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E.T

『♛格罗里德的宝石♛』 Chapter. 11

  









   ♛♛♛♛♛





   女孩静静躺在偌大的床上,身上铺着一层雪白蕾丝边柔软蚕丝被,头枕着好似云朵般软软的枕头,整个人仿佛沉睡在巨大云彩里。
   少年沉默坐在床头,手抵着下颚,淡淡凝视睡去的人。
   这幕似曾相识。


   那个时候,是她坐在他的床头注视他。
   她彻底安静下来是这般模样。
   此刻的她眉宇间没有了往日里隐藏的凌厉,整个人失去了尖锐戾气,化为平淡的一滩深水。
   他自己却并未意识到,自己在她床头,坐了一夜。


   "少爷,这次是我办事不利,还请少爷责罚。"奥利弗在一旁欠身低拂着头,神色凝重。
  

   少年缄默,视线没有从她脸上移开。



   "属下实在没有想到,凯莉小姐独自去,因此没有派足人手。"
   "行了。"卡米尔幽幽开口,眸子里敛下黯淡光影:"人没事就行。"
   "可是少爷,您让我转交给凯莉小姐的胸针....最后还是没有交出去...."



   少年沉思半晌,淡淡垂下眸子。
   细长睫毛丝丝掩住深蓝瞳孔中的光。


   房间里再次静若寒夜。




   他缓缓从披在肩上的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极度简约的黑色小盒。
   奥利弗见此,震惊得一时无法言语。
   少年慢慢打开....



   时间沿着盒子缓缓打开的那一刻犹如顷刻间停止流动。

   黑色软垫上静静躺着一枚戒指。

 


   戒指上那颗绚烂到刺目的深蓝色宝石被窗外刹那间投进房内的清晨微光反射出令人惊叹的深邃纯净光芒,那仿佛是大海的颜色,似乎隐藏着无限秘密,凝重却能瞬间摄人心魄。

   戒指的纯银指环内侧被刻上了极其精密的一行字。

  

   窗外忽然间吹拂而进的晨风微微清冷,窗边的透明窗帘在空气中舞动,少年的脸在窗帘那头隐隐而见,却似乎感觉触及不到,仿佛在另一个遥远的彼方。

   奥利弗透过空气中飘舞而动的窗帘凝视少年手中那枚戒指,久久震惊。
  

   "少爷您这是....."
  
  

   卡米尔淡淡听着他的诧异,将戒指从盒中取出。
   从被子中摸索到她有些冰凉的手,将女孩的手轻柔带出被子,戒指缓缓套进她的无名指上。
   戒指上的宝石之光如闪烁星辰,栖息于深海深处的那股谧流似乎容纳在这颗戒指里,在她雪白的手上尤显璀璨。
  

   "没了胸针,好歹得拿出合她身份的证物。"少年的声音静若清风,回荡在房间里。
   "证物....?"
   "证明是我女人的证物。"
   "看来您是彻底承认与她的婚约了。"
   "仅仅是格兰德诺茨家小姐的身份已经不足以保护她了,不是么。"
   "......"奥利弗默了下来。
   "我想,戈瓦莫斯家族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会给她这个保证。"
   "自您与凯莉小姐订婚开始就一直被传婚约不稳两家关系实属虚名,虽然您这么做确实可以退散流言.....可这对您自身的牺牲...."
   "没有牺牲,何来果实。"
   "......."
   "大哥今天的行程是什么。"卡米尔将盒子收起,转过身注视他。
   "回少爷,雷狮殿下今天还是依旧去王宫面见圣空王,关于两国极端移民政策以及征讨沙特奇尔斯的一系列政治合约。"
   "嘉德罗斯依旧没有明确动向么。"
   "是的,虽然合约上拟得清楚,可是本尊意图可不一定就是合约上的东西。"
   "在伊莱王都的人有何发现。"
   "回少爷,除了那次圣空王和凯莉小姐的见面,之后的几天一直没有任何动作,我们的人试图打入王宫内部,但是在这之前,我们秘密劫下了他与另一个人的秘密信件。"
   "与谁。"
   "格瑞·埃尔维斯。"















