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20

 


  爱生产那天,所有人都守在生产室外,由于是早产,所以情况不是很乐观。郭跃脸上表情凝重,石川面色焦急,刘诗雯在门口开口走动着,丁宁和王楠坐在门外的一排椅子上,脸上都显现着担忧。
  张怡宁却没有守在门口,而是在急诊楼楼下,手机对着耳旁,脸色略微沉重。



  “你什么时候回来。”她语气带有怒气,却依旧保持风度。
  “我还在台湾机场,没赶上飞机刚刚。”电话那头,喘气的男声和飞机起飞的耳鸣声交织在一起。
  “听着,你今天就是跑,都得跟我跑回来。”
  “我实在是因为训练太忙,没赶上飞机,我一定想办法今天回来。这段时间一直都麻烦你照顾她了,是我的错,我一定赶回来今天。”男人声音有点干哑,还得带着微微气喘。
  “别忘了你当初跟我承诺过什么。”张怡宁在电话这头眯起双眼,眼里隐忍的怒火在微微闪动。





      “如果你食言,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从门口传出声声惨不忍闻的惨叫声,郭跃听了差点掉眼泪,低着头握紧拳头,一言不发。石川一直站在那儿,她真的很想破门而入,看看里面的人到底情况怎么样了。
  张怡宁从楼下上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王楠是第二次看她露出那种表情,第一次是爱动胎气的时候,虽然她沉默不言,但王楠可以看出她在尽全力控制自己不爆炸了。

  大概过了有一个世纪后,生产室门打开了.....










  爱躺了很久都没有醒,一直都闭着眼,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张怡宁把医生叫进来了好几次来确认她的绝对安全,她悬着的心才终于安了下来。
  她坐在病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病床上躺着的人,生怕她脸上有什么细微变化好及时叫医生。一旁郭跃和王楠照看着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不哭闹了的婴儿,是个男孩儿,这个婴孩从产房出来时就一直哭,闹了好几个小时,现在总算被王楠给哄睡着了,郭跃也总算安下了心。石川回去做饭做完了送过来,爱这样的身子必须恶补,每个人都乱成一团,刘诗雯和丁宁也没闲着,跟着石川去了爱家里拿换洗的衣物。

  张怡宁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很凉,从前她的手温总是比自己热,然而现在,却也有比自己冷的时候。王楠抱着孩子走了过来。
 

  “你看看这孩子吧,刚刚从产房出来后,你就没看过这孩子一眼。”
  “江宏杰和他父母一样,赶不回来,他父母在医院身体不好不便赶过来,刚刚打电话通知了,开口就是问孩子。”张怡宁阴沉着一张脸,语气寒冷:“都关心孩子,谁关心她。”
  王楠沉默地看着两人,抱着孩子的双手收紧了一点,半晌把孩子塞到张怡宁怀里,张怡宁一个愣,连忙接稳孩子,怀里的婴儿睡得很沉,粉嘟嘟的小脸,洋娃娃一般精致的肌肤,望着这个孩子,张怡宁一直紧皱的眉宇微微舒展开来。终究望着孩子,她还是心软下来。

  




  第二天,爱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找孩子,但是等她坐起身时看到的,却是那个人坐在椅子上睡着,怀里还紧紧抱着孩子的模样,她松了口气,看来孩子没事。张怡宁歪着头靠在椅背上,这样子显然是守了她一整夜,现在天色才刚刚微亮,早上五点多,还是清晨,晨光淡淡洒在她的发梢处和怀里孩子的被褥上,背着光,那般安静。爱静静望着,小心翼翼地想从她怀里抱过孩子,可没想到张怡宁抱得那么紧,好像跟抱着自己孩子似把孩子护得非常好,又怕弄醒她和弄疼孩子,爱只好缓缓松开手。




  “你为什么又要过来...明明说了不要再见你了...”



  爱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绞痛,她眼前这幅画面,也许太过残忍,但又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她的孩子,她与丈夫的孩子,如今却被一个她曾经深爱的人紧紧抱在怀里,那般静谧的画面,分明残忍,她却不忍心打破这幅安静的光景。
  张怡宁缓缓睁开惺忪眼眸,瞳孔里的微光被窗外清晨晨光映射得异常夺目,看到床上的女人已经醒过来,她立刻消散了睡意,坐起身轻轻把怀里的婴儿送到她手中。
 

  “是男孩儿,孩子很好,安心。”张怡宁轻声开口,语气格外温柔。
  “...你来干什么。”爱非常小心地抚摸着孩子的脸颊,生怕把他给弄醒了。
  “照顾未来女婿。”
  “......”听到这句,爱微微一怔。原来她还记得那天她所说的,她原本以为,她不会当真的。

