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19


  

     “好久不见。”

   

    短发女人目光淡淡,低声说道。

   “宁姐,您的孩子真可爱。”石川笑了笑,看着缩在她身后的小人儿。
   “她又胡闹了吧刚刚。”张怡宁微微偏头瞟了一眼女儿。
   “哈哈没事,小孩子还是活泼点好。”
   “妈妈!这个大姐姐买了好多吃点呀。”俏俏扯了下她的衣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石川的推车里快堆成山的食物。
   “你小爱阿姨要补身子。”
   “......”石川一顿,紧紧抓住推车手柄,心里一凛。脸上不久后却笑了出来:“前段时间,前辈受您照顾了。”
   “她最近还好么。”张怡宁表情安静,半垂下眼眸。
   “您放心,她现在每天都是我在照顾,再不会给您添什么麻烦了。”
   “她麻烦都习惯了。
   “以后,她由我照顾,还有过段时间后她老公也会回来了,宁姐你尽可以安心了。”
   “有些事她只能麻烦我。”短发女人简单回答。
   石川沉默了几秒,随后笑了:“宁姐,你知道吗,前辈她一直以为你从未爱过她呢。”


  这句话并不是定时炸弹,对于张怡宁而言,这是她本人一直都清楚的事,只不过一直在隐藏,但即使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真相是如何,可真的听到她一直在逃避的这个事实的时候,心底还是会莫名的刺痛。此刻她安静地凝视面前这个人,目光冰冷刺骨锋利直接。
  过了很久,她牵着俏俏的手抬起脚步,慢慢走近直至走到她面前。





   “你清楚不也隐藏至今么,和郭跃一样。”
















   ....

   爱在家睡觉被惊醒,惊醒后便再也睡不着了。
   她有些吃力地坐起身,垂下眼眸,眼里似乎还浮现着梦里的画面,那个人好看到让人忘不掉的笑。想到这里,她就想捅自己一刀,都决定放下了,为什么依然会想起些不该想的。
   那天回来后,她亲自斩断了所有联系,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全部删除,删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因为当时心都痛麻痹了,当然不会有犹豫了。可她今天却又做了那般不争气的梦,她又梦回到了从前,却眼睁睁地望着曾经的旧画面离自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

     ...

    

  “楠姐!我不做人啦!!”
  “这是怎么了?”王楠一脸懵逼地看着扑进她怀里的女孩,她又在自己怀里哭了。
  “还能怎么。”身后郭跃无奈瞟了一眼不远处靠站在球台前安静扯护腕的那个人。
  王楠一看,又明白了。
  她哭笑不得得拍拍怀里的小脑袋,说道:“又被老张怼了?”
  “宁姐她就知道欺负人!!”爱抬起头,泪眼汪汪哭得乱七八糟,满脸委屈地哀嚎。王楠无语地看向那边身材修长的短发女孩,轻轻翻了个白眼:“老张。”
  

  那边的人听到声音,淡淡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无言地摇了下头,放下球拍缓缓走过来。
  “喏,怎么办,你的锅。”王楠指着怀里的人,任由爱抱着自己胡乱蹭干脸上的眼泪。
  “......”张怡宁垂下目光,沉默望着王楠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人,轻叹口气,半晌,伸出手轻轻抓住女孩的马尾辫就往外拽,爱立刻从王楠怀里昂起头猛得一惊,停止了哭泣。


   “啊喂喂喂!!宁姐!你要干嘛去啦!!”


  某人被毫不留情地拽离王楠的怀抱,被拖走出体育馆。王楠一脸茫然,郭跃满脸复杂,两人对视一眼,王楠笑了出来。
  “跃,我估计老张行不通的,你救场啊。”
  “.......”郭跃无语地扶额:“她安慰人的技术简直就是负数级别的,你还指望她啊。”
  “你其实某种意义上成她俩老妈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再见。”





   爱一路上都噘着嘴,要不是在大街上不好闹出来,她早就爆炸了。和王楠练习对打了那么久,连孔令辉都陪自己练了几场,但就是赢不了她,在日本的时候每天不要命的练习就是为了能打赢她一场,如今看来,连练习都赢不了,更别提正式比赛了。
   张怡宁斜眼看着她还紧握在手里的球拍,突然伸手夺了过来,爱一愣,又开始赌气鼓嘴。