   粉发女孩坐在躺椅上安静品着红茶,这个后院里的空气因子已经都是她熟悉的,一草一木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新鲜感,毕竟不知道是多少次坐在这里喝茶了。
   微寒阳光淡淡洒在女孩头顶,把她白如初雪的肌肤照射得愈加透亮。
   自从那天救下凯莉后,她就隐隐发现,安迷修似乎有意拉开与她的距离,她从未想过,那个人会有刻意远离自己的一天。
   比如此刻的她正在他圣罗尼亚的临时住所,他忙着处理他的事务,没有第一时间来见她。曾经每每她的到来,她都可以在走下马车的那一刻,抬眼就能望见那个人的修长身影走向自己。
  

   "艾比殿下请稍等片刻,老爷正与客人商谈要事。"侍女走上前来为她添茶。
   "他就算没有要事也不会立刻来见我吧。"
   "怎么会呢,您在老爷心里一向是最重要的。"
   "是吗?他这几天可是一直躲着我呢。"艾比漫不经心地用茶匙搅拌着杯中的红茶。
   "您多心了...."
   "算了,如果他今天没有时间,那我就先走了。"少女放下茶匙,提起裙子站起身,侍女连忙为她拉开后椅。




         "莉娜,你下去吧。"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磁性男声。
   艾比顿在原地,微微睁大眼睛。
   侍女听闻立刻退到一旁提起裙摆欠身行礼。

  

   "老爷。"
   "这里没事了,去忙其他的吧。"棕发男人身着一身灰色丝绸衬衣向她走去,神色中隐隐带着些许疲倦。
   "是。"侍女看了两人一眼,默默退下。


   艾比背对着他。
   胸口处莫名的强烈堵塞感让她不知以何表情来面对他,这种难以掩饰的混乱感,令她无形中躁动不安。
  

   "在下让您久等了。"安迷修慢慢走到她身后站定,轻轻开口。
   "让你未来夫人等这么久,是不是有点过分。"粉发少女语气里带刺,她自己也惊着了。她原本不是想以这种态度面对他的,却不知道脱口而出的那一刻为何变成了那样。胸口在隐隐作痛。
   "......"男人默了下来,没有言语。
   "上帝可真是眷顾凯莉·格兰德诺茨....同样是联姻,那个面瘫矮子对她是无微不至,甚至为了她来求我。"
   "......"
   "呵,也是。换做是她当你未婚妻,你一定高兴得神采飞扬...."
   "艾比小姐。"男人打断了她的话语,声音没有了以往的轻声细语:"你是真心想嫁给在下么。"
  

   艾比一愣。
   显然被这个问题噎住。


   安迷修站在原地,神色安静。
   他这个模样,让她顿感陌生。
   那个曾经会对她笑如春泉,任由她使小性子的人,似乎正在慢慢消失。
   男人英俊面容上仍然可见到隐隐温柔,可那种温柔却是一种莫名陌生疏远的遥远感,令她心脏没由来一空。
   仿佛从高空坠落。
  

   "艾比小姐,在下不想逼迫你做任何事。你与我的婚约,我会去向令尊说。"
   "说....什么..."
   "取消婚约。"


   艾比怔住。
   良久才从他的话语中缓出来。

   "这样.....既然你能这么想...谢谢你了...."艾比突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用手绞绞耳畔边的发丝来掩饰自己的无措。
   "那我明天去贵府,与令尊谈。"
   "嗯...好....."
   "要留下来吃晚餐吗,在下让人准备艾比小姐爱吃的。"安迷修浅笑,闭上眼转过身的那一刻,犹如慢镜头般一幕幕印在她的眼里,每一帧都令她为之心悸。
   每一幕都如此令她心痛。

   分明解除婚约是她希望的。


   可为什么。
   此刻心里犹如被深海淹没,心脏沉闷到难以呼吸。脑子里也沉重,压抑得令自己窒息。


   明明两人都笑得合乎气氛。

   她却感觉有什么在冥冥之中改变,正是这种改变....让自己躁动至极,却又不知做何为好。
  

   也正是那一刻。

   是她人生里第一次,产生患得患失的不安感,在她对他的毫无防备下,被恐惧与无措彻底吞噬。

   却。






                       无法言语。
 
  


















   黑发男人安静坐在长桌前批阅合约。
   一天下来与圣空王达成的协议已经达到父王的要求,自己却也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在合约书里加上了某些更深层次的条例。
   比如,在斯洛格罗威太子军行径范围内加以经济政策控制。等等。