  “你其实不用当真。”
  “你说的,我一直都在当真。”张怡宁站起身,把她周身的被子裹紧,以防着凉。
  “...这两天,谢谢你了。”爱抱紧孩子,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你丈夫今晚到香港,你夫家那边公婆生病不方便过来,你母亲已经定了昨天的机票,大概今天也能到了。”短发女人拿着茶壶,倒了一杯热水在杯子里,扣上盖子,放在她床头。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你都已经替我安排了。”听到这些,爱心里堵塞。
  突然,一只手抚轻柔上她的脸,她抬起头,张怡宁坐在床边,凝视着自己,眼中光影暗暗闪动,温柔地抚摸着她微微还带有些苍白的脸。





        “爱,留在我身边。”






  女人缓缓睁大瞳孔....

  她从未对自己说过这种话。张怡宁,从未对她说过这种话。那一刻,爱发誓,这是她十几后第二次看到张怡宁如此温柔的模样.....她对自己的温柔,这十几年来,从来都不是用话语去表述,行动是这个人一贯以来的风格,她其实心里明白,她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她的表情,永远不可能对外界展示她真正的内心。然而今天,她眼里能让人融化的温柔已经明显到自己都能看出来了...
  在她说出那句话的那一瞬间,窗外晨光彻底泛亮整个天空...在晨光中,那个人脸上的柔情,是她极少体会过的。

  张怡宁很少叫自己的名字,少到有时候她都怀疑她是不是忘了自己叫什么了,然而说出她名字的那一刻,她刹那间感觉到了时光的蹉跎与飞流而逝。
  十几年前,她叫过自己名字的那一天,她至今都快遗忘了,然而此刻却被瞬间扯回到十几年前,漫天星空下,这个人拥有着相似的表情,呢喃着她的名字。






 “你那天让我放你走,对不起,我估计要自私一回了。

     我还想,看着你和孩子,和家人,走完一生,岁月静好。”







  张怡宁在晨光之中微微浅笑。那样的笑容里,包裹了太多太多情绪,微苦,然而无法表达。毕竟世上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能够表达岁月与时光。
  爱呆呆得愣在那里,她知道,她在挽留她,她自从那天和她分开后,便一直没有联系她,其实这种方式也只能骗骗别人而已,骗不了自己,她只是害怕,害怕看到她的脸,让自己不再坚定。
  归根究底,她只是选择了逃避而已。
  逃避了...一个十年前就想逃避的事......



  “...你真的是....很自私呢...”爱扭过头,眼里噙了泪水。 
  “嗯。”张怡宁闭眼浅笑。
  “你怎么..能这样....”
  “嗯。”
  “你混蛋...”
  “嗯。”
  “你不讲道理...”
  “我从来不讲道理。”






  爱哭着笑了出来,笑得那么伤心。多少年前,相同的对话,相同的人,却不同了心境,再也回不到过去匆匆岁月。
  她再一次,泪腺决堤,无法阻挡了。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了一个不爱哭的人,与曾经一输就哭的那个她完全背道而驰,可是,张怡宁这个人,永远在打破她的底线,永远在无理闯入她的世界,她无法控制,也无法逃离。








  那天晚上,丈夫风风火火闯进病房,一脸尘土,看见母子平安,总算松了口气,他连忙坐到床边,对爱嘘寒问暖,百般询问,十分关切。爱把孩子抱给他看的时候,江宏杰脸上止不住的欣喜与激动,多少天训练来的疲倦也一扫而空,他视若珍宝地把孩子搂在怀里,摸着孩子的小脸。

  “亲爱的,你辛苦了。”男人小心握起爱的手吻着手背。
  “我没事...你看看孩子...”爱微笑着看着父子二人。
  “对不起老婆,昨天没能立刻飞回来看你,是我的失职,是我没能照顾好你。”
  “你训练要紧,不用担心我,我有跃跃和楠姐,枣儿她们,还有......”说到这里,爱顿了几秒:“宁姐。”
  “我确实要好好感谢她,她为你做了很多,嗯?她人呢?”江宏杰这才反应回来,房里四处看了看,却没看到张怡宁的影子。
  “宁姐回去帮纯做饭了,说晚上要给我大补一顿...”爱苦笑着说道。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不如她..”男人有点失意地低下头。
  “......”爱看着他低着头的样子,无奈笑了笑,摸摸他的头:“别想太多。”
 

 




  张怡宁把车停到医院停车场后,看了看副驾驶上带着的饭盒,正准备开门出来,抬起头那一瞬间,她就顿在那里。
  车窗外,一个男人站在车正前方,挡住了前方光线。
  她眯起双眼,视线凝聚。
  


        “你来干什么。”

  

  




  ...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