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24

 


  刘诗雯这几天一直沉迷于工作中,今天好不容易抽出空陪她,有时候下班了会像今天这样,在她公司楼下等她一块儿去吃饭或者周末逛街。这是她们两个从前还是运动员的时候很渴望做的事,从前的她们,忙于训练,几乎没有时间去做那些和普通女孩子一样的事,如今退役几年了,回到了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得到了现在自由的生活,却失去了能一起享受的人。
  她其实也不是傻子。爱从多年前就突然变了,变得离所有人都有一段距离,她曾想去她身边,问问她还好吗,可是那个女孩表面上和从前爱哭的丫头没什么区别,但其实内心早就变了,变得坚硬了,不再柔软。她不愿意别人靠近她,甚至触碰她的内心。
  郭跃一直不去问爱改变的原因,多少年了都一样,她自然知道郭跃一定是了解什么,可却没对任何人说,甚至王楠竟然都似乎不知内情,所以她就明白了,即便自己去问,也不会问出什么。
  多年前改变的其实,不止爱。作为后辈,对自己前辈的改变是看得出来的。



  张怡宁从前,是一个表面冷漠的人,赛场上冷得像一块透明的冰,连闪烁出的光都是冷光。但其实内心柔软,私底下随和随意,只是有时懒得开口,给人一种冷淡错觉。一旦她想说话,开口了就很难停下来,堪称队里隐形话唠担当。
  可后来,在任何人都没有立刻留意到的某一天里,她变了。



  内心变得和外表一样冷淡,不再柔软。





  直到现在,也一直如此。她几乎不再话唠,说话只捡重点,喜欢安静到了极点,尤其这种状况在婚后更为明显。
  没人知道为什么。

  众所周知的她是好妻子,丈夫很少在家,但一旦回家,她就抛下手里所有事情,去做他最爱吃的菜,询问他离开的这些天经历的事,带着女儿,一家人聊天。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美好。
  两年前,队里年夜饭聚会上,徐威却在酒席上喝得酩酊大醉,在张怡宁离开去接电话的空档当着所有人面前流下了泪。一个大男人,金融界的精英,如此优秀的一个成功人士,在那晚却暴露了自己脆弱。王楠和郭跃那时候是以他喝多了为理由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刘诗雯至今还记得,两年前那天,那个男人醉酒时哭着说的话。那句话由于冲击力太大,所以才让王楠和郭跃惊慌成那样,是那种措手不及的惊慌....













     “发什么呆呢?”

 


  一声轻柔的女声突然响在耳边,刘诗雯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背后的长发女人笑得那般温柔。
  “哦...没什么。我们走吧。”刘诗雯摇摇头,淡笑了下。
  “唉...还有十几天就要去了,有点紧张啊。”爱哆嗦了下,自己是头一次策划国际化cover design,万一捅娄子就尴尬了。
  “这算什么,你连跟宁姐打球都经历过了还怕个鬼。”
  “不仅是打球,她现在这个人我都怕。”爱比了一个手动再见。
  “等下选正装的时候,别给我一脸怂样儿。”刘诗雯瞟她一眼。
  “如果不是为了工作,我才不想穿什么正装...”
  “得了,别抱怨,你现在身材这么好,就当是显显资本。”
  “我还是更喜欢运动服...”
  “嘛,虽然我也是。”





  爱拉开试衣间的帘子,刘诗雯闭嘴惊艳。

  如今如此苗条的身形,哪看的出是刚生完孩子的,而且比起从前的圆润,现在的女人味已经爆满。棕黑色紧身短款西服和紧身包臀西装裙,这一套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女人棕色的长卷发披在肩头显得更加优雅成熟。

  “My god...”刘诗雯立刻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一脸质疑地戳戳她的锁骨处:“宁姐知道你有这身材吧!绝对知道吧!”
  “她才懒得关注这些事...”爱白她一眼。
  “从前我看你穿你们公司正装时就觉得你和从前完全不同了,但今天这套紧身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
  “可穿着别扭啊...我还是喜欢穿宽松的。”
  “你别逗,你们拍摄结束公司发布团队跟外国投资商见面时,你tm就穿运动服去啊。”
  “......”
  “就这件了,你别脱下来,就穿着这件回家。”
  “what?”爱立刻瞪大眼睛。
  “你就当习惯习惯,这一路到家后说不定你就习惯了,要再不习惯,你就准备在正式场合出丑吧。”
  “枣...饶了我....”
  “闭嘴。”
  “......”

 





  爱回到家的时候,满腿酸痛,穿超过5cm的高跟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酷刑,拿出钥匙开门进来的时候,家里客厅里孩子的欢笑和电视机的声音隐隐传来。

  “我回来了....”
  “啊!小爱阿姨回来啦!”俏俏首先反应过来,放下手里的电动游戏就跑过来。
  “俏俏吃过饭了吗?”爱瞟到那边餐桌上的碗筷和厨厅那边亮着的灯。
  “嗯,吃了。妈妈知道你今晚不回来吃就给我和天天做了,妈妈刚刚把天天抱回房休息,现在在洗碗。”
  “噗...我家的这孩子怎么这么贪睡哦...嘛,不过几个月大的小孩子都这样。”爱无奈笑了笑。
  “小爱阿姨放心,我会在天天身边照顾他的。”俏俏扑进爱的怀里,撒娇性得蹭了蹭。
  “乖...”爱蹲下身,闭着眼低下头,脸贴在小女孩儿的柔顺的头发上。




