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格罗里德的宝石♛』 Chapter. 10

   










    ♛♛♛♛♛

  



   她一脸漠然地坐在梳妆台前。
   身后的侍女们她盘辫着头发,盘好的头发宛如一朵花苞静静绾在后颈处,发上簪了两条银灰色叶状的纯银发链令她乌黑长发显趁得更加柔软,耳上萨伦加斯蓝宝石耳钉被窗外的夕阳照射得暗暗发亮。
   接着侍女为她戴上了帽纱,白色玫瑰帽檐处垂下的帽纱恰到好处地掩盖住了她的双眸。


   被人强迫着梳妆,是她极其厌恶的事。
   然而她却也被囚禁在这里奈何不了,虽然她可以现在就这段这几个老女人的手臂,但依旧改变不了什么,只不过多了几条断臂,对她并没有好处。

   现在,她即将盛装出席。
   与那个无比厌恶的男人,接见她的父亲。
   而她的父亲,只是一个会定期见几面的陌生人,名义父女,实则主仆。
   外界眼中,她贵如晨星,一个在贵族界混得如鱼得水的宠儿,拥有无法计算的人脉圈,她可以用她的外貌令一个人无法自拔,也可以用她的心机让一个人身中剧毒。可只她却知道,自己是何等卑贱如泥。 

   她如今拥有的一切,是用自己作为筹码与亨利·格兰德诺茨做的交易,对方拥有她身上所带来的一切价值效益,而她,则拥有等量的金钱与地位。
   公平得很。



   所以当她站在那个男人身边,迎接那位步步向自己走来的父亲时,那人毫无感情的冰冷五官,是自己完全意料之中的模样。
   不差分毫。



   "听闻公爵,近来纳尔多海运贸易与圣罗尼亚玛莎公司发展得颇为顺利。"男人嘴角带着笑意,动作优雅地切着牛排。
   "托您的福,已经看过您贸易联盟所有成员的签署运营条例。"中年男人平淡地说着,低沉有些许嘶哑,却没有影响他全身自带的沉闷气场。
   "很高兴能对您有帮助。"
  

   凯莉在一旁安静地吃着自己的食物,视线不去看任何人,她不会告诉别人现在她全身上下,从头到脚的血液已经变得冰凉,凉到透骨。
   父亲和那个男人的对话回响在耳畔,她似有似无地听着,那些肮脏的话题,对自己而言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毕竟曾经自己做过更加龌龊不堪的事。只是她此刻,犹如浮在高空冷空气中,凉气不停侵袭向心脏,空洞到悬空。
   她此刻突然很想他。
   即便是看到他那张清冷的脸,都会比现在这个冷得和冰窖一样的地方温暖。


   已经几天没见他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赌气很长时间,以她平时的性子,少于一个月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如今已经不再想那时气得离开庄园的原因,她现在只是好想他。
   昨晚被锁在阁楼里捆着身体睡着,梦见了他的身影。
   梦里他的身影,依旧是淡淡的,冷如冰霜。
   但依旧让那样的她在冷冰冰的阁楼里做了一个好梦,一个温暖的好梦。


   因为梦见了他。

  


   "令爱如今嫁入戈瓦莫斯家,如您所愿了。"太子慢慢举起酒杯,语气微妙,神色深邃。
   "我想凯莉对三皇子的动向是十分感兴趣的。"中年男人依旧没有表情,刀叉熟练从容切入精致瓷盘中的食物,言语中却带着比暗刃更加危险的东西。
   "这个自然,毕竟是将来自己的皇兄。"黑发青年笑得愈发阴寒。



   凯莉动作停在半空中。
   拿着刀叉的指尖细微轻颤。

   面纱下的她无声渐渐睁大双眼。
   无人可以看到她的神情。
  

   早在她那天知道了父亲最终的选择后,她就预感到了自己未来的道路。
   是与他越来越远的道路。
   可能一旦踏上了,就再也触碰不到他的身影。
   那会是一条漫漫长路,承受无以复加的孤独与煎熬。曾经她经历的那段最阴滞的路途,她已经忘了自己当初是如何从地狱中逐步走出来的。太锥心。
   阳光依旧明媚。
   对她而言,却再也没有温度。




