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E.T

【宁与爱】 无题 16



  “什么?石川来香港了?”郭跃一脸惊讶地抬起头看她。
“嗯,她也来中国工作了。”
 “什么工作。”
 “作家。响鸣的签约作家。”
 “跟响鸣签约啊,有点本事啊,从前看她打球那样还真看不出来以后会是个搞文艺的。”
 “噗,纯其实很擅长写作,她从前打球休息,人家都是去睡觉或者去玩儿,她就一个人闷在宿舍写东西,大学时写的文章还被那儿知名出版社刊登了呢。”
  “挺行啊.....”郭跃若有所思点点头,几秒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得一震,突然紧盯着爱问到:“那她住哪儿啊?不会是.....”
  “我家啊。”
  “.......”郭跃那一刻就满脸复杂地低下了头,用手扶额。
  “怎么了?”爱歪着头看着她。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某个人可怕的脸...”
  “.....?”

  




  徐威回家的时候,张怡宁准备了一桌的饭菜。见他进家门,她淡淡抬眼看了一眼。
  “快过来吃饭吧。”

  俏俏吃得满嘴都是,一如既往地不爱吃蔬菜。
  “俏俏,吃蔬菜。”
  “我不吃....”
  “听话。”张怡宁微微皱眉。
  “不嘛不嘛!!我不吃...爸爸,你劝劝妈妈...”俏俏瞪着水汪汪的表情可怜兮兮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俏俏,听妈妈的话,多吃蔬菜对身体好。”男人微笑笑着,给她夹了一个豆荚到碗里。
  “唔....”小女孩儿满脸委屈地嘟着嘴。
  张怡宁无语轻叹了口气,从前某人也是这样不爱吃蔬菜,永远都劝不回来,到现在都是那样。
  “对啦妈妈!小爱阿姨同意陪我去打球了吗?!”俏俏突然想起这事,立刻放下筷子,一脸期待而又兴奋的表情。
  “....同意了。”张怡宁万般无奈地摇摇头。
  “哈哈噢耶!还是小爱阿姨最喜欢我!”
  “小爱阿姨?哪个小爱阿姨呀?”徐威听到后眯眼笑了出来。
  “我一个朋友。”张怡宁不等俏俏开口就直接开口。
  “哦?是你从前在队里时经常打哭的那个日本女孩吗?”
  张怡宁突然顿住夹菜的动作,缓缓抬头,眼神凝聚起来,家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你从哪儿知道我打哭的她,我记得我很少主动跟人谈她。”



  徐威默然几秒,从容笑笑:“你老公我还是比你想象的要了解你的,网上那么多关于你的东西,我能不去留意一下么。”
  “......”张怡宁凝视他,与他对视了十几秒才收回视线。
  “你好像挺紧张她。”
  “嗯,队里没人不紧张她。”
  “噗,是吗。”男人笑出声,继续吃饭。

 






  爱工作完回到家的时候,石川已经买好了蛋糕坐在客厅等她。

  “哎??今天怎么你买了蛋糕??”爱走过来,盯着茶几上的蛋糕眼睛发直。
  “你不是喜欢嘛,以后天天跟你买。”石川笑了笑,一把拉过她坐下。
  “前段时间一直都是跃跃在帮我带哈哈,现在她总算可以轻松点了。”爱一想到每次开门郭跃的无奈脸就笑得胃疼。
  “郭跃姐吗?那还真是为难她了。”短发女孩打开电视,把声音调大:“以后就别劳烦她来了吧,反正你有我了。”
  “怎么啦哈哈,吃醋了丫头?”爱坏坏地笑着捏捏她的脸。
  “我才不吃这个醋呢,但如果是张怡宁的话,那我就会打起十二分警觉了。”
  “哈哈哈哈哈哈别闹啦,那个木头脸的醋有什么好吃的。”爱哭笑不得地敲了下她的头。



      “你爱的,不就是那个木头脸么。”



  女人的笑容瞬间凝固,连同血液一起,冻结了起来。她怔在那里,似乎出了神。
  石川仔细看着她,她怔住的样子让她心揪着疼。十几年前,面前这个人倒在冰冷地面,浑身无力,眼神死亡的模样....她永远记得她那个时候的表情,比此刻麻木千百倍。

   

        “前辈,我刚说的,是认真的。”


