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Married Life 2】♞As images of the whole you♞








♞If you are the light that save me in sometime we don't realise, maybe I have been to you before I realized as well.♞
     



                                             ——雷伊·罗芬斯













♚ Week 1♚




  女人安逸躺在沙发上,一席水帘般黑发倾泻到胸口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垂眸迷离眼神。

  "夫人,还在为雷伊少爷的事烦心?"保姆阿姨微笑为她沏了壶茶,放在女人沙发前精致的水晶方桌上,茶香四溢。
  "这孩子...服了..."凯莉心觉好笑,嘴角扬起魅惑弧度。
  "少爷不会又在学校打人了吧..."
  "只能说,真不愧是某个疯子的儿子,随他爸成天就喜欢打打杀杀。"






     "女人就是喜欢在背后叽叽歪歪。"





 
  "嗯哼~?"凯莉漫不经心地耸肩,不看来者仍旧低着头望着手机,自然地向空中伸出手臂。
  "好久没听到弱者的呻吟了。"雷狮溺笑迎着她走过去,单手扯开领口的领带,另一只手顺着她伸出的手臂俯下身去回抱女人,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回来了?你儿子在学校出大事你还有心情出差。"凯莉终于抬眼看向他。
  "I see...警察这次终于抓到他坑我钱了?"雷狮满不在乎地脱下黑色外套,交给一旁的保姆。
  "No,因为殴打同学被抓到教务中心等着处决。"
  "Well,那活该。"
  "Mother fucking.(去你妈的)"









  

♚Week 2♚



  "Hey, bro." 男孩猛地从背后一跃,手臂勾搭在少年肩头一脸贼笑。
  "嗯哼?"少年背着书包漫不经心地仰头,反倒被刺眼阳光击中视野,抬起手遮挡住头顶些许光线。冬阳之下,少年飘逸黑发被冷风抚起肆意弧度。
  "老兄,你这次怎么又把安德鲁揍了一顿?"
  "......"少年默然不语,紫色瞳眸中掩藏暗潮汹涌。
  "不像你啊,雷伊·罗芬斯可是全校知名优等生,品学兼优,打架这事上次就算了,年级主任莎尔佳女士看你是优等生才没追究了,怎么才好几天你就又开始了?"
  "你觉得她是因为优等生放我一马?"少年轻微挑眉,瞅他一眼。
  "难道不是吗?"
  "没我家里那个女人,她会松口可能是你在做梦。"雷伊轻飘飘说着,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波动。
  "你后妈啊?"男孩想了想才恍然大悟。
  "左右我在学校怎样,那个死鬼老男人从来懒得管。"雷伊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做工精细的手表,这是凯莉上周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然而作为父亲的雷狮却没有丝毫表示。
  "怎么,你还没接受你继母啊?"
  "......"
  "其实吧,作为你发小,也许我不该掺和你的家事,你看....叔叔他也单身多年了,我听我爸妈说追叔叔的女人可多了,可却独独看上你后妈,也许是个不错的女人吧....Perhaps?"


  少年停下脚步。

  轮廓分明的精致五官令他从小就被亲戚议论,长得太像雷狮,尤其是自己言语不多的卡米尔叔叔竟然也偶尔提起。
  可他却认为自己并不像父亲,并且对父亲没什么好感,打从父母离婚后。


  "没有什么女人,比得上我母亲。"雷伊抬眼,再次淡淡开口。
  "是是是。哎你小子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这次又揍他呢。"
  "是不是请你吃饭能堵上你的嘴。"
  "我靠你哪儿的钱!"
  "从老男人那儿坑来的。"
  "......"












  ♚Week 3♚




  秘书拉开车门。
  男人走下车。
  取下墨镜,墨镜框边的小颗卡西伯历水晶折射出刺目光芒,他理了理身上的黑色大衣,修长高大的身影走入了高级餐厅。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侍者提他拉开椅子,他礼貌性笑笑。
  "罗芬斯先生真是大忙人啊,也是,这被揍的毕竟是我儿子,换了您儿子,指不定慌成什么样呢。"桌对面坐着的女人身边带着一位嘴角青紫的少年,一脸阴郁。
  "您多虑了,换了是我儿子,他活该。"雷狮坐下来,翘起左腿,双手交叉从容放在腿上,嘴角虽然挂着意义不明的笑意,视线却逼人刺目。
  "Ray·Rovins (雷狮·罗芬斯)先生,咱们私下里把这事了了,也算是给您和您儿子一个台阶下,希望您儿子对我儿子当面低头道歉,否则这事闹大了,你我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传出去了怕是对您一家的声誉都不好呢。"女人轻笑着,眼神里掩藏凶狠。
  "您说笑了,可不是谁都能让我雷狮的儿子低头道歉的。"雷狮依旧从容笑着,举起面前桌上已被倒好红酒的高脚杯送到嘴边。
  "不愧是纨绔子弟,果然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女人笑容开始逐渐狰狞,身边坐着的男孩神色也逐渐低沉。
  