   "您也是这么想的吧,凯莉小姐?"青年将目光投向身旁一直处于呆滞中的她。
   "......"凯莉缄默着,想说什么却被喉咙处隐约间断的刺痛感咽下了话语。这是她第一次想说话却被疼得无法言语。
   "她会的,殿下。她是个聪明孩子。"亨利这才抬眼看了下坐在对面的她。
   "您还不知道吧,令爱与戈瓦莫斯伯爵十分相爱。"
  

   凯莉整个人猛得一震,拿着刀叉的手细微握紧。


   "我对于她的容貌还是自信的。"亨利不咸不淡地低语道,面色寡淡。
   "当然,可是能迷住卡米尔·戈瓦莫斯的女人,至少在我的认知里是前所未有,凯莉小姐,果然独具魅力。"
   "殿下,您误会了。"凯莉终于从漫长的沉默中开口。
   "......"亨利听到她的声音,也逐渐放慢手里的动作。
   "嗯哼?"太子嘴角的笑意淡了些许,等待着下文。
   "他不爱我。"她语气冷如寒风。
   "我相信如果连我那个弟弟都对你俩的事如此关心,那想必是另有隐情。"
   "没什么隐情,仅仅是他不爱我。"
 


   正当青年欲回应时,执事从侧门突然走进来,快速走到他身旁弯下身在他耳畔耳语几句。
   他脸色瞬变。


   "让她进来。"

   良久后,他才开口。
   执事退下。

   几分钟后,一位粉发少女风风火火地提着裙子冲进大厅,周围的侍从都不敢拦下她。

   "凯莉·格兰德诺茨,跟我走!"她双手叉腰,十分高傲地扬起头,双瞳却凝视着不远处背对着她坐在桌席前的那个女孩。
   "艾比,凯莉小姐是你皇兄我今晚的客人。"青年对她笑得柔和。
   "哦是吗?看来皇兄你很喜欢对你的客人施以暴力。"艾比笑得灿烂,她的视线却聚焦在凯莉上臂处透明蕾丝荷叶袖下的勒痕上。
   "......"太子突然语塞住。



   一旁亨利默然几秒,才站起身,欠身至礼。

   "公主殿下,有段时间没去拜访,请原谅我的失礼。这毕竟是太子殿下的私人聚会,您未接收邀请函便来访,怕是不合规矩。"
   "原来是公爵阁下,我都快忘记您的模样了,请您原谅我才是。"艾比似乎在有意无视他的存在,她很久以前就十分厌恶这个满脑子城府的老滑头。
   "您说笑了。"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合规矩的,所谓私人聚会,不过是他私下密切之人的聚会,那我身为公主,与皇兄关系自是密切,有何不能到访。"她双眼如同璀璨星辰,绽放着绚烂光芒。

  

   始终保持不语旁观的凯莉垂下眸子,无声暗笑。
   难得看到父亲有被噎的时候。
   不愧是一根筋的人,逻辑无敌。


   "艾比,你想干什么。"原本保持着完美风度的青年此刻也终于崩不住了,神情逐渐冰冷。
   "我说了,我要把她带走。"艾比伸出手直接锁定前方的那个黑发女孩。
   "是不是有人让你做这事的。"太子语气逐渐低沉,甚至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周围的低气压。
   "没,纯属我俩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也请另择时间解决。"
   "我可不想看见我与安迷修之间的第三者此时还能愉快地享用晚餐。"艾比冷笑,收回手,双手环胸。


   凯莉独自愣了几秒。


   "什么意思。"闻此,太子突然紧张起来,刚刚全身的压迫感突然消散在空气中。
   "不懂吗?我与安迷修·霍森,是恋人。而她,插足我们之间,完全打乱我即将与安迷修订婚的计划,皇兄你说,我是不是该找她算算账。"艾比一字一句说着这话,眼睛却依旧直视凯莉。

