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23

 

   进门后,她首先跑到客厅,看到儿子非常乖地用小手把玩着积木,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是积木,但是俏俏在一旁耐心地陪他玩。

  “孩子们,我回来啦!”爱笑着走过去,坐到他们身边。
  “妈妈,妈妈..”小男孩儿看到她立刻放下积木,他目前似乎只会才只会认识几个字,尤其是“妈妈”两个字已经很熟了,毕竟才5个月,但聪明的程度连医院护士都感到惊讶。
  “妈妈回来啦,天天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呀~”爱小心翼翼地抱起他,对着他嫩嫩的小脸满心欢喜地亲了一口。
  “小爱阿姨,天天和我一样喜欢搭积木。”俏俏走到爱面前趴到自己腿上。
  “说明你们俩一样聪明呀~”一看到俏俏撒娇性的动作,她整颗心都软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拍拍她的头。
  “可是妈妈说,天天比我这个时候要聪明多了,我这么大的时候还不识几个字。”俏俏嘟起嘴,开始有小情绪了。
  “尽听她瞎说,俏俏可聪明了。”爱一听,回头瞪了一眼背后漫不经心从厨房走出来的短发女人。
  “妈妈!小爱阿姨比你喜欢我!”小女孩儿大声对走过来的人叫到,满脸的委屈。

  “呵,长本事了,学会投诉了现在。”张怡宁摇摇头,有些好笑得嘴角撇出一点浅浅的笑。她绕过沙发,也靠坐在了爱身旁。
  “宁姐,你不要俏俏的话我要了。”爱扭头做了个鬼脸。
  “...幼不幼稚,你多大了也跟她一起闹。”张怡宁瞟她一眼,拉过俏俏的手,牵到自己怀里。
  “嘁,你平时损我就罢了,怎么对亲闺女儿都这么毒舌。”
  “哪儿损了,实话实说而已。”
  “你少狡辩!”
  “......”
  “俏俏,别理她,等会儿小爱阿姨做好吃的给你,今天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爱又回瞪某人一眼,斗嘴从来没赢过某人,由于对方总是厚颜无耻得太惊世骇俗,自己每次都不得不投降。
  “真的吗?!耶!!”俏俏一听,立刻蹦了起来,并且非常嘚瑟地对自己一脸无语的母亲吐吐舌头。
 





  晚饭时,俏俏看到一大桌的菜肴时都惊呆了,这么多好吃的看来她今晚要拼死奋斗了。
 

  “我下个月去巴塞罗那。”
  “工作?”张怡宁把粥推到天天面前,又从厨房拿了一支勺子一勺一勺地舀粥给他。
  “嗯,大概2周吧,请来拍摄cover的明星也不少...所以....”爱心累得低下头,要与中国明星合作,她有点紧张。
  “怕么。”
  “哎...?”她愣了一下,然后沮丧低下头:“你又知道了...”
  “猜你心思不需要技术含量。”
  “...你反正就是不会说句好话!”爱白她一眼。
  “小爱阿姨要去国外吗?”俏俏夹起排骨就往嘴里送。
  “对呀,阿姨给你们带礼物回来好吗?”
  “妈妈,我们也跟小爱阿姨一块儿去吧。”小女孩转过头对身旁的女人说道。
  “不行。”张怡宁简单粗暴地回答,给不爱吃青菜的女儿夹了几片白菜。
  “我不嘛!我要跟小爱阿姨去国外玩!”
  “别任性。”
  “咦?俏俏不上课吗?”爱有些吃惊,停下筷子。
  “她学校下个月领导来校考察,停课一周。”
  “真的啊,那俏俏就可以好好出去玩玩了哦。”
  “你别太惯她。”张怡宁无语叹气。
  “俏俏功课这么好,你担心个球。”
  “.....”






  晚饭后,爱在厨厅洗碗,看着前面客厅里陪儿子玩玩具的俏俏,她安静地抿嘴笑了笑。
  如今心里平静了很多,自从生下孩子后,她突然看开了许多,从前石川对自己说过的话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突然闯进她的脑子里,但是她突然觉得无所谓了,现在这种日子挺好的。爱日常白天工作,晚上回家买菜回家,不是回她家就是回自己家,她有时候在家办公有时候去公司,自己在下班后买菜到她家做菜给她,但最近都是在自己家,如果知道丈夫出差完回家了,那个人就立刻在家给丈夫准备一桌子好吃的,一家人聚在一起说说话。

  这几天自己下班后一打开家门就能看见她的那种感觉,她至今都无法形容,因为太恍惚,太不真实。从前自己想避着她,然而如今,顺其自然的事,因为经历惯了疼痛,懂得多了,自然也就看开了。
  如今她不想再计较多的了,因为,自己再怎么介意也不会改变岁月如梭,已经离她们的曾经越来越远,远出百里红尘.....如今,她就想着,如同那个人说的,岁月静好,长乐未央就好。能时不时看到她,就好。
 




    “我来。”