  爱似乎被她的话从神思中拽了回来,她愣愣地看着她。

  “我,是真的会吃张怡宁的醋。”
  “....纯啊,吃蛋糕吧,我都有点馋了。”爱有点慌,躲开对方视线,打开蛋糕盒,拿出叉子。
  “前辈,我想陪你一辈子。”石川无视她递过来的叉子,视线笔直得望着她的双目。
  “别开这种玩笑....”
  “我没开玩笑。否则你以为我是为什么这么早退役。”
  “.......”
  “我想陪在你身边,想看着你一辈子,想看着你和老公幸福地过完此生,想看着你幸福地拥有自己的家庭,而不是永远望着那个人的背影心痛。”
  “我已经没有望着她的背影了,我现在已经在她身边了。”爱反驳回去,眼神突然坚定起来。
  “你所说在她身边,就是遗忘过去么,你觉得在她身边可事实上她怎么想的呢。”
  “.......”
  “你是可以遗忘,但你永远也无法改变她丢下你的事实!”
  “不要再说了....”爱紧紧抱住头,痛苦地皱起眉宇。
  “你依然改变不了,是她!张怡宁!是她不要的你!你觉得!一个十几年前就把你抛下头都不回的一个人!她能有多在意你?!”
  “我不想听...不要说了....”
  “前辈!你醒醒吧!你在她身边根本就不可能快乐!况且!一个从前就不要你的人,即便你现在不求别的,只想留在她身边她也不可能接纳你!”
  “不!!!”爱撕心裂肺地尖叫出声,她的眼里开始充血,面容迅速憔悴下来。
  “前辈.....我求你了....离开她吧....”石川隐忍含泪把她搂进怀里,她实在不忍她再为一个根本不曾爱过她的人痛苦了,已经痛苦十几年了,真的已经够了。
  “不是的.....不是的......宁姐....你不是的....”爱失魂落魄地滴下泪水,一行泪从脸颊划下,头搁在石川肩上,木讷望着天花板....
  十几年前一幕幕又开始在脑海里如同旧电影一般回放,然后爆炸。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彻彻底底放下,可以平静地看着它逝去.....可是现在,心又开始如同被焚烧一般刺痛,煎熬....
  为什么,想待在那个人身边...

  会这么困难.........








    .....


  好不容易看着爱睡着,石川在床边片刻不离地守着,看到她床头放着的安眠药她才知道,原来这些年她还没有停安眠药,这段时间没吃了估计是怕对怀孕有影响。
  她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失眠症,在她的印象里,似乎是在那一夜后,她就开始服用安眠药了,夜里被噩梦惊醒已经成了常态,还会冒冷汗,浑身冰冷,盖再多被子都没用。
  石川握紧她露在被子外的手,目光坚定起来。




  前辈.....你绝不可以...再回到那个人身边...再回到张怡宁身边.....

  








    ...

  
    

  王楠端着一沓茶水,放在桌上。

  “来,你最爱的普洱。”
  “楠姐今儿怎么有空请我到家里喝茶?”郭跃笑了笑,端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
  “怎么啊,现在天天和小爱在一起,来你大姐家不愿意啊。”王楠假装埋怨一笑,坐在她旁边。
  “我哪儿敢啊,你又笑话我。”
  “哈哈。”
  “最近工作可忙?我看每次群里你都晚上12点才回信息。”
  “忙,当然忙,但也忙不过你吧,天天往小爱家跑。”
  “最近没了,有人可代替我做那事儿了。”
  “哦对你上次在群里说了,石川佳纯来中国了是吧。”
  “嗯,现在住她家。”
  “那老张有去见见么,我好像记得日本队里,石川很崇拜老张,后来打完比赛后两人还出去吃饭了。”王楠小心翼翼抿了口,差点烫了嘴。
  “不是她俩单独,伊藤当时也一起去了。”
  “我是说呢,她怎么愿意和不太熟的人单独出去吃饭。”
  “当时石川说小爱也会去老张考虑了会儿才去了,结果后来小爱接受采访没去成。”
  “我好像可以想到老张当时满脸黑线的脸。”王楠差点笑出声,她太了解张怡宁了。
  “噗对,当时回来时的确是一副‘被耍了’的蛋疼表情。”
  “要不是当时退役了,我还真想看看她那憋屈样儿。”
  “哎....?楠姐你还有这兴趣啊,真是腹黑..”
  “老张才腹黑,看她一天到晚顶着个木头脸,其实从前就是她天天把小爱训练时带着的果冻给喝没了。”
  “卧槽还真是啊?我就猜是老张,结果她给我装孙子。”
  “后来小爱就赌气要喝她的哈哈哈哈。”
  郭跃无语,在心里嘀咕,用冷漠脸掩饰计划通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
  “对了,元宵会队里啥时候开啊,一直在说,就是老定不下来。”
  “孔令辉说下周好像。”
  “我估计王皓他们要拖家带口哈哈。”
  “那估计你老公和老张家的都没空。”
  “唉那是...他们都忙..”一提到这个,王楠突然一震,她停下手里的动作:“说起来....几个月前,徐威来找过我。”
  “找你?干啥啊。”
  “也没别的,就是寒暄聊聊天,顺便聊聊从前队里的事,包括小爱。”
  郭跃猛地身子一抖,脸上笑意戛然而止,她立起身,眼里隐藏着丝丝警备。
  “他问小爱干什么。”
  “聊了聊她在中国结识队里的朋友,还有她现在的老公之类的,聊着聊着就聊到她了而已。”
  “......”郭跃轻微皱起眉宇,目光点点,若有所思。
  王楠沉默看着她良久,面部表情逐渐微妙,她放下手里的茶杯,安静地坐在她对面,半晌开口问道:
   


    “跃跃,从很久以前我就想问了....




  郭跃突然回过神来,听到她的声音抬头望向她。

   

     



    ——你和老张,是不是一直有事瞒着我。”

  









    ...

      【To be continued...】

评论(1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