  雷狮沉默下来,凝视对面坐着的两人。
  半晌,抿嘴无声笑了出来,偏过头示意秘书。
  秘书上前,递给他一个文件夹。


  "听闻贵公子,在学院里势力颇大啊。"男人笑得淡然,将东西滑了过去,文件夹顺着柔滑的桌布滑到女人面前。

  女人抬眸看他一眼,接过。
  打开。
  几张照片和一把钥匙一并滑落出来。
  她的表情瞬间凝固。







  "也许您该问问贵公子,做了什么事能让我儿子动手。"
 














  ♚Week 4♚




  "站住。"凯莉纵身一跃,整个人以一种扭曲姿势拦住门口。
  "有事?"雷伊漠然瞅她一眼。
  "今天不把事说清楚别想出去。"
  "没什么好说的。"雷伊抓起她的手腕,欲弯下腰穿过去。
 

  凯莉立刻锁紧手腕,胳膊肘对准他的下颚就锥过去,被少年敏捷挡住。

  "看来我今天不说明白,你是不会放我走了。"雷伊垂眼看着比自己矮快一个头的她。
  凯莉不语,依旧保持着随时防备他溜走的姿势。



  "想听什么。"少年放下包,坐了下来,靠在沙发上。
  "莎尔佳女士又把我叫去教务中心了,让我必须给出合理解释,你这次闹大了死小子。"凯莉白他一眼,翘起腿抓起水晶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细长女士烟,打火机点燃,烟雾缓缓升入空气中化于无形。

  雷伊沉默不语,双眸若有若无似地凝视前方没有焦点的某处,黑色高领毛衣将他清俊侧颜显衬得愈发冷冽。凯莉内心默默咂舌,这小子长得像他父亲,怎么就性格一点都不像。

  "听好了小子,如果你不对我说清楚,我只能给你胡乱编造一个理由,正义之类是屁话,把你保出来才是我唯一想要的。"凯莉取出嘴里的烟,淡淡吐出一小口白烟,眼神迷离。
  "呵....."雷伊突然冷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凯莉愣住。
  "我只是感叹,你不是觉得我像雷狮吗?"少年慢慢转过头来,紫水晶般的瞳眸视线刹那间直逼凯莉眼底,看得凯莉心底突然感到清冷。
  "你想说什么。"

  雷伊突然伸出手夺过她手里的烟,压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用难以形容的目光安静凝视她。





  "我只是长得像他,而你,




                      是骨和血,都像他。"



















   ♚Week 5♚



  "晚上的商务晚宴,通知家里那婆娘了吗。"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嘴里叼着烟,修长好看的双手在键盘上灵活敲打。
  "是,已通知夫人了。"秘书在一旁整理这个月的营销策划与销售部门递来的总结表。
  "这女人最近在忙臭小子的事,完全不想理我。"
  "可能您对少爷表现得太冷淡。"
  "没办法,毕竟捡来的。"
  "Excuse me, Sir...?"秘书陡然诧异。
  "Just a joke, never mind." 男人恶作剧般笑笑,秘书无奈白他一眼,这种男人会有大把女人喜欢可能也就是因为脸和钱了。
 

 

  晚宴现场。
  觥筹交错,名流错综。

  

    "罗芬斯太太,真是好久不见了。"


  凯莉独自吃着一桌的甜点,却被背后一声甜腻的声音叫住。
  她回过头。两三女人结群向她走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索菲亚太太。"凯莉仰起头,露出招牌笑容,好似绚烂阳光。
  "怎么独自一人在这边,您先生不和您一起吗。"卷发女人叫住路过的侍者: " Excuse me, waitress. One Whisky with ice, please."
 