   凯莉仍然背对着她坐在原地,只是头轻微扭过一个弧度,无声用余光斜视。
   嘴角开始轻轻上扬。
   她明白这丫头的意图了。


   "你和安迷修.....订婚?"太子此刻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凯莉身上了,脑子里只有这件事,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有无数轰鸣声。
   "我和安迷修已经谈妥,只要她退出,条件随便她开。"
   "可笑。"凯莉终于拉开了座椅,优雅从容地提着如同白玫瑰花瓣般的裙摆慢慢走到少女面前站定,淡淡抬头,笑靥嫣然。
   "本小姐是格兰德诺茨家二小姐,你的条件本小姐不屑一顾。你莫不是忘了那晚王后殿下诞辰晚宴,他只愿待在我身边,都不愿意看你一眼么。"
   "哦自然,狐狸精通常都有这种本领。"艾比双眼中丝毫不掩盖嘲讽笑意。
   "有这种本领也是一种本事。"凯莉同样冷笑,歪着头与她对视。



    一旁的黑发青年脸色愈发铁青,双手在不自觉地情况下悄然握紧。亨利注意到了他的小举动,思虑半晌才上前几步。

   "艾比公主,想必我这不成器的女儿是触怒到了您,您随意带走便是。"
   "还是阁下识大体。"粉发女孩对他笑得莞尔。
   "你真的要跟他订婚?"太子的嗓音突然有些沙哑,面容有些苍白。
   "那皇兄,人我就带走了。下次妹妹再单独拜访。"艾比没有回答他的话,欠下身双手提起裙摆至礼,凯莉同样提起裙摆欠身至礼。

  


   两个人迅速离开了大厅。
  


   整个大厅刹那间一片死寂。
   青年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殿下,我替您做选择了。"亨利为自己的失礼而至礼。
   "不必,阁下做对了。"太子很久才缓和过来,沉声说:"绝不能让艾比跟安迷修订婚,还是放她走吧今天,让她去牵制那两人一段时间也好。"
   "公主这次来,恐怕不是她一个人决定的吧。"老男人瞳孔里敛过丝丝暗光。
   "呵......卡米尔·戈瓦莫斯,真是好手段.......好手段啊......"他单手扶住额,倦态尤显。
  


















   马车上。
   两人始终沉默。
   窗外流闪而过的街灯光线从马车窗口不断洒在两个女人脸上。

   "这次,谢了。"凯莉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不必,这是你男人用等价的东西交换来的,我只不过在付账。"艾比语气比之前在大厅里的柔和了不少,却依旧带着点点冷意。
   "......"她略微诧异。
   "你既然有卡米尔·戈瓦莫斯这样的丈夫,以后就离金·安德森远点。"
   "说过多少次了,和金是朋友。"凯莉有些无奈,但介于她今天救了自己,暂且退让她几步。
   "朋友也不行。"
   "那你跟安迷修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如果不那么说,能把你带走吗?我知道皇兄一直介意我和安迷修之间,如果我俩家联姻,就像你跟卡米尔·戈瓦莫斯一样,对他的局势是十分不利的。"艾比左手托腮,望着窗外飞快流逝而过的建筑与行人。
   "......"
   "不过我即将与他订婚也是事实,昨天我父母已经决定了。"
   "那你还在乎金的事。"
   "我希望你记住一点,凯莉·格兰德诺茨。"
   "即便我今天救你一次,我俩永远是敌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我艾比·道格拉斯得不到的人,你也别想得到。"艾比收回目光,将视线直直投向她。
   "呵....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有一点,本小姐也想让你知道。"凯莉有些好笑地撩开耳畔边垂下的两缕发丝,帽纱下的眼神如丝。
   "......"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本小姐十分乐意去维持你我共通利益关系,你觉得呢。"
  

   艾比沉默盯着她。
   凯莉同样默然,笑而不语。




















  ....







