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13

    

     “张嘴。”


  偌大的病房里,短发女人坐在床前,面无表情用勺子舀起一勺饭喂到病床上躺着的女人嘴边,爱一脸哀怨望着她,闭紧眼睛忍痛吃了下去。如果不是她现在左手在输液,她也不会沦落到吃饭都叫人喂的地步,而且对方喂的还都是自己不爱吃的。
   

   “宁姐...我真的不喜欢吃鱼.....我不想吃...”


  爱可怜兮兮睁大眼睛看着她,张怡宁冷漠瞟她一眼,不说话,继续垂下目光舀起饭盒里一勺饭送了过来,毫不理会某人的求饶。
  “宁姐...你饶了我吧...”某人感觉自己都要吃哭了。
  “闭嘴,吃饭。”
  “可是我真的不爱吃鱼,宁姐求求你呜啊啊啊....”
  “别装可怜,我不吃这套。”
  “那....那除了鱼,你以后做什么我都吃好嘛,求求你了.....”
  “哦?那豆子也吃对吧。”张怡宁听了抬眼看她,然后就看到女人一张欲哭无泪的脸。
  “除了鱼和豆子....”
  “别闹。”张怡宁轻皱了下眉,继续把鱼肉送到她嘴边:“孕妇不能缺营养,挑食怎么把你身体亏损补回来。”
  “唔...”爱不甘心地张嘴咽下对她来说难以下咽的鱼肉。





  这几天,张怡宁一有空就来医院陪她,除了早晚送俏俏上下学,在家做饭给孩子吃以外,然后几乎一天的时间都守在她旁边,晚上也不回家睡觉,一直在病房看着她睡去后,她才睡一会儿,然后早上再去送孩子去学校。
  爱好几次劝她不要天天都来了,事实上,她就跟没听到似的。

    “宁姐....你还在生气吗....”

  吃完饭后,看着她收拾饭盒的模样,爱小心翼翼地小声问到。这几天虽然她一直都在她身边,却很少说话,除了每次医生进来复察病情,她会问一大堆问题和注意事项外,几乎就不怎么说话了。爱不是不了解她,有时候就是无需言语,她也懂。
  张怡宁依然没有说话,她收拾好饭盒,将要带回去的换洗衣服装进袋子里,她要了爱的房门钥匙,为了经常拿换洗衣物来。
   

        “下午,你可以出去走走。”


  正在爱失落之际,那个人突然冷不丁甩了一句过来。爱听到后一愣,反应了一分钟,最后反应过来了,眼里顿时冒出闪亮的星星。她终于可以出去走走了,这几天她天天被她锁在病房里,都快生蛆了。

  “别想多,我说的出去走,就是指在医院范围里走。”张怡宁瞟她一眼,无情地打破某人的天真幻想。
  “唔....”爱一秒被泼冷水,顿时整个人都萎了下来,像小狗不开心时一样耷拉着脑袋。
  “也不能完全把你捆这儿,孕妇还是要出去走动的,但是,”张怡宁突然凑近的好看的脸吓了病床上的人一跳。

     “只能走在我视线范围之内。”



  爱睁大了双眼,不知所措望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人,两道目光撞到一起,距离实在太近,她躲不开,这个距离连彼此间的呼吸都能感觉到,房间里突然静了下来。张怡宁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她,似乎在捕捉她眼里所有细微的情绪,一旦她有什么小心思,都逃不过她的眼睛。爱在内心挣扎要不要错开眼神。许久后,她还是放弃了避开目光,鼓起勇气看着这个人清秀的五官,蓬松的碎发.....这是她多少年后,再一次这么近距离地仔细端详这个人的容颜,和从前几乎没什么区别。
  曾经,这个人的一切,每一个地方,对自己都是致命毒,毒害至深。

  

    “我觉得吧....虽然我怼不过你,但我可以溜啊...”



