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15

 

  爱这几天在家,心比前段时间平静了很多。
  每天正常地去公司上班,下班后回来收拾收拾屋子,给丈夫打打电话聊聊视频,或者和朋友们出去吃饭,现在的生活非常安静。自从那天说出那句之后,她觉得心态都变得不同了。自己现在,已经在那个人身边了,不需要天天见面,不需要每天联系,想见面的时候,去见一面,这种状态挺好的。有的时候太想念她,会给她打电话或者两人出去散散步。

  她好像有点懂了,什么叫时间。





  “叮咚——”

  门铃响起,爱打开门看到的,是一脸微笑的郭跃。

  “给你带的蛋糕,知道你又馋嘴了。”郭跃无奈笑了笑,打开蛋糕盒。
  “哇.....看起来好好吃!”爱睁大了如狼似虎的眼睛,已经尽力不让口水流下来了。
  “马上是元宵了,队里想办个聚会,你也来吧。”
  “好。宁姐去吗?”
  “你啊....”郭跃斜瞟她一眼:“你们最近关系好像没从前那么尴尬了。”
  “是么。”爱眼神安静下来,笑了。
  “果然是因为那次你和她的‘告别’么。”
  “可能吧。”
  “也好,如果一直沉浸在过去,对你不是一件好事。”郭跃舀了一勺奶油送到嘴里。
  “那天在医院,停电那一晚上....我想明白了而已。宁姐的心里,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
  “......”郭跃顿了一下,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再轰轰烈烈的感情,随时间流逝,都会化为平淡,就打现在的夫妻来说,结婚后几十年,爱情早化为亲情了,最后的羁绊比当初的爱情深得多。”爱低下头。
  “你有这种觉悟就好,以后我也不用担心什么了。”郭跃心里松了下来,她这么多年来保守秘密果然还是有用的。
  “那可不行。”爱突然转过头,嘟起嘴:“你要是不担心我了,以后就不来我家陪我了,我不要。”
  “得了吧,你就是想让我天天给你送吃的过来,真当我傻啊。”郭跃用勺子另一端敲了一下爱的额头。
  “哎嘿嘿。”
  “不过你差不多可以饶了我了,前几天碰到老张,两人聊了会儿,我那会儿也没想多说我现在天天跑你家,然后老张那表情.........我觉得我危险了。”
  “哈哈有楠姐,楠姐面前她不敢放肆。”爱一听,在沙发上笑到岔气。
  “你还笑?我要哪天躺棺材里你是要负责的。”
  “哈哈哈哈哈哈....”
  








  张怡宁一点都不为俏俏的学习担心,她一脸冷漠地看着女儿同样冷漠地把四张100分的试卷摆在自己面前。
  “学点儿别的吧俏俏,你的学习我不担心。”
  “那学什么呀?”俏俏豆豆眼歪着头看着自己。
  “画画,音乐,书法,都可以。”
  “妈妈,我想学乒乓球。”

   张怡宁愣了下来,沉默望着面前的小女儿,目光暗暗闪动。



         “为什么想学乒乓球。”


  俏俏想起母亲房里一直放在柜子里收着的球拍包,挠了挠脑袋。
  “因为妈妈和小爱阿姨都打乒乓球,所以我也想学。”
  “.....好,改天妈妈带你去球场。”
  “我要小爱阿姨也一起去!”
  “阿姨要上班,不像妈妈经常在家工作。”
  “我就要小爱阿姨陪我嘛!!”
  “又任性。”
  “妈妈你最近都没怎么带我去和小爱阿姨玩!”
  “好了....”张怡宁扶额。
  “哈哈妈妈同意啦!!”

 

   



  “哎...?钦点我呀.....”爱一脸吃惊地喝着热牛奶,坐在对面的人一脸无奈地喝着茶。两人坐在窗边,她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各忙各的事业。
  “你不去,她说下次就考个零蛋回来。”
  “哈哈宁姐,你也有为难的时候。”看张怡宁无语表情,爱憋笑快憋成内伤了。
  “什么也有,从前是你,现在是她。”张怡宁白某人一眼。
  “哈哈哈哈不过,有一个世界冠军妈妈在家为啥这孩子非要我去呢。”
  “.....以后谁是妈都不一定了..”
  “哈哈宁姐宽心啦,如果以后我孩子生下来是男孩儿,咱两家就结亲吧,这样,我们谁的孩子都得管对方叫妈。”爱笑着摸了摸自己如今越来越大的肚子。



      “你说真的么。”