  张怡宁洗完碗,关上厨厅的灯,走到客厅来看到她的那一刻,眼里细微怔了一下,下一秒恢复了淡漠懒散的常态。

  “选好了?”
  “嗯...好紧...我要脱掉!太不舒服了!”爱艰难得站起身,一脸要驾崩的痛苦。 
  “俏俏,去睡,10点了。”张怡宁淡淡说。俏俏一听,皱眉嘟起嘴,有点舍不得游戏机。
  “俏俏乖,明天阿姨休息,带你们出去玩儿好吗?”爱看着孩子嘟嘴那样儿,实在是太可爱了。
  “好!”一听要出去玩,俏俏立刻双眼放光,放下游戏机回头对某人做了个鬼脸,然后屁颠屁颠儿一溜烟跑回房睡了。



  爱放下手里所有的包,非常疲倦地脱下紧身外套,一脸嫌弃地扔在沙发上,连里面的白衬衫都是修身的,关键最让她蛋疼的是,这个领口的设计有一根丝带,系的结很紧,这样才能凸显出颈部荷叶半蕾丝花边的立体感,全程下来她的脖子都在忍受非人哉的虐待,这让她简直崩溃。

  “能忍一路回来,挺行啊。”张怡宁看她已经累到连结都解不开了,有点好笑地上前,伸出手替她解。
  “别提了...枣那家伙,整死我了。”爱欲哭无泪。
  “你不适合。”
  “我也觉得,我这辈子最喜欢的果然还是运动服。”爱无语地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结解开了,领口慢慢松开,露出她了雪白的颈部以及锁骨,这个衣服是深V领,却在颈部有一个连接的领口,爱一直不懂这什么设计,难道说大牌衣服都这种设计么,呵呵自己土,不太懂所谓时尚。还好自己不搞Custom Design。

  “那你觉得,好看吗?”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她仔细盯着张怡宁的面部表情,对方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目光懒散四溢,整个人冷淡慵懒看着她。
  “丑。”张怡宁面无表情直接甩出一个字。
  “喂,说点好听的成不。”爱鄙视地斜她一眼,虽然她也不喜欢,但是如果没句赞扬她都后悔买了。
  “就是丑啊,废话多。”
  “你成心气我对吧!”爱气得跺了下脚,可她忘了自己穿的高跟鞋,吓得尖叫出声,重心一个不稳就栽了下去。栽下去的那一秒,某人已经做好吃痛的准备了,她闭紧了双眼,自认倒霉。

 


        “你以后还是别穿高跟鞋了。”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传来。爱一惊,微微睁开紧闭着眼睛,奇怪的是她没感觉到什么痛感。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看见那个人慵懒中带有丁点星辰光亮的目光对上自己的视线,她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倒在张怡宁身上,两个人刚刚一起栽倒在了沙发上,难怪自己没觉得疼。
  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穿着黑色蕾丝丝袜的腿还在抖,估计是长时间穿着高跟鞋不适应,一只宝石红尖头高跟鞋被甩开了离她们1米远的地毯上,另一只还挂在自己右脚上。刚刚如果没有张怡宁接住,估计自己腿就又得崴了。


       “你很重。”
 

  爱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她身上呆了很长时间了,脸悄无声息地红了,可听了某人毫不留情的话又瞬间怒了。

  “是吗,那我在你身上呆久一点,直接压死得了。”
  “别不检点地趴我身上。”张怡宁轻挑了下眉半眯起眼,漫不经心地单手撑头,垂下眼眸看她。爱呆了一会儿,顺着她的视线低头往身上看。




  她身体弯成s型曲线,衣服V字领口已经滑到自己肩下,锁骨下方大片的雪白肌肤毫不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中,被解开的丝带搭在双肩,两屡卷发垂在胸前,微微遮住若隐若现的沟线 。
  她左手轻勾在张怡宁肩处,右手撑在沙发上,似乎是倒下来那一瞬间的自发性动作,腿部黑丝反射出微弱的纤维光,纤细好看的双腿压在对方右腿上。



  这个凌乱不堪的现场让爱全身都烧了起来,她很久都没有像此刻这样浑身都觉得滚烫,她那一刻都有点不敢回头,她怕自己头顶冒烟的模样被那个人尽收眼底。

  “我...起来。”她撑起沙发想站起来,结果下一秒手臂就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又摔回在那个人身上。
  “参加完正式活动后,给我换掉。”张怡宁依旧没有改变姿势,仍然单手撑着头部,语调没有起伏,淡淡地俯视下面头搁在自己胸口处的女人。
  “还有酒会啊。”爱仰起头,有点怂得看着她。
  “不准碰酒。”
  “宁姐...主管要我喝的话,我也没办法...”
  “再说一遍?”短发女人再次眯起双眼,视线危险地扫遍她全身,左手单手加大了收紧搂在她腰部的手臂力度。
  “我错了...”爱立刻惊吓得又开始头顶冒烟。
  “明白就好。”听到投降宣言,张怡宁满意地恢复了面无表情。
  “宁姐,到时候主管把我炒鱿鱼了就怪你!”









 
  ﹉

  郭跃忙完工作,打开微信,发现了好友申请,她疑惑半晌,还是点开了申请。
  点开后,她顿时皱起了眉,紧锁眉宇,眼里开始浮现出明显的火花。在思虑了很久后,她点下了accept键。

          



  ﹉
      【To be continued...】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