  一双微凉的手从后面触碰到她正在洗碗的手,爱一惊,扭过头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她伸出手拿过她手里的碗。
  “你忙了一天财务报告,去休息休息吧。”爱有点别扭地转过来看她,由于背后这个人太高,整个人被圈在怀里都难以转身。
  “我在家,花不了什么精力。”张怡宁淡淡说。
  “你那个耗费脑力啊,嘛...虽然我今天的报表也挺费脑子就是了...啊对了!!忘跟你说了!”爱一个怔,突然想起来了,脸上露出兴奋神色:“我今天被主管表扬了!”
  “是么。”
  “就这反应啊,都不表扬下我,宁姐真没意思...”爱失落地低下头,头顶开始冒烟。
  “......”张怡宁安静看着胸口前低着的脑袋,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忍不住笑了一秒:“嗯,不错。”
  爱立马抬起头,眼里顿时冒出星星。这可是她张怡宁的表扬啊,简直稀世罕见,因为这个人每天几乎要做的事就是日常怼她,说一句好话都tm会死。

  “不过能保持多久就不知道了。”
  “嘁...就知道你接下来是这句..”爱鄙视地斜她一眼,但是下一秒表情又软下来,不言语地伸出手抱住她的背。
  “去的时候我送你。”张怡宁任由怀里的人抱着,恢复了面无表情洗碗。
  “我自己可以的。”
  “可以个屁,到时候又迷路。”
  “宁姐...你能不能别咒我..”怀里的人脸埋在自己胸口说话吐音都有点模糊。
  “好了,出去。”张怡宁低声说,自己手都有点酸。
  “我不。”
  “怀里圈个人不方便洗碗。”她轻皱下眉,命令她赶快从怀里出去。
  “就不。”
  “......”张怡宁无语,良久才提高了点声音:“俏俏,把她拉走。”
  “妈妈,我在陪天天看动画,懒得动!”那边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连头都懒得回。
  “噗。”怀里的人忍不住笑出声,想着这下看她怎么办。

  张怡宁一脸黑线,她关上水龙头,俯下腰单手搂在爱的脖颈处,柔顺的碎发扫在她的颈部,有点痒痒的。短发女人嘴唇缓缓凑到怀里人的耳畔,沉声开口:



    “傻子,你蛋糕要糊了。”





   空气顿时死寂下来,怀里的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抱着她不动,直到过了足足一分钟后爱才猛得惊恐昂起头,炸了锅撒腿就跑向烤箱。




  “妈啊啊啊!!!我的蛋糕烤糊了!!!”

 












  ﹉

  郭跃又回到了体育馆,她退役多少年了,她算走得早的那一批,当时离开赛场时,爱哭得稀里哗啦,因为她一走,就没人可以日常护着她了。如今再回到这里,她觉得仿佛昨天都还在这里打球。
  她一眼就瞟到那个女孩瘦高的身影,走了过去。

  “练得怎么样。”
  “卧槽你都来了??我以为你开完会才来。”丁宁被吓一跳,每次郭跃走路几乎都是没有声音的。
  “嗯,顺便给你带了点东西。”郭跃从包里带掏出一叠未开封的毛巾,包装精致。
  “Energy Effort,跃姐你是天使。”丁宁眼睛一亮,早就想要这个牌子的了,吸汗力非常好,从前刘诗雯跟她买过一套相同的。
  “教练人呢。”
  “他们开会还没来。”
  “那我等你训练结束。”
  “好。”






  两人坐在火锅店血拼,郭跃把羊肉全部下到麻辣的那一边,丁宁都看呆了。
  “你这么能吃辣?!”
  “跟枣比,我是菜鸡水平。”郭跃笑着摇了摇头。
  “那倒是,她吃起辣来不要命。”丁宁想到这儿也笑了出来。
  “这回世乒赛有把握吗。”
  “还行吧,如果和雨玲碰上就有得打了。”
  “老张小师妹,噗你悠着点。”
  “哎哟喂,不是和宁姐打我就很庆幸了。”丁宁想想从前和张怡宁对打就浑身寒颤。
  “对了,你比赛那天,枣说会去看的。”

  “是么。”女人表情平静下来,喝了口清酒。
  “你别不信,这是她自己告诉我的,不看他的比赛去看你的,即便赛场不冲突。”
  “无所谓,我觉得,她放下了就行。”
  “你们一个个都要折磨我的情商..”郭跃印堂发黑,无语扶额。她发誓下辈子一定要独自遨游,绝不掺和进别人的感情圈。
  “怎么了,我看她们两个最近挺好的。”
  “最近是太平,就怕某一天又爆炸。”
  “哈哈哈哈你太忙了。”丁宁笑得酒都差点喷出来。
  “你别傻笑,别忘了还有一个定时炸弹。”
  “石川么。”
  郭跃无奈叹口气:“反正这事儿你已经知道了,真是谁都防不住...”
  “安心,我不告诉别人,虽然枣有点察觉了,但她还不知道实情,况且我觉得她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她和爱太像,所以还是一样不知情为好。”
  “我好像,有点懂宁姐当初放手的心情了..”丁宁地下头,微微苦涩一笑,闭上了眼...




   有的时候...这沉默,比千言万语,更加致命。

   而且,还是永久性的。










  ...

     【To be continued...】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