   然而从圣空王嘉德罗斯的态度来看,对这些条例未置可否。是睁只眼闭只眼,还是各自心照不宣,都未可知。


   "殿下,太子殿下邀请您下周回国后参加他的订婚仪式。"下人递来邀请函。

   雷狮手里的钢笔笔尖猛得一抖,黑色墨水划开纸页,渐渐渗透进页面里。他慢慢抬起头,眼神锋利如刀刃,看得下人一阵恶寒。

   "回...回殿下.....这是临时放出的消息,全国人民和您都是同一时间得知的这个消息。"
   "呵.....怎么,他也想效仿卡米尔与凯莉·格兰德诺茨?"雷狮冷笑出声,嘲讽之意充斥着所有话语。
   "......"
   "罢了,我那太子哥哥,看中了哪家千金。"
   "......"侍从面色复杂,不知如何说起。
   "我很烦别人在我面前支支吾吾,你应该明白吧。"雷狮在尽力维持镇定,心底已经在无声爆炸。
   "殿下...."
   "说。"男人干脆放下笔,双手交叉扣起放在腿上,即便有一股巨大的不详预感迎面而来,他依旧决定去接受终究会降临那个的结果。










          "是.....安莉洁·格兰德诺茨。"
  
























   奥利弗推开房门。
   他此刻正准备给凯莉呈上换洗衣物,这是卡米尔下午与同行贵族在塞琳芬迪总店给她拿的两件由著名皇室服装设计师——塞琳芬迪·波拿雅设计的今年冬季最新限量款礼服。
  
   他知道少爷是在意她的,无论是因为婚约捆绑还是只为她本人,该在意的还是该在意,毕竟她的存在无形中维系着三个家族的命运。
   在意她的每个行为,是明智之举。
   适时的关心也是必要的。


   可就当他的主人拿出那枚戒指时。
   他才发觉,原来是自己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他低估了凯莉·格兰德诺茨在自家少爷心里的位置,他跟了卡米尔十年,太过了解他。
   若不是真的重视,断不会拿出家门之宝。
  

   那枚戒指,是七年前在黑泽尔拍卖会,也就是现在这枚戒指上被冠以"欧曼达"之名的蓝宝石在当年的拍卖上被整个贵族界争相哄抢,许多皇族也加入了其抢夺中,甚至他国贵族也曾派人来拍卖会竞拍。
   最终这颗宝石以六百九十万法玛尼突破常理般的高价被戈瓦莫斯家拍下,这则消息占据克里斯时报头条整整半个月,造成了许多皇室成员的终身遗憾。
  


   若她戴着这枚戒指出去,是个人都能知道她是戈瓦莫斯家的人。
   他是万万没有想过,少爷会以如此巨大沉重的方式保护她。可能他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能拿出这个作为她的保护盾,意味着什么。

   他内心万般复杂地推门进去。
   在抬眼那刻瞬间怔在门口。




   黑发女孩已然醒来。
   她以极度木讷的恍惚神情呆呆地坐在床头,一头青丝黑发垂在胸前犹如绸缎般倾泻而下。
   她右手抬着自己的左手,凝视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质地沉重的戒指,瞳孔空洞无光,眼眶边流下单边泪水,脸色苍白到异常,整个人被某种诡异的气息包围。


   "凯莉小姐....您....您这是怎么了...."奥利弗见状,连忙走进房里,把手里的衣饰放在窗前的白色小圆桌上。
  


   少女没有说话,表情愈加阴冷空幽,眸里光影完全消失,犹如黑洞忘不见底。
   她的右手抚摸着左手上的戒指,缄默不语。


   "凯莉小姐?您是哪里不舒服吗?需要属下叫医....."




   "奥利弗。"
   "是,我在。"
   "这个戒指,谁的。"
   "这是少爷给您的,戈瓦莫斯家族族门之宝。"
   "....是他的.......?"凯莉移开触摸戒指的右手,悄然握紧了被褥。
   "是的,凯莉小姐。"
   "......"
   "凯莉小姐,属下还是去叫医师吧,您这样...少爷知道了不会放心的....."
   "有件事,想问你。"
   "您请说。"







    "你家少爷,





             是何时得到这枚戒指的。"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