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7

 

  被通知已录用的时候,爱整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她当时那副怂样,加上不太遛转儿的普通话一紧张的时候就会咬舌头不知道怎么说话,她还以为差不多自己可以挂了。她一脸兴奋地把好消息告诉张怡宁,王楠和郭跃时,张怡宁一脸冷漠,王楠和郭跃倒是笑得开心。

  “小爱呀,你也不用那么紧张的其实。”郭跃喝着珍珠奶茶,把珍珠从杯子里挑出来。
  “可是!我是第一次来中国正式工作,没有自信啊......万一他们瞧不上我怎么办...”爱一脸后怕地吃着蛋糕,至今想起来就怂。
  “你怂啥,毕竟名牌大学毕业。”短发女人闭着眼,一只耳朵挂着耳机,另一只耳朵空下来听她们说话。
  “嘁......反正你体会不到我当时的紧张。”爱气鼓鼓地白眼望天。怎么每次都听不到某人说一句好听的话呢。
 “哈哈哈哈小爱,你别怕啊,你想想,你从前可是跟老张对战过那么多回的人,区区面试应该不足为惧吧。”王楠温柔笑着,拿起一根薯条塞到爱嘴里。
  “我觉得半斤八两。”爱一听这个顿时打了个哆嗦。
  “哦?这么说来我们应该另外找个时间再打一回?”闻此,张怡宁终于睁开一只眼睛,挑眉淡淡说道。
  “唔啊!!我错了....”爱差点被吓得从凳子上摔下去,一旁郭跃和王楠差点笑岔气。

      

  今天郭跃好不容易休班,姐妹们腾出时间来聚了聚。
  见到她第一眼,爱发现她留了温婉长发,出落得格外清纯文雅。她回忆里的郭跃,是个私底下文静可爱的留着一头小短发的可爱女生,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软绵绵的声音吸引住了,待人亲切温和,与张怡宁的冷漠毒舌简直成镜像反射。

 “从前我就一直不懂为什么跃跃会和你是好朋友。”爱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一旁张怡宁沉默地开着车。
“我怎么了。”
 “你们性格差那么多,你不会私底下欺负跃吧。”爱转过头,瞪着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张怡宁淡淡瞟了她一眼,又把目光移到前方:“跟她打球没有跟某人那么累,所以我们关系好。”
  “嘁.......”爱从眼睛里投射出鄙视的光线,想反驳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又憋了一肚子气。
  “没别的,她性格好,跟她在一起很享受而已。”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张怡宁嘴角抿开难以察觉的笑。
  “对了,明天俏俏生日我们带她去公园吧!!”一转头某人就把怒气给忘了,拍着手说到。
  “明天啊...嗯,孩子她爸可能回不来,好吧。”短发女人顿了下,算了算时间。
 “啊...那个....”听到这里,爱突然静了下来,神色复杂了起来。
  “怎么了。”
  “对不起...我忘了...”女人默默低下头,目光阵阵涌动,很小声地开口:“孩子的生日....应该和父母一起过...怎么能和我这个外人一起过呢...”
  “......”张怡宁沉默良久,淡淡开口:“孩子她爸常年在外,她生日就我们俩也太冷清了。”
  爱立刻抬起头望着她,心里五味杂陈,翻江倒海,阵阵寒风从心里吹过。她怎么能忘了呢.....她面前这个人,已经是已婚之人,她怎么能期盼更多......

  张怡宁把车停好,拉起手刹。扭头时不经意看到她的黯淡神色,似乎还沉浸在沉思中。她望着这样的她,毫无波澜的内心开始泛起层层涟漪。
  她不知不觉地缓缓伸出手,轻柔抚上爱的脸颊。爱一个怔住,木讷地望着那个人的双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的手微微冰凉,从前她的手就是这种温度。车里一下子沉寂了下来,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张怡宁一个微微惊愕反应了回来,收回了手,平静了下眼神,脸上继续面无表情。爱也连忙扭过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回应。

 






  那天晚上,她服用了安眠药才得以入眠。否则,她估计会一直回忆那个人手心的温度,久久不能入睡。
  从前,她挥拍的姿势就一直让张怡宁无言。挥拍姿势的不同也会导致球的旋转和力度变化,看着她每次的挥拍姿势,张怡宁总是在一旁无语叹气。直到有一次和郭跃的练习实在看不下去了,她直接走上来,从背后握住她拿拍的左手。爱一个激灵抖了一下,脸红到快爆炸,浑身都滚烫起来,她整个人都被圈在那个人怀里。而张怡宁本人完全没有关注她的表情,神色自若地告诉她该怎么做。那一刻,她说了什么,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只记得自己当时头脑发热,脑子里一片空白,头顶不停在冒烟。她握着自己的手有点冰凉,很舒服,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的手是这种温度.......

  王楠曾经拿自己打趣儿:“小爱呀,你平时也算能说会道,怎么一遇到老张就跟看见了鬼似的。”
  当时张怡宁就在旁边漫不经心得低头调整护腕,爱的脸又不可抑制的发烫了起来,心脏到处狂跳,开始语无伦次。
  “我.....我才没有怕她呢!!!”


  那一年的张怡宁,前一秒还是面瘫,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几秒,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出来,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就那样安静地浅笑着。她当时望着她的笑发呆,忘了一切......





  她恍惚中感觉,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还在昨天........











   .....



  第二天,她一个人坐地铁到了游乐园,并且在半个小时前成功上错地铁......原本张怡宁是想来接她的,但是被她回绝了。到了香港这么久,一直都是她在接送自己,自己根本没有去熟悉路和环境,要一直这么下去,那岂不是天天都要依靠她了。
  她挺无语的,这把岁数居然还在上错地铁,难怪张怡宁一直蔑视她的智商,这丢人的事要被她知道,估计又要被无声取笑。想到这,爱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到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懵圈成傻逼。问了好多人才找到这里,果然就如同她所说,凭她这脑子,地图顶屁用.......
  当她走到公园前的喷泉广场上时....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身边有一个小人。爱缓缓走近她们,那个人一席纯白色毛衣,蹲下身整理女儿娃娃裙摆的模样,她在一群白鸽的中央,目光温柔安静地望着女儿。天空漫天都是彩色气球,湛蓝晴空下,淡淡阳光洒在她的肩头,发丝反射出好看的柔光。




  人来人往中,爱呆呆得凝望着那样的她,那一刻,白鸽漫天飞起,一阵微风吹拂而过,时间仿佛顷刻间静止,那个人好看的侧颜让天地瞬间失去了颜色......




     “站那儿发什么呆。”




  她不知道呆了有多久,对方都察觉到了存在,她这才反应过来,有点窘迫地挠挠头,一脸傻笑得向她走去.......












    ...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