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前尘篇——君若 」 预告






〖片段一〗:




  少女默默惊愕些许,抬起衣袖捂住半边脸,一双杏眼里良久都没有缓过来。

  “你方才说.....那位,并非公子,乃女儿家??”
  “此事,只有张府上下与我等同僚知晓,天下无人知晓,君上丝毫不知。”
  “你等疯了?!这可是欺君之罪,是要株连九族的!况且你等还是共犯。”爱此番受惊不小,她万万没料到她是女儿身,虽然曾经有过丝丝微妙之感,可她绝绝想不到这层上来,内心已涌起惊涛骇浪。
  “此事缘由皆由阿宁母家而起,即便她想以女儿身份存活下去也已无法回头。我俩倒无所谓,与莫逆同生共死也乃此生幸事。”郭跃与王楠相视一笑,爱仍旧流连在两人所道足矣惊天动地之事,心中莫名一紧,内心早已千回百转。
  “你且安心,阿宁毕竟将门出身,振国大将军之女,即便君上知晓,想必也会从轻发落吧。故此,还得劳烦你保密此事,多加担待。”王楠见她面色如此郁结,伸出手轻轻拍拍她的肩。

 

  少女思虑半刻,点点额首,平日里柔和之气消失殆尽,眉梢间浮现出坚韧决绝之色,那双好似清泉的眉眼里灼光闪动,她拂袖抬手,扣在胸前,缓缓道:

  “若她有难,我反正一介质子,一生已了无牵挂,愿全力相助她,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郭跃怔然半晌,她颇感兴趣地用手抚住下颚,嘴角抿起清楚之笑。

  “你想做甚。”
  “加入青燕。”
  “......”

 








〖片段二〗:




  女子轻微侧出一个弧度,伸出双手,精准接住从楼顶纵身跃下的少女转了一个圆圆的弧,顺着发丝的渐渐落下,少女透过下坠的青丝间隙看到了那个人的模样。等她缓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被环抱在那个人怀里,她仰头一望,心里一个咯噔。
  此人一身盔甲,盔甲上似乎还留有隐约的难以擦干的血渍,腰间插一柄华羽长剑,英气四溢。她平日里半垂下的青丝今日被发冠束起,留了几缕碎发垂在额前,清俊如玉的面容和平日一样没有任何神色,可她仍然从她的眸子里看出了丝丝倦意,看样子似乎才征战回来。

  “一介姑娘家,怎么又做这种危险之事。”她微皱眉宇,异常秀气的柳梢眼畔开始有了丁点怒意。
  “....你分明也是..”爱低下头小声说了句,十分不服。
  “如今是皇太后身边的红人,再怎么胡闹也要知道分寸。”张怡宁冷淡俯视怀里的人一眼,语气阵阵冰冷。一直在后面的丁宁一切都看在眼里,无奈地沉默摇摇头,嘴上说那么凶,刚刚不知道是谁看到她从雪霞阁一跃而下吓得魂都没了把长枪都丢掉冲过去接她。
  “唔..知道了...”爱有点小委屈地用长袖捂住脸颊,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神情。
  “何人追你。”她轻轻放下她。
  “.....秋雀姑姑..”
  “追你为何。”
  “我...我又干错事了...姑姑要惩罚我跪两个时辰...”
 






  “福原!你个臭丫头给我死过来!这是郡主的吩咐!干错事了按两倍罚!你给我过.....!”远处一个妇人带着一干侍卫匆匆忙忙赶过来,但在看到张怡宁的那一刻吓得差点一个脚崴站不住。