  张怡宁突然停下喝茶,抬眼凝视坐在对面的女人,瞳孔下有暗流涌动。
  “嗯,认真的。”爱看她如此神色,闭上双眼,淡淡浅笑。
  “.......”
  “如果是男孩子,虽然是弟弟,但一定会保护俏俏姐姐的。”女人笑得温柔。
  “姐弟恋么。”张怡宁浅笑。
  “宁姐,可别小看姐弟恋啊,现在的年轻人里姐弟恋可多了,不少比女方年轻的男性可是非常成熟的呢。”
  “那要看你把孩子养成啥样了,可能和你一样是个哭包。”
  “哼!宁姐又欺负人。”
  “还不一定是男孩儿。”
  “女孩儿又怎样,如果她们相爱的话。当然,如果不相爱,你就只能做干妈啦。”爱笑到一半,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收回笑容:“宁姐....如果真是女孩儿,如果长大她们俩喜欢彼此,你会同意吗。”
  “.......”张怡宁默了下来,双眼渐渐蒙起一层雾。
  “哈哈玩笑啦,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有正常的取向。”
  “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她淡淡说道。
  “我尊重孩子的意愿,无论他喜欢谁,只要真心对他好,男女无所谓。”爱嘴里塞满了夹心饼干,连同牛奶一起咽下去,拿起杯子旁的纸巾擦了擦。

  张怡宁沉默了很久,闭眼笑得安静。
  时间流动得缓慢了,外界的喧嚣变得远去,一切都静得安详。
  每次和她在一起,爱都觉得全世界都变得安静,静得自己流连其中,忘记所有。她不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但唯独这个人的所有,她全部接纳。





    “无论怎样,我的孩子,一定会待你孩子好的。”





  淡淡的低沉话语漂浮在空气中。
  听到这句,爱缓缓放大瞳孔,嘴角散去笑容,愣在那里出了神。不一会儿才渐渐缓过来,也闭上双眼,浅浅笑了...






               “嗯,我也是。”







     .....






  爱回到家的时候,门口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短发女孩,她戴着鸭舌帽,一身黑色运动风,身旁靠着一个行李箱。
  爱走近时看清了她的脸才露出欣喜笑容。
  
  

      “纯啊!!”

 

  说完,她一把扑上去,抱住那个人。
  短发女孩闭着眼淡笑,搂紧她,半晌才开口:“前辈,我快被你勒死了。”
  “啊啊啊啊对不起!!!”爱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松开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前辈...还是和从前一样傻呢..”石川无奈笑了笑,拍了下她的头。
  “对了纯,你怎么会突然来中国的?不对,你怎么找到我家的?不对,咱们进屋说。”
  由于来者太突然,爱有一大堆的话想问,都忘了说话次序。

  开门进屋,爱把石川带到偌大的客厅,领到沙发上坐下,太久没看到她了,爱一瞬间觉得她成熟了很多。
  “我们纯长高了,也变漂亮了呀。”爱疼爱地摸了摸着她的脸,毕竟是自己从前每天在一起的后辈,那个时候虽然也比自己高一点儿,但是没想到如今已经高出自己那么多了。
  “噗,前辈,嫉妒我身高吗。”石川坏心眼歪着头笑。
  “哼...嚣张什么呀你。”
  “前辈不是想问我怎么突然来中国吗。”短发女孩伸出手捏捏爱的鼻尖:“我也才退役,想来中国工作。”
  “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选事业高峰期退役...- -”爱瞟她一眼,脑子里想到了某个人的冷漠脸。
  “前辈....你是想说张怡宁吗。”
  “是啊,她随性,你也这么随性,就我一个傻头傻脑地一直作战。”
  “你一直就很傻嘛前辈~”
  “再见。”
  “哈哈哈哈,对了前辈,你是打算以后都定居在香港吗。”
  “嗯,我老公下次世乒赛后也退役,想好好照顾我。”
  “你老公不像某人,铁石心肠。”石川嘲讽一笑。
  “....好了,不谈这个了。”爱的笑容凝固些许,一瞟眼看到她的行李箱,说:“纯,你这段时间要不就住我家,反正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有时候也太冷清了。”
  “如果是前辈的话,乐意效劳。”

  






  台湾——

  晚上,江宏杰在训练了一天后,回到宿舍,洗了个热水澡来缓解一整天的疲劳。
  他擦干身体,换上睡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到床边,看了下手机,屏幕上显示,收到一条简讯。


    ——
  

            『已经见到前辈,安心。』





       ...

          【To be continued...】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