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22

 

  石川打开门,见到了来拿换洗衣物的男人。她把已经提前收拾好的衣服装进包里递给他。

  “谢了。”江宏杰接过包,转头看到厨厅灯亮着,说:“要不你做完饭我直接给她带过去吧,省得你再跑一道。”
  “不,我也去医院。”石川摇摇头,走到洗菜池边开始洗菜。
  “那等你吧,一块儿过去。”
  女孩点了下头。
  “我明天必须归队了,已经掉了很久的训练了。”
  “前辈就交给我吧。”
  “我觉得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只能把爱托付给你和张怡宁。”
  短发女孩一听,立刻抬起头,停下手里切菜的动作,眼神微微犀利。

  “怎么,你还准备把她让给张怡宁?”
  “不是让,只是客观觉得张怡宁对她真的是尽心了,我只能把爱暂时交给她照顾。”
  “呵....”石川冷笑一声,直接放下刀:“你不会是,因为几年前对张怡宁的那个承诺心虚了吧。”
  “......”男人默然下来。
  “真是....”她有些嘲讽地笑了,顿了几秒钟后继续拿起刀切菜:“虽然我不认可她,但这点我确实是和她站在一线上的,你确实没有让前辈现在过得快乐。”
 “我爱她,为了她我才会拼命想在比赛中取得成绩,成为能配得上她的人,可以用自己得来的荣誉来养她。”
  “你知道前辈不在乎这些,她要的从来只是真心而已。”
  “我对她是真心的!只要再等我两年,下届比赛结束后我马上就退役,好好陪她。”
  “你知道吗,人心都是会变的。前辈才刚生产完,你就让她独自守几年。”
  “我也不想!我真的很想在她身边守着她!可我必须获得成就才能真正让她过上更好的日子。”
  “那这样。”石川将切完的菜全部倒入锅里,烧火,面色从容地说:“这两年,我会尽可能替你陪在她身边。”
  “你确定?这可不是一天两天,你不可能没有自己的生活。”江宏杰被她的话明显得吓住。
  “嗯。”
  “你.....”
  “但是作为交换,”女孩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瞟了他一眼继续说:“你就努力点,别再让张怡宁轻易地夺走她。”
  “她俩这么多年,说实话,我没自信能让她完全忘记张怡宁。”江宏杰有些失意,他从未把他的这些失意展现在妻子面前,他是个男人,也有自尊心,他如何在妻子面前承认自己对她和另一个人的过去一直耿耿于怀,尽管她没怎么和他提起过过往,但他当然不会一无所知,他不是傻子。

  “自信?为什么没自信?”
  “......”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她淡淡笑了:“你是她丈夫,可以无需顾忌地宣誓你的主权,




    而在你主权面前,她张怡宁什么也不是。”
















  ﹉﹉

 

  郭跃下班回到家,这些天太多事她忙不过来,却也察觉不到自己有多累。江宏杰已经走了有几天了,他好不容易跟队里请假一个星期赶回来陪着爱,但这一个星期过去如此之快。
  千代仍然留在医院陪着女儿,她的意思是等着爱坐完月子才能放心离开,月子期完还有大概五周时间,这段时间她都决定直接睡病房了,如果不是女儿极力反对,她是真打算这么做的。
  郭跃时不时前去帮衬着,她不奇怪张怡宁近一个星期没去看爱,也没发消息问缘由,倒是这几天刘诗雯一直在问这件事,郭跃估量着,可能瞒不住她了。
  千代在得知自己是张怡宁好友后,意外地问了很多关于张怡宁的事。自己当时心里开始有了点细小的微妙,可对方未曾问及敏感话题,她也就没想太多。
  

  手机铃响起。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就扶了下额,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老张。”
  “明天休息吧。”
  “是啊,怎么了。”
  “陪我去趟北区。”
  “......你....不会是要...”
  “嗯。”
  “反正你就是死,都要拖上我...”郭跃扶额。
  “别bb,明天接你。”
  “...行行...服了你了...”

 









   爱抱着孩子,满脸懵逼地看着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走进病房。尤其张怡宁,一手八个包。她有一个多星期没看到她了,从丈夫留在这儿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没见到过她,今天见了,却突然不知怎么面对了。

  “你...你们这是干啥啊...”
  “这个人,今儿一大清早就拖我去北区,买了一大堆的婴儿用品,连衣服都买好了。”郭跃斜视旁边的某人,一脸鄙视地白她一眼。
  “....这种事怎么能让你们去做啊,我休息几天后可以和妈妈去啊。”爱看了看那一堆东西,心里开始触动。由于她的孩子是早产,她自己也没想到会是早产,也就没有那么早就准备给孩子的东西,可她没想到,张怡宁居然连这些都跟她做好了。
  “你还想出去?你这个月都别想下床。”张怡宁斜眼挑眉,毫不留情甩过去一句话。看床上的人穿着薄薄一件单衣,尽管病房里有暖气,她还是脱下外套走到床前缓缓俯下身披在女人身上。
  “我刚刚看到石川陪着你母亲下楼了。”郭跃打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
  “妈这几天没日没夜地照顾我,我怕她实在身体受不住,所以逼她回我家睡一觉,让纯送她回去了。”
  “怎么,石川一早上都在这儿啊。”
  “嗯,她这几天都这样。”
  “....好了,东西我先放这儿,老张,车钥匙给我,趁她们还没走远,我开车把她们送到家。”