  “宁姐你干嘛,快给我。”
  “暂时没收。”
  “为什么啊!”
  “你这心态,别说我,冯天薇都打不赢。”
  “我....!”爱刚想反驳,可是下一秒就泄下气来,确实,她现在这个心态,的确不是打球的好状态。
  “我曾经因为败给楠姐,和你现在差不多的心态。”
  “哎...?”爱突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宁姐,你输过球啊?”
  “废话。”
  “哇....原来宁姐有输过啊...”爱有点小震惊,继续问道:“那宁姐,你是靠什么解决的呢?”
  张怡宁看她一眼,往前迈出脚步:“靠实力。”
  “哦。”爱一副冷漠脸,跟了上去。







  张怡宁带她去大吃了一顿后,她才发现,原来大吃特吃这个泄愤的方法连张怡宁这个木头桩子都知道。她回到宿舍的时候,没注意到张怡宁直接走进她的房间后然后把王楠送了出去。

  “楠姐,今天她跟我睡,你睡我房。”

  “喂,你个死赖皮又把我赶出来准备欺负爱对吧!”王楠一脸想揍人地对着门喊。
  “怎么了楠姐。”郭跃和郭焱从楼道走上来就看到王楠一脸无语地蹲门口。
  “还能咋,老张那家伙,今晚又睡我房肯定是还没哄好爱。”
  “噗不是你叫她自己背自己锅吗,这不,尽职尽责了。”郭焱笑到胃疼,一旁郭跃憋笑快憋到内伤。
  “哎你们两个没良心的,欠打啦,别跑啊!!喂喂!!”两人撒腿就跑,王楠立刻追了上去。
 




  房里,爱有点慌。她知道张怡宁又来这套了,上次她输给金景娥的时候哭成狗回来时闷在房里不肯出来,所有人想让她静静所以一天都没敢进房里打扰她,结果张怡宁从外面回来后听说了这事直接破门而入,把门反锁,然后一晚上没从里面出来,房里还时不时传来哭声和背书的声音。
 

  “宁姐...你...不是又要监督我背理论吧..”
  “知道还不开始。”
  “理论我都记得很熟了,球运转我也都记得很清楚。”
  “拍面呢。”
  “......”
  听到这个,爱坐在床上有点小心虚,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站着的人,张怡宁微微眯起眼俯视她。

  “那就别废话,开始。”
  “救命啊啊啊啊.....”

  房间里又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哈,老张又开始逼爱背理论了。”哭嚎声传到隔壁房里,李小霞坐在床上嗑瓜子,王楠又开始无力扶额,突然间两人好像想到了什么,扭过头望向旁边正在看书的某人。
  “都别看我,这老张的锅。”郭跃假装没有看到她们投过来的视线,继续低头看书。
 



  背了两小时,爱终于得到了某人准允,理论过关。

  “宁姐,我想看看你和楠姐那年比赛的视频。”爱扭过头看着坐在身边的短发女孩,张怡宁听了,默默打开电脑,文件夹里找出了视频,点开。

  画面上,是她和王楠的对打,爱微微瞪大双眼,这是她的真实水平,果然和与自己对打时不是一个级别的,速度快得连球几乎都看不清,两人的节奏简直快到逆天。爱看得入了迷,画面上那个短发的女孩,清秀好看的脸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握着球拍的手快准狠,踩点精确到不差毫厘,那样的她,让电脑前的她无比憧憬。
  然而,张怡宁对她自己的视频不感兴趣,她不经意转过头,看到身旁的女孩那般认真的模样,沉默凝视了很久,这个女孩的眼里有着比星辰还闪亮的光芒,她不知不觉地看忘了时间。
 


  “哎宁姐!你教我这个!你当时这个快速的大拍!”