   "少爷!凯莉小姐回来了!"奥利弗有些难掩兴奋,飞快走进房里对壁炉旁沙发上的看着报纸不语的少年说着。
  

   "嗯。"他淡淡应道。
   "属下这就去准备小姐爱吃的菜肴!"
  

  

   少年漫不经心放下报纸,搁在了面前圆桌上,深蓝大海般的眸子里隐隐流转着黯淡光影。
   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从不去特意命令奥利弗,对方向来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奥利弗满心愉悦开门的那一瞬间却愣在了原地。
  

   "凯莉小姐!您回来了!"


   凯莉没有说话,帽纱下的她的表情,没有人能看到。那副安静的模样,却隐隐显露出了疲惫。
   远处沙发上的少年抬眼淡淡凝视她,依旧不语。
   站在门口的奥利弗见状立刻退到一边方便她行走,自己则迅速无声地带上门。
   房间里恢复了寂静。


   卡米尔缓缓从沙发上站起身,向她走去。
   在她面前站定。


   女孩依旧没有出声。
  

   他垂眸看她,半晌轻轻抬手,轻柔摘下她发上的礼帽,两三缕发丝垂了下来,此刻帽沙下她的表情才一览无余。
   她轻微颦蹙,瞳眸里有隐隐泪意,似乎在克制。

 

   "回来了。"少年终于轻飘飘地开口,语气淡漠幽然。
   "......"凯莉没有对上他的视线。
   "还离家出走么。"
   "嗯。"
  

   听到这里,卡米尔沉默无语片刻。
   凯莉依旧神色沉重。


   "安静下来吧。"他良久后才浅浅说道。
   "你指什么。"她皱着眉,整个人被阴郁气息包围。
   "安静呆着,别乱跑。"
   "......"
   "在我身旁,呆着。"少年淡淡说着。



   凯莉顿住,略微错愕。
   这才扬起头对上他深邃视线,他清冷的脸上还是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静如死水。

   她凝望着他,心里定下来许多,那些疯狂的不安感尽数消散,然而看着眼前的他,心底却又开始增长某些其他的东西,一团散麻。
   焦躁密密麻麻啃食她的筋骨,令她感觉全身软成泥一般。

  
   她却开始纵容自己的这种焦躁,顺势而为。
   伸出双手,攀上他的肩。
   轻轻勾住他的脖颈。



   "在你身边有什么好处。"她凑近了拥住他,在他耳畔呢喃。
   "除了荣华富贵,没有好处。"
   "嘁.....本小姐不缺那些,看来我可以另择别处。"她苦笑出来,原来自己已经开始胡言乱语。
   "你别无选择。"卡米尔伸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身回应她的拥抱。
   "可能你不知道,我乐于做人的情妇。"她把下颚搁在少年肩头,头有些疲惫地靠在他耳边。
   "是么。"
   "你还真是....永远都...这么从容....."凯莉身子一软,整个人往下坠,却被少年搂住的单手托住。
  


   她一向坦率。
   却在那一刻不知如何对他说。
   无论是自己那一刻瞬间的掀起惊涛骇浪的情感,还是自己最终无能为力的抉择。那一刻她望着他的脸,无法说起。
   内心深处被铺天盖地的情愫吞没,她疯狂渴求着什么,可能冥冥之中已经注定。
   混浊发烫。

   她疲倦栽倒在他怀里。
   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后背,似有似无的浅薄暖意萦绕自己的身体。她贪婪如魔,吸食着来自于他全身的气息。
   她熟悉的清冷体息所带来的巨大安全感令她安下心防,疲倦最终包裹自己全身,沉睡至梦境深处。



   也许清醒后。
   她即将与他背道而驰,甚至最后亲手把他埋葬。

   但埋葬他的那一刻,她相信,自己一定会与他同眠于地。
   不带犹豫。
  





   这可能....





                 是神,对她最后的恩赐。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