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E.T

【宁与爱】 无题 21

 


  张怡宁直接打开门下车,她走到男人面前,表情依旧没有起伏,等着对方开口。


   “宁宁,把饭送到之后,跟我回家吧。”

  她眼神细微闪动,淡淡开口:“俏俏这两天在妈那里,你回来了就去看看她和爸妈。”

  “我跟爸妈打过电话了,俏俏很想你这两天。”
  “这两天过了我立刻就回去。”
  “为什么我每次出差回来,你几乎都在她那儿。”
  “她没我不行。”
  “我也不能没你,俏俏也是。”
  “我没丢下俏俏和你,但她情况你是知道的。”
  “为什么非要是你,不是还有你其他同事吗。”
  “我说了,她没我不行。”张怡宁面无表情地回答。
  “为什么不行,还是说你有什么事瞒着我。”男人阴沉着一张脸,他一贯温和的表情此刻不复存在。
  “你别逼我。”
  “我没有逼你,她就重要到只要一出事你就能抛下孩子?”
  “我永远不会抛下俏俏,但她出事的时候我绝不能不在身边。”
 


  气氛不由而来的紧张与寂静,偌大的停车场里没几个人,夜色已晚,路边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影子被拉得老长。夜空下阵阵晚风拂过,微冷。两人始终对视,沉默了有几分钟。

  “宁宁,你对她,是友情么。”徐威谨慎地问道,眼里笼罩着一层阴霾,他想去确认,却又不敢确认。他其实很早以前有点察觉,但他一直把这归类于错觉。
  “不,是亏欠。”张怡宁顿了半晌,开口。眼里扫过黯淡微光,下一秒却立刻恢复了沉静。
  “亏欠?”男人心里一阵疑虑,内心仍然紧绷着。
  “嗯。”
  “......”
  “你放心。”一阵风吹过,女人紧了紧颈部的大衣:“你和俏俏,与她是不同的。”












  当张怡宁上楼打开病房房门的时候,江宏杰已经在里面了,坐在爱的床边握着她的手正在温情脉脉。

  “宁姐...”爱首先注意到她,抬起头望着自己。
  “回来了啊,帮大忙了,我真是要请你吃顿饭了。”江宏杰转过身,脸上带有抱歉的笑着对她道谢。
  “不必了,你以后多抽时间陪她,也用不着我费这心了。”张怡宁冷漠回绝,把饭盒提到爱的床头。
  “这怎么行,人情欠大了,爱受你太多照顾。”
  “不用。饭我放这儿,刚刚你母亲打电话给我手机了,我去接机。”
  “我去吧,妈到了应该我去接。”江宏杰听到后站起身。
  “你一年多没陪她,这会儿就呆这儿吧。”她冷淡说完转身就走,还没等男人开口就直接走出了病房。
  “......”男人有点木讷地站在原地。
  “好了...别在意..”爱轻轻拉住他坐下:“宁姐就是那样的性子,直来直去惯了。”

  










  香港国际机场——

  妇人提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在机场等候区坐等着,有些苍老的背影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异常孤独。
  她才飞到中国,原本早在女儿怀孕时就来这儿照顾她,但女儿太怕自己两国来回折腾这把身子骨受不住,又扯了一大堆好友说有她们照顾,让自己不必担心,可她始终悬心,天天与女儿语音或者视频聊天才放得下心。

  她这次接到电话时是有些诧异的,因为打电话通知女儿生产的并不是自己女婿,而是一个陌生女人,电话里也没告诉她自己是谁,由于亲家是中国人不懂中文实在不方便,她也用了好几年学习中文,如今也能说中文了,她想知道的关于女儿的事全部是由这个女人告诉自己的。
 


       “伯母。”


   一声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妇人一惊,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瘦高的女人,面容清俊,目光浅浅。

  “啊....您就是爱的朋友吧...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妇人习惯性用鞠躬方式表达感谢,张怡宁微微愣了一秒,立刻上前扶住她。
  “您不用在意。”
  “小爱这段时间受照顾了,我这做母亲的实在无用。”妇人有些愧色地频频道谢,让张怡宁有点不知所措。
  “您严重了。”张怡宁伸手直接拿过妇人手里的行李箱,两人慢慢走出机场。




  一路上,张怡宁沉默开车,福原千代坐在后座,她安静地看着前座的这个人,她一直在默默想着,女儿性情开朗,所交往的朋友几乎都是性格阳光活泼,可如此沉默寡言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好像...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妇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但因为礼仪还是习惯性用了尊称。
  “张怡宁。”前座的人简洁回答。
  “啊是张小姐啊...我知道您呢,刚刚就觉得您面熟,以前我们家小爱啊,常常被您打哭吧。”千代和蔼笑了笑:“您认识小爱有多久了。”
  “很多年了。”
  “那小爱真是受您照顾很久了...这个孩子跟您添了不少麻烦吧...她从小就调皮,还有些小任性,又爱哭又怕黑,有时候我和她爸都不知道怎么管她。”
  “......”张怡宁一边开车一边安静听着。
  “她这孩子很好强,虽然表面上喜欢哭看不出来,但她从十多岁开始就一直想超过您,一直都是以您为目标呢。”
  “是么。”女人淡淡笑了一下。
  “是啊...每次从中国回来后啊...练习就都是以你为目标,家里房间里还摆着她和您的照片呢。”
  “......”张怡宁一下子默然下来。
  “每次还会因为和你差距太大而闷在家里大哭,哭一天还不吃饭,很傻吧这孩子...”妇人无奈地摇着头,叹气。
  短发女人不再说话,望着前方的目光细微颤动,握着方向盘的手非常轻微地抖动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她在开车移不开视线,她不会发现,后座的妇人早已从方向盘上方的后视镜里,看到了她那般落寞孤独的神情。