  凯莉接过女人递过来的威士忌加冰,笑得明媚优雅。

  "他与布兰妮卡CEO谈项目,我就不过去了。"
  "真是忙人啊,不过既然罗芬斯先生在这边忙着,据说您也没闲着。"女人突然捂住嘴笑了,旁边的两个女人们也附和着捂嘴笑道。
  "您说笑了。"凯莉听出了别意,笑得愈发鬼魅。
  "令公子的事传得沸沸扬扬,也难为您在瓦兰嘉斯前后奔波了。"
  "毕竟儿子在学院非常出色,难免为他的事多操些心。"凯莉眯起双眼笑笑,从容地将黑发撩拨到雪白的颈后。
  "我的侄子也在瓦兰嘉斯,他可是亲眼看见令公子是如何对肯尼森·安德鲁施暴的呢.....啧啧真是看不出来那么清秀俊雅的少年竟然能做出那般残暴的举动..."
  "比起那小兔崽子,令兄长可是一点都不比我家那个小畜生省心呢,去年坎特修斯集团欠下我男人的三百四十七万债款可是到今年一点音讯都没有呢,我儿子再差也从来不做有损信誉的事,如此说来一介成年人尚不如一个孩子,也是不容易啊。"凯莉歪着头笑着饮下最后一点威士忌,抬眼笑对女人。
  "我哥早跟我家没关系了,他的事我家管不着。"索菲亚显而易见地脸上绷不住,神色拘促却试图稳定情绪。
  "哦对,早听闻索纳德先生幼年离家出走,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逼得他与家里断绝关系,如今看来,想必是尖酸刻薄的家庭环境有关。"凯莉故作恍然大悟般睁大眼眸,眸畔间星辉闪烁。

  女人无言以对,仓促离开,周围拥着的两个女人也面色难看地快速离去。
  待她们离开,凯莉才换下招牌笑容,露出嫌恶神情。





   "刚才想着要不要来帮你,看来我多虑了。"





  凯莉一个激灵,顷刻间在她不注意时被拥入某个坚实的怀里,惊得她打了个哆嗦。

  "能不能下次别从背后吓人, shit...."凯莉白了身后人一眼,顺着那只搂住自己腰身的手臂转过身攀住他。
  "确实是我多虑了,你这个婆娘出了名的凶狠残暴,谁能锤动你才是有鬼。"雷狮垂眸笑得深邃,低头将下颚搁在她的香肩处,搂住她腰部的手臂加大了力度。
  "呵....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种。"凯莉冷哼一声,头靠着男人垂下头的耳畔处。
  "婆娘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晚上还有胆子更大的时候。"
  "哦?"雷狮闻此,沉笑得别有深意,周身散发的迷离气息包裹住凯莉全身,侵袭于她的发间。
  "就怕你受不住。"凯莉嘴角轻微翘起,揽住男人背部的手臂也加大力度,好似要将他吞噬。越发魅惑,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是属于她的那种独特气息。

 



      "看来我出差久了,某人有情绪了。"















♚Week 6♚



  "小子今天怎么有空跑我这儿来,瓦兰嘉斯还没把你开除啊。"白发男人打开门,诧异表情过后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十分恶劣。
  "叔,白兰地。"少年自然地进门,将书包甩到沙发上,慵懒地躺在沙发上,被夜风吹乱的黑色碎发一股道不明的凌乱随意美。
  "未成年喝jb酒。"帕洛斯直接对准他的头就拍了过去,扔给他一罐汽水。
  "......"雷伊瞅了眼手里的汽水,选择认命。
  "怎么,别告诉我大哥把你撵出来了。"帕洛斯开了瓶啤酒也坐了下来,一脸坏笑。
  "我看快了。"
  "你好像还挺希望被撵出来似的。"
  "......"
  "对了,嫂子还在为你成天往瓦兰嘉斯?"
  "嗯。"
  "Hum~这后妈当得挺尽责的,我还以为以老大的口味,会娶个强悍的男人婆回去。"帕洛斯看了看某人手里连瓶盖都没撬开的汽水一眼。
  "你不如让他搞基。"雷伊白他一眼,终于撬开了汽水。
  "其实我也一直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打安德鲁家那孩子,你不知道他妈是伊莎贝拉·安德鲁吗。"
  "揍就揍了,还管他妈是谁?"少年毫不在意地淡淡回道,仰起头将汽水送进嘴里。
  "跟你叔还这么保密,跟我说吧,叔我绝对不外传。"帕洛斯好奇心突然膨胀,坐近了一把揽住少年肩头拍拍他。
  "信你等于放屁。"
  "......"




  少年不语。
  默然良久,与某个男人几乎无异的双眸里暗藏璀璨星辉,似乎在压抑某些情感。
  垂眸凝视手腕上的黑色细边手表,这是自己生日那天某个女人大清早搁在自己房门口地上的礼物,还在礼物盒上画了个丑死的头像。

  

  "即便是后妈,别人也没资格对她叽叽歪歪。"雷伊终于幽幽地开口,语气飘渺。



  帕洛斯原地怔住几秒,一时没反应过来。


  "W...Wait, 你....不会是为了...."
  "再被我逮到一次,就不仅仅是揍他这么简单了。"










   ♞♞♞ —— End. 
                 【Or to be continued if you guys like.】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