   爱一脸兴奋地指着电脑上的一个镜头,笑着扭过头时发现旁边这个人正十分认真地凝视自己。那一刻,她的脸突然就红了,心里开始七上八下,她很少看见张怡宁如此专注的神情,平时她总是一脸慵懒冷漠脸,即便很认真地练球但脸上还是不变的那种懒散表情,然而此刻的这个人,视线如炬,直视得自己都不敢对视回去。
  房间里突然仿佛安静了下来,爱的脑子里自动过滤了视频的声音,心里在无声爆炸,可是又要尽力保持住不让对方看出来。她仍然望着自己,爱有点不知所措,低下了头。两人不知道这样持续了有多久,空气的流动都仿佛变得不太正常了。

  突然一瞬间,房间全黑。


     “啊!!!”


  爱立刻抱住头习惯性尖叫出声,她怕黑的程度是唯一可以和怕张怡宁的程度较量的,小时候一停电,她就怕得跟见了阎王爷似的躲到桌子底下,父母都没辙。
  “应该是熄灯了。”黑暗中,身旁响起熟悉的低音。
  “啊啊啊宁姐你在哪儿!我怕!”爱在黑暗中到处乱摸,电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休眠了,房里那一瞬间是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到,心里油然而生的恐惧开始让她浑身颤抖。
  她在黑暗中伸出双手摸索着想抓住什么,结果她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她一惊,这个触感,好像是脸颊。
  “宁...宁姐.....我是碰到你脸了吗...你在吗...”她不太确定地又摸了摸。


    “我在。”

  黑暗中淡漠的声线就在耳畔,她向着声源的方向一点点坐近,突然,一只手抬上来触摸她摸到脸上的手臂,顺滑直下找到她身体的位置,随后一把大力将她腰部搂紧。爱吓得尖叫一声,下一秒她就被带进一个很温暖的港湾,爱听到了那个人缓慢的呼吸声,顿时就安心了下来。

  “宁姐你在啊....呼,吓死我了...刚刚一瞬间黑了我都吓懵逼了忘了你就在我旁边...”爱终于安心地呼出一口气,可是下一秒又紧张了起来。
  她意识到自己被抱住,脸又开始迅速发烫,这是她头一次庆幸在黑暗里,否则自己红成猴子屁股的脸要被她看见估计又要被冷漠吐槽。
  “...宁姐.....没事了...可以放开我了...”
  “以后别在我面前哭。”那个人轻声说道,声音低沉而磁性,依旧淡淡的语调。她没有松开搂住她的手,爱以一种跪坐的姿势被抱在怀里,她身子娇小,整个人都被圈在怀里。

  “你哭都还不准我哭了...”
  “至少别在我面前。”
  “宁姐...你又开始强人所难。”
  “你一哭,我就手足无措。”





  爱愣住。
  在那个人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淡漠语调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刻,她的心一开始是漏了一拍,然后就迅速狂跳,感觉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张怡宁默默加大了搂腰的力度,两个人极近的距离让她完全能感受到怀里这个丫头的剧烈心跳以及急促的呼吸。爱突然那一瞬间,脑子开始短路,她鬼使神差地也伸出手回抱住那个人,张怡宁沉默让她抱着,房里顿时寂静一片。
  爱感受着她胸口的跳动,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清晰地听见这个人心脏的跳动,跳动的频率是怎样的.....她从很久以前,就希望能尽可能地接近她,能够追赶上她,能够到她的身边,然而现在,她与她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她感觉,有点不太真实。那一刻,她似乎都忘了黑暗的恐惧了,在她的怀里,无比安心。


   “宁姐...我怕有一天....我把你跟丢了...”

   那个人在黑暗中沉默片刻,然后爱感觉到那个人的额头顶到了自己额部,两人鼻尖触碰到一起,微凉。

  




    “不会,我一直在你面前。”

  










   ......
 

    ...



  爱躺在床上,沉默地望着自己如今已经非常大的肚子,目光黯淡,面无表情。
  曾经,的确像她所说的,在她的身前,她说会等自己,不会跟丢,在自己遭受非议的时候,也是她挡在自己身前,挡住所有明枪暗箭。她也曾一直以为,那个时候的曾经,能持续到很久很久。

   但是她忘了...
  









      很久,不是永久。

  






  

   ...

      【To be continued...】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