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5




  "怎么会不管....俏俏这么可爱,以后可要做我孩子姐姐的。"

  女人低下头安静一笑,垂下目光。
  她已经不再爱哭了,现在的她,已经很少流泪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年以后,她就忘了怎么去哭了。

  "你明天是去找工作吧。"很久之后,电话那头终于又传来了那个低低的声音。
  "哎?"她一愣,十秒后反应过来:"哎哎哎?!你怎么知道!我谁都没告诉啊?"
  "耳朵要聋了..."张怡宁无奈叹气,半晌用懒散的语调说:"我又不傻...你刚到香港,电话卡才办,你哪儿立刻来的朋友立刻知道你联系方式,你手机又没装微信。"
  "......嘁.."爱撇撇嘴,说真的,什么都被看穿的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丢人。
  "没人陪你,你一个人准备走哪儿去。"
  "我有地图呀!"
  "你的蠢脑子,地图顶屁用。"



  爱对着天花板翻白眼,果然和她单独说话的时候,她黑加黑的本质就出来了。从前就是这样,某人外表看上去是个冰窖,其实私底下什么坏主意都是她出..

 "宁姐...从前乒乓球你就瞧不上我,现在连智商都瞧不上了..."
 "一直都瞧不上。"
 "嘁... "爱又气得鼓嘴。
 "别贫,说正事。"电话那头声音更低沉了:"明早我把俏俏送到学校后来接你。"
 "可....可你不是也要工作吗。"
 "我工作都在家里完成,重要会议就去公司,不碍事。"
 "啊...那....那就拜托宁姐了。"爱还是有点小怂。
 "睡吧。"
 "哦,晚安宁姐....."






  那天晚上,爱睡得难得安稳,从前她一直有失眠症,经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是那个晚上她睡得很香。在梦里,她好像看见了张怡宁。她在她的身旁,笑得很沉静。从前的画面又再次出现再梦中,很真实,很安静.........她沉沉睡去...

   










  爱一直想试试做平面设计,怎么说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但面试时还是灰溜溜得跟个进过牢的囚犯似的非常怂地望着面试官。她的心里一直在打鼓,非常怕一个不小心就让面试官抓到自己的小辫子,她必须给面试官一个绝对完美的形象。但是从大楼里出来的时候,她耷拉着脑袋,眼神如死灰。
    



       "怎么了,一脸便秘。"


  楼下,短发女人懒散靠在车门前,鼻梁上架着黑色墨镜,一身黑蓝色大衣披在外面,深色牛仔裤将她修长的双腿显现得异常好看,脚穿黑色平底短皮靴,手里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看着。

  "走开。"爱脸垮得跟哈皮狗似的,头顶在冒黑烟。
  "不错,从前你早当街大哭了,现在顶多生无可恋脸。"张怡宁缓缓取下墨镜,打开车门。
  "你又怼我!"爱生气地一跺脚,扭过头一脸委屈。
  "好了,去吃东西。"张怡宁无语斜瞟了一眼副驾驶座上某人,开动引擎。每当她不开心时最好哄她的办法就是喂她吃的。






    

   台湾-----


  体育馆里,声声乒乓球掉落的声音此起彼伏,乒乓球台前每个运动员们都汗流浃背,训练紧张。

  "杰哥,听说嫂子昨天到香港了,你怎么不到香港去看看。"一男队员把汗湿的毛巾甩在对方身上。
  "我去,别把你的臭毛巾丢我身上。"男人嫌弃地挑起毛巾,甩了回去:"我也想啊,但这下一届比赛也是我最后一次了,我也要差不多要退役了,我自己练习不说,不盯着你们这些后辈,这估计教练哪天烦了又给我来一拳...."
  "你也是,够辛苦。嫂子都有孕了吧,你也是忙不过来。"
  "唉....不过她生产那天,我一定要赶过去。"
  "这必须的。哎?那嫂子现在住哪儿呢,没人照顾吗。"
  "哦,她打电话过来说她在找工作,暂时住酒店,不过已经在着手看公寓了,有她从前的前辈们和朋友照顾着没问题。"
  "这样啊...."

     









  张怡宁一脸复杂地看着对面吃得狼吞虎咽的女人,简直没有半点淑女形象可言,桌上琳琅满目一堆菜好像都不够她塞牙缝。

 "你又不去抢劫,吃慢点。"
 "窝布镐刑市采布官沈么醒翔(我不高兴时才不管什么形象)。" 女人依旧没有放慢速度,一脸哀怨地不停夹菜,当她夹到菠菜时,张怡宁冷不丁一个快手用筷子压住她的筷子。

 "孕妇不能吃。"她冷漠抬眼。
 "宁姐...你就看我这么郁闷的份上就让我吃一口吧..."
 "求没用,这是我的,除了这个,别的你随便挑。"
"唔...."爱耷拉下脑袋,只好放弃。
      

    

 

  爱今天跑了几个区,回到酒店时人已经半散架,一路上还要承受某人的毒舌。
  张怡宁在把她送到酒店时,她下车后其实并没有立刻就走掉,而是站在不起眼的位置,一直望着她的车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她从前就是这样,一直在不起眼的地方,望着她的身影。她在从前还在打球的年纪,经常在赛后,蹲在家里找跟她有关的所有比赛视频,一看就是一整天。如果是在同一个赛次,她都会穿得极其低调,跑去她的赛区,在角落里小心翼翼地望着她在赛场上的模样.......
  回到房间后,她仍然感觉今天过得很不真实。明明昨天她还是一副疏离的样子,话也不多。这样.....简直就像回到了很久的从前一样...... 那个人一如既往的说话语调,一如既往的站姿......
  她从前就一直不懂张怡宁这个人,曾经,她在她崩溃的时候一言不发地挡在她身前挡掉所有明枪暗箭,可她不曾知道,自己最彻底的崩溃,是她亲自给的。伤她至深,痛彻心扉。

  她很恍惚,手下意识往下摸了摸肚子,顿时一个激灵,浑身一个寒颤,她呆愣在原地很久......
  心脏跳动得越来越慢......脑海里仿佛有无数无声的狂轰滥炸,思维都停止了运转.....她的手停在在腹部很久没有移开。

     




  "对啊.....

    ....其实一直都没有回去.......你忘了么....



         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回不去了....."








      ...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