  张怡宁淡淡掏出车钥匙甩给她,郭跃伸手稳稳接住,把房门带上后离开了。
  病房里一下子沉寂下来。




  爱低下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孩子又哭了一早上,不仅自己,连石川都哄不了,一直哭,还是自己母亲更有带孩子的经验,抱了孩子几分钟,孩子就安静下来。
 
  “记住,现在月子期,有什么需要跟我说,或者跟跃,不准单独行动。”短发女人沉着声冷静说道,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宁姐,对不起。”爱思虑了很久后才开口。
  “还有,禁止碰冷水,无论是喝的还是洗的,都必须是热的。”
  “......”
  “要是让我又发现你擅自行动,你就完了。”
  “....为什么还要来管我....管我很累的..”爱仰起头,头脑放空地望着天古板。
  “无所谓,反正累十年了。”
  “...宁姐,你一直都觉得我很麻烦吧。”
  “嗯。”
  “所以你从前对我说的话,到底是出于心软,还是怜悯。”
  张怡宁沉默下来,静静凝视着爱怀里的孩子,眼神有丝丝动荡。


  “我也累了,所以原本想离开的。”爱苦笑了出来,眼角还带有丁点泪珠。
  “那是原本。”
  “都怪你...”
  “我不管你怎么想,有件事,你最好弄清楚。”
  “......”
  “你身边的人可以是你丈夫,但身后的人,只能是我。”







  爱怔在那里很久,轻叹气,苦涩笑了出来。她彻底投降了,彻底地。
  十年几前就被她的不讲道理打败得一塌涂地,没想到十年多后,她依然输在这点上。跟张怡宁讲道理,等于自杀。



   “你这人....真是想揍死你..”












  ﹉﹉

  ﹉

  “福原,下个B.W. monthly magazine版的Cover,下个月去巴塞罗那取景,你们着手准备准备吧,摄影组的人已经准备好了,这次一定要让这期B.W.封面拍摄成功,媒体都会密切关注的。”
  “啥?下个月?怎么这么突然?”听到主管这么一说,爱吓得把手里的资料夹砸地上了。
  “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要经常国外跑,尤其是我们这种大公司,新人快点习惯吧。”
  “是....啊对了,设计报表已经交到您办公室了。”
  “嗯我看到了,还不错,继续努力。哎没想到从前搞体育的还挺有两把刷子。”
  “谢谢主管!”






  下班后,爱一蹦一跳地走出公司大楼,心情好到人都要飘起来了。
  自己如今已经出院五个月了,重新回到工作生活中来,同时肩负起了一个母亲的责任,如今自己每天都想着早点回家,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她整天的疲惫就瞬间全部消散,自己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了,儿子就是她如今最大的生活动力和能量。
  石川找到了新房子,搬出了她家,石川还是觉得住在她家太给她添麻烦了,所以还是搬出去了,不过她们隔两个星期就会互相串门。
  想到这儿,爱一个机灵,马上打开包包翻出手机,打开联系人列表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接通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哎嘿嘿咱们今晚做好吃的吧。”爱捂起嘴就开始傻笑。
  “你又干啥了。”
  “为什么你又是一种我又干坏事了的语气啊。”爱一听到那个懒散的声线就皱起了眉,鼓着嘴抱怨。
  “你每次干坏事了都这调调。”对方依旧慵懒的语调,一听就有一种漫不经心还没睡醒的感觉。
  “嘁....不想理你....”爱撇撇嘴,却继续开口:“天天今天怎么样,还乖吗。”
  “嗯,比当妈的乖多了。”
  “喂!你不怼我就浑身难受是吧混蛋!”
  “下班了么。”
  “嗯,刚下班,我准备去超市买点好吃的回家。”
  “要我接么。”
  “不用啦,你在家照顾孩子们,我买完就回来。”
  “那早点。”
  “知道啦,回来我再告诉你这个事好了。”
  “啥事。”
  “哎嘿先不告诉你我挂啦拜拜!!”爱一口气飞快说完还不等对方回应就直接挂了电话,这种恶作剧想整整对方的心理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爱回到家的时候,正准备拿钥匙出来开门,门就自动从里面开了。短发女人靠在门前,目光懒散地看着她。

  “猜我买了什么菜?”爱贼笑着把袋子藏在身后不让她看。
  “什么菜。”
  “猜嘛猜嘛。”
  “猜不到。”
  “猜不到就不给你吃啦啦啦。”
  “猜毛线。”张怡宁无语斜她一眼,微微俯下身直接夺过她藏身后有点沉的袋子。
  “嘁...宁姐你这人真没意思....”

 
 

     ...

 






  ﹉
     【To be continued...】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