  张怡宁抬头,见来者靠近,不动声色站到她前方将她护在身后,神色冷凛,沉默地看着那群人畏畏缩缩地走到她们面前。

  “奴...奴家见过张将军,参见丁统领。”秋雀一干人赶紧欠身行礼,她低着头幽幽说道,视线始终不敢上扬。
  “她又怎么了。”张怡宁淡淡开口。
  “回将军...福原把郡主的吉服不小心给拿错,差点害郡主今日在朝凤会上丢人。”
  “......”女子闭上眼默默无语了几秒,丁宁在一旁憋笑差点憋成内伤。
  “姑姑....我真不是有意的...”爱抓紧前面那个人的衣袖,小心翼翼躲在她身后探出个脑袋奄奄地说道。
  “你闭嘴!郡主没把你送到刑宫府就已经是隔外开恩了!”秋雀一听,立马又尖利起了神色,眼神似乎都可以把她给杀了。
  “刑宫府?”张怡宁挑起修长似虹的眉宇,目光瞬间闪过锋利刺骨的点点流光,一阵风呼啸而过,额前缕缕青丝被肆意撩起,良久,她薄唇轻启。





    “我倒想知道,谁敢在我面前把她送刑宫府。”





  “将军....奴家也是照主子吩咐办事啊,请务必给奴家们留条活命啊。”秋雀吓得立刻跪下,后面的人全部跪下。
  “你别忘了,她再卑微,也是质子,烈絮公主,为此等小事杀了她,是想我裘阳与烈絮提前开战么。”
  “......奴家万万没有这等不臣之心!”
  “况且,你家主子,怎么也得看太后娘娘的面子吧。”
  “是...是.....”
  “噗,姑姑也别太紧张了,师兄的意思是,这次就算了,我们会把她带回去好好说教的。”丁宁笑着走上前缓和缓和极为压迫的氛围。
  “让你家主子不必担心。她,由我带回去调教就行。”女子侧过身,单手抓住身后少女纤细的手臂,视线淡淡扫过她的脸,少女呆愣地望着她。
  “这....”秋雀依然萎缩地跪在原地。
  “姑姑啊,你就跟小郡主说,是她阿宁兄长把人带走的,她想必也不会为难你的。”丁宁扭过头把玩着站立在肩上的猎鹰,嘴角抿起浅笑。


    .....

  







〖片段三〗:



  营内,烛光光影微微颤动,女子靠在桌前,似有似无地听着李隼对众领将提出的战略分析,他敲着桌上图纸圈出的战领要地,在图上衡龙河河畔用刀刻下了重点记号。

  “阿宁,你如何看。”王楠转过头对她说。
  张怡宁一个轻微回神,沉默望着图纸衡龙河后蜿蜒峭壁处,抽出挎在腰间的剑,用剑比在峭壁区域:“此处,不一定有伏兵,虽峭壁处是埋伏圣地,但盘津城城域相当高,若要调兵到此处,且他们以骑兵为主,如此,必大大削弱体力,若行此道,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留城是行不通的,既然他们城域有如此好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便不会出此下下策。”
  “我与师兄意见一致。”一旁马龙点头,许昕亦表示赞同。
  “今晚前锋去探具体地形,便可得出更为精确的消息。”
  “是。”
  “好了,先退下吧,切记,今夜让守营的将士们尤其盯紧点被俘的那几人,若诈降出了什么篓子,所有人按军法处置。”李隼沉声说道,众人随即心照不宣。
  在众人准备离开营帐时,李隼突然叫道。


      “阿宁,你留下。”






  “你从未有过如此焦躁之态。”在所有人退下后,李隼才开口,收起图纸放入箱中。
  “对我来说,手段不重要,我只要她。”
  “她本就是烈絮人,你怎知她不是心甘情愿回去的。”
  “那也得她亲自予我说。”
  “你是三军主帅,你是为君上出军镇乱,是为了皇命,并非为了一个女人。”
  “我不为皇命。”女子昂首,毫不避讳,果断决然,握紧在手的红缨。
  “阿宁!不可放肆!即便她曾经与你等同僚数年,可如今她是烈絮主将,她体内流着的,终究是烈絮的血液,她臣服的是她的王,她不会跟你回裘阳的。”









 “我无它言,她若随他,我便屠遍他的江山。”


















                         ——【前尘篇*「君若」】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