 

 










  ﹉

  那一个星期里,有着母亲和丈夫的陪伴,爱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感,即便是在医院里也仿佛觉得,她回家了。丈夫和母亲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体贴与照顾,让她有点恍惚,明明才在中国生活不到一年,却感觉似乎几个年头过去了......
  在确定了她和孩子一切安好后,张怡宁那一个星期里都没有再出现过,倒是郭跃和刘诗雯来看了她几次。母亲和丈夫正沉浸在自己喜得贵子的喜悦之中,望着孩子粉嘟嘟的小脸还有抱着孩子的母亲有些沧桑的微笑,她第一次有了如此真实的感觉,有了自己做母亲的真实感。然而母亲,也露出了久违的欣喜之色,自从多年前与父亲离婚后,母亲就从未有过如此开心的笑颜。
  爱望着他们的笑容,孩子终于诞下了,每个人都喜出望外,在台湾的公婆在电话里知道了高兴到不行。
  明明每个人都那样高兴地笑着,自己心里却是那般空旷,空旷到,想在心里抓住些什么,都抓不到一丝一毫...

  突然,在一刹那,有一个人的背影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只一秒的时间,却穿梭过她的整个宇宙。







  爱在那里怔了几秒后,闭上眼,笑了。
  或者,哭了。
 

 


















  客厅里,短发女人沉默坐在沙发上,对面沙发上端坐着一位妇人,面色认真,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她。

  “我已经让你爸带俏俏出去玩了,我们母女俩好好聊聊吧。”在双方沉默了好久以后,妇人首先打破沉默,开口说道。
  张怡宁沉默地看着她,静静等她开口。

  “宁宁,最近是不是和徐威吵架了。”
  “没有。”
  “你别骗我,那天徐威回来接俏俏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头。”
  “妈,你想多了。”
  “这几天都是你们俩单独来看我和你爸,他跟我说你在家里忙公司的事,我怎么都觉得不对,要么是他有事瞒着我,要么就是你。”
  “妈,我跟他能出什么事。”张怡宁微微蹙颦。
  “他下个星期又要出差,好不容易在家几天,你们夫妻俩别跟我捅什么娄子,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事,你们,今晚出去吃个饭,俏俏就留在我跟你爸这儿一晚上。”
  “为什么要出去,就在家吃啊。”
  “你别跟我顶嘴。”妇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夫妻之间,是需要经营的,有了矛盾,要即使沟通,要懂得修复,等夫妻间裂痕大了,就修复不了了,知道吗?你这孩子从小就一根筋,怎么还不懂调节关系呢。”
  “......”张怡宁无语地看着一脸着急的母亲,最后还是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答应了。







  晚上,高档餐厅里,服务员把两人领到徐威已经订好了高层靠窗的贵宾座,张怡宁在随意点了几道菜后,便撤下了菜单。

  “宁宁,我点了你爱吃的酸辣泸沽鱼,还有红枣雪羹,这几天你很累,多吃点补补身子。”男人微笑着为她倒了瓶红酒。
  “你没和妈说吗。”张怡宁单刀直入,她从来不喜欢废话。
  “我不想给你压力。”
  “以后出了类似情况,我还会做同样的事。”
  “无妨。以后,我也会和你一起帮助她。”男人毫不介意地笑了下:“既然是我妻子的好友,那我必会多加照顾。”
  “......”女人眯起双眼,瞳孔里浮现出点点危夷。
  “而且,我觉得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外人来破坏我们的家庭和谐,所以我没有告诉妈。”
  “这算威胁么。”
  “宁宁。”徐威把手伸到桌面上,握住她的手:“我做的所有,都是为了你,为了俏俏。”
 















   ....

  刘诗雯提着袋子呆呆地准备过马路,突然被一个拉扯拽了回来,她一惊,回过头才发现一脸怒视的人。
  “你不要命了啊,红灯了。”丁宁皱着眉,一把拿过她手里提着的袋子,拽着她就往回走。
  “你怎么在这儿?”刘诗雯有点惊讶。
  “不是说了下班等我吗,怎么又自己一个人走了。”
  “你今天不训练了啊,我还以为你今天集训。”
  “还训练个球,都集训整一个月了。”
  “啧,你小心教练回去批你一顿,又从队里开溜了。”
  “你现在是退役了轻松了,我现在出来见你一面都要跟做贼似的。”丁宁瞟她一眼。
  “唉....这队里的老人儿啊,就剩你和雨玲了,加油啊。”刘诗雯淡淡笑了下,拍拍她的肩。
  “你这几天还经常跑小爱那儿吗。”
  “嗯,她妈妈和老公天天都在陪她,我前天和跃姐去看了她一次,她精神好多了。”
  “那就好,我看看我这个周末抽空跟队里请个假去看看她。”丁宁打开车门,把袋子全部放在后座,刘诗雯拉开门坐在了副驾驶。
  “哎对了,说起这个,你上次不是和小爱聊过吗,她到底怎么个情况。”刘诗雯一听到这个就突然想起上次她按照郭跃说的,让丁宁去陪陪爱,后来爱的确心情好了许多。
  “啊....这个啊。”丁宁拉动手刹,眼睛盯着前方,说道:“也没什么,我们就随意聊了聊。”
  “比如说?”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我关心啊,小爱总是这样我心里实在担心。”

  “枣.....”丁宁突然踩下刹车,停住车。刘诗雯愣住望着她,对方在叹了口气后,扭过头,双目直视自己,看得她心里有点发毛。

   






     “有些事,你还是别知道为好。”








    ...

       【To be continued...】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