  爱盯着她的脸仿佛陷入了沉思中,结果回过神来的时候鬼使神差甩出这么一句来。
  “再说一遍?”张怡宁一挑眉,眯起双眼,瞳孔里投射出危险视线。爱赶紧捂住嘴。妈蛋,说漏嘴了。
  “啊啊啊啊宁姐你什么都没听到!!”
  “溜?你能溜哪儿去,单手都能把你拽回来。”张怡宁不屑瞟她一眼。
  “我可以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溜啊。”听到对方的回答,爱居然劲儿上来了,反驳了回去,完全忘了某人发火起来是什么可怕后果。
  “放弃吧,我认真看你时从不会移开视线。”
  “你总有转身的时候吧哎嘿。”
  “再废话一句,你今天就别出去了。”
  “啊啊啊啊宁姐我错了....”

   




  王楠下班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她走出公司时正准备开车回家,正当她准备把车钥匙插进钥匙孔的时候,突然背后有一个人叫住了她。
  王楠一惊,缓缓转过身。


  面前站着一位瘦高的男人,面容和蔼,一身西服非常合身,左手提着公文包微笑地看着自己。

 “徐威?”王楠满脸吃惊,这个点他怎么在这儿。
 “我今天刚刚出差回来,还没来得及跟宁宁说。”
 “哦哦,那你怎么突然来我这儿了?”
  男人嘴角的微笑慢慢褪去,目光渐渐凝聚起来。

  



          “我想找你,问一件事。”

  
 





 
 台湾——

 男人刚刚打完八场练习赛,浑身汗湿。如今他每天都处于这么紧张激烈的练习当中。
 打了整整一天,全体人员也准备收工回宿舍了。他正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回去,门口突然传来一声:


    “杰哥,外面有个美女找!”


  男人抬头一愣。
  旁边队友听了用胳膊肘怼了怼他:“哟,美女啊,谁啊,不会是嫂子来了吧。”
  “不可能,她怀孕不方便,怎么可能到处乱跑。”
  “哎哟??那是谁啊?看来我有空就要给嫂子打小报告了。”
 “去你妈的。”江宏杰白他一眼,一把包甩那人脸上:“帮我把包带回去,我去看看情况。”

  男人出了体育馆,望着门口有一个娇小的身影背对着他。他疑惑地走近,始终没认出来者是谁。
  “请问.....是您找我吗。”他不确定地走过去问了问。 
  女孩慢慢转过身,这时他看清了她的面容,女孩直视他,抿开嘴笑了笑,开口:“您好,我是石川佳纯。”
   
    








     .....



  爱瑟瑟发抖地在病床上不敢动弹,整个急诊楼一片漆黑,刚刚护士进来一个房一个房地来传话,医院停电,正在维修中。
  爱从小就怕黑,她既不怕打雷也不怕闪电,就是怕黑。张怡宁两个小时前去学校接俏俏了,估计现在正在家里给孩子做饭,她一般做完饭就会回医院陪她,但现在还没到回来的点,爱只能浑身颤抖地缩在被子里,她不敢看那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不知道等了多久,张怡宁都没回来,她翻开手机看了看手机,按这个时间,她应该早回来了啊,可为什么...
她等了那一个多小时,她觉得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医院始终没有来电,她把手机亮度调到最亮,来驱散黑暗,可这依然抑制不了她的恐惧。

  



  张怡宁到医院的时候,手里提着一盒汤,看她今天吃得这么少,死活不肯吃鱼肉,十有八九没吃好,所以她在家炖了鸡汤才过来。穿过住院部的时候,见整栋楼的窗户里都没有光线,她心里微微一顿,有种不好的预感。面前走过来一个抱着一叠文件的护士,她拦了下来,问了问。

 “实在抱歉,医院今晚停电,已经停了两个小时了,维修人员是已经去修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来电。”



  张怡宁听后瞳孔缓缓放大,慌了。她沉默点了下头表示感谢后慌忙离开,加快了脚步。
  
    









  ...
  
    【To be continued...】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