啊!这是你说的!那我们去找索菲亚了!大哥哥你一定要来啊!"
   孩子们得到了承诺,兴高采烈地跑远。

   她整理了下裙摆和袖口,再次抬起头凝视眼前人。
  

   "你怎么来了..."
   "金告诉我的。"
   ".....你别告诉父亲..."她扭过头,有些扭捏。
   "公爵大人早就知道。"紫堂幻无奈浅笑。
   "那你也不能说..."

   他轻轻笑。
   抬手摘下她头顶处一片红色枫叶。


   "我明白你为什么喜欢照顾孩子。"
   "......"她瞳孔里黯淡了些许。
   "你后悔当初与凯莉的相识么。"紫发少年笑容里掩藏着深深的悸然。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与她相遇。"在沉默了一段光年后,她轻声回道。
   "把她送去戈瓦莫斯家,你安心么。"
   "我无法左右父母的决定,但是任何时候...神与我都会陪在她身边...就像你一样。"她抬眼望着他。
   "我从未在她身边过。"紫堂幻容色黯下,幽幽说着。
   "哎....?为什么.....?"安莉洁突然心脏空了一拍,连忙拉住他的衣袖。
   "我和格瑞是不一样的。"他淡淡笑,将手搭在那只拉住他的冰凉的手上,垂眸凝视她:"格瑞一直以来都能随时随地陪在她身边,我能做的,只是在背后注视她。"
   "....你一直以来....不都为了保护她做了太多吗,帮她篡改身份地位,甚至将她原本的国籍都....."
   "所以,我在背后。"
   "......"她无言低下头。
   "可以帮我一件事吗。"他平静地眺望远方。
 

   少女打了个寒战,愣住。
   扬头看他。

   一阵风吹拂起他的发丝,他额前碎发下的清秀眉目一直以来都是非常致命的东西。




   "忘了与她相识的模样,把她曾经身为杀人犯的事实,彻底从这个世上抹去。"

   

    











   她清点着厨房里侍女从集市上采购来的菜,每次到格瑞这里,他总会一声不吭地让下人去准备她喜欢的菜,每次他都说只是恰巧,这次终于让她在厨房逮到个正着。
   视线瞟过苏月糕。
   这是来自东方的甜点,曾经紫堂幻给她带了一打过来,她嫌弃地推开,最后却在他拿走之前像恶狼扑食一般又抢了回去。
   脑子里突然想到前天在饭桌上看到那个人面前摆着两盘苏月糕,在对待甜食上,她与他倒是难得有相似之处。
  

   "玛丽,苏月糕你在哪个集市买的。"









   多尔纳集市每次人都多的出奇。
   在那里基本看不到贵族,都是侍从佣人去采购,所以在像某人现在这样为了面子特意把自己打扮成平民过去的,就显得极其可笑。
   她没有让佣人来,只不过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心思,更不想让格瑞来吐槽自己。
   嘴上说着再不要回庄园,但这两天看不到某张冰冷的死人脸,却莫名其妙感到怪怪的。每次她都为自己的这种念头感到异常荒唐。
   对方也没有派人来接自己,因此她十分怀疑格瑞所说是否是真的,要是上次他真的来格瑞这里找她,为何这次连人影都不见。而此刻的自己却为了某个连人影都看不到的人大老远去趟集市,可能自己脑子某些地方细胞成片坏死。
   她并不陌生这些平民或者佣人做的事,甚至知道讨价还价,让她感到似乎回到那似乎是一亿光年前那段遥远的岁月,她过得也是如此平淡,也可以和平民一样逛集市,为了自己喜欢的物品和其他买家争得你死我活。
   而那,似乎犹如老电影一样。
   如今,她已是身外人。




   "哎呀姑娘来的正是时候,刚刚好几批已经被艾比小公主家买走了,这是最后一批了。"
   "啧,又是那个矮子女..."凯莉嫌弃冷哼一声,接过袋子。
   "您说什么?"
   "下次记住,她家下次再来,你就说格兰德诺茨家包了剩下全部,两倍价钱给你。"她嫌弃说道。
   "原来姑娘是格兰德诺茨家的人呀!当然当然!一定照办!"





   凯莉嫌弃提着袋子走出集市。
   换做是从前的她可能会以回头客为由跟老板娘谈人情让她下次再卖的时候给她留点,然而现在的她却觉得用钱砸才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她拐过转角处时突然感到身后一阵恶寒。那仿佛是某些罪恶物质在周围缓缓向中心蔓延,四周一片死寂。

   她停下脚步,在原地停留了几秒。
   她从小就对危险气息高度敏感。



   "滚出来。"

   她冰冷沉声说道,瞳孔瞬间变得犀利刺目。
  
   没有回音。

   她全身神经开始紧绷,戒备状态为满级。
   刹那间一把刀对着她的后脑就以光速飞了过来。
   她侧过一个角度纵身一跃,轻松躲过。
  



           "格兰德诺茨小姐身手不凡。"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声。
   她淡淡回头。

  
   一位身穿燕尾服的执事身后跟四个侍从向慢慢她走来。
 

   "来者何人。"她冰冷说道,目光直视那人。
   "请小姐与我们走一趟,我不想在这里动手,会把人引来。"
   "凭五条狗的爪子,抓我?"凯莉歪头,冷笑。
   "我说了我不会在此地动手,怕这些人会伤到您,我相信您会跟我们走的。"

  

   凯莉余光扫了一圈。
   周围还有最少五十人,许多一百人。

   "劝您不要叫出来,我怕这个人的小命不保。"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胸针。



   凯莉冰冷视线慢慢移到他手中的胸针上,双眼逐渐睁大,脑子里开始飞速充血。
   那是她曾经在游轮上看到过的熟悉的东西。


   "你们做了什么。"
   "只要小姐跟我们走一趟,我家主人保证人没事。"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