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26

 

  昏暗的餐厅里,很有情调得点着烛灯,当着巴洛克风情的圆舞曲,餐厅里还有一股独特的熏香,暖暖的。女人坐在男人对面,他们面前的桌前各放着一杯酒,女方是血腥玛丽,男方则是鸡尾酒。

  “怎么不喝呢?这酒很多女性都喜欢呢。”男人笑着抿了口酒。
  “我想,您来这儿,应该不是特意请我喝酒的吧。”她冷静地看着他,仍然没有动桌上的酒。
  “其实呢,我是在附近出差,听说您在巴塞罗那,特意订了机票来这,反正就两个多小时机程。”
  “先生想谈什么。”
  “听说福原小姐不久前才产子,原本是想当时就去拜访的,奈何工作一直忙。”
  “谢谢您关心,我很好。”
  “我爱人应该把您照顾得很好吧。”男人笑意更深了一层。
 


  女人抬眼凝视他,良久地没有说话。

  “宁宁很看重您与她的友情,自然,多加照拂是应该的。”
  徐威拿起桌旁的叠成皇冠形的纸巾擦了擦嘴。
  “宁姐的确一直很照顾我,我非常感谢。”
  “那您呢,您对宁宁是怎么想的呢。”
  “徐先生,我比较喜欢有话直说的人。”爱微微皱眉,放在膝上的手紧了紧。
  “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我爱人的好友是怎样一位女性,今天看来,的确非常优秀。”徐威笑了下。
  “要了解的话,您何必还特意飞到巴塞罗那来。”
  “......”听到这句,男人褪去了笑意,他注视着爱的双眼,不久后又轻笑了出来:“一直以为福原小姐和媒体所说一样柔和,没想到也会有如此强硬一面。”
  “.......”
  “所以不太明白啊,为什么我爱人,会爱上您呢。”



  爱突然神色尖锐起来,收起了刚刚仅存的和善,她眼里隐隐闪动出灼光。

  “您恐怕有所误会。”
  “是吗?我这些年知道的,恐怕比您了解的还多。”徐威眯着眼笑得平静,一直细微观察着对面女人的反应。
  “宁姐有多看重您,您心里还不清楚么。”
  “她是看重我,可她的看重,从来不意味着爱过。”
  “......”爱心里的阴影逐渐蔓延开来。在她心里,她一直以为她的家庭很美满,可照他这意思,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早就想和您谈谈这件事了,既然您也是爽快人,那我也就直言了。”徐威也渐渐抛开那些虚假幌子,直接说道:“请您不要再与我爱人之间维持不正当关系了。”
 

  爱听到这话,终于内心开始怒火燃烧,但她还是保持着良好的教养没有直接爆炸出来。

  “我与她没有您所谓的不正当关系。”
  “您要证据吗,我有一大摞。”男人从怀里抽出一个信封,递到爱面前,她接过,拆开信封,里面一叠照片滑落出来。爱内心怔了几秒,视线直直地注视着每一张。

  “您这些证据,不能算作证据。”
  “除了这些,我电脑里还有很多,要我传您一份吗。”徐威笑着靠在椅背上,整了整西服。
  “我不管您有多少张照片,有两件事您最好弄清楚。”爱把照片又放回信封:“第一,我与宁姐,没做过任何违背良心之事。第二....






    你叫一个从没爱过我的人,怎么做出苟且之事。”






  徐威听了,愣在那里几秒,良久又恢复了笑容。
  “原来您是这么认为吗?”
  “十年前就成为定局的事,有什么可谈的。”
  “那根据您话的意思,我可否理解为,您曾爱过?”
  “......”爱沉默下来,望着面前纯白色桌布上的红酒杯,目光开始恍惚起来......












  ﹉




  “爱,你不能再喝啦!再喝人就喝傻啦!”

  王楠一把夺过女孩手里抱着的酒瓶,孔令辉这群死鬼,说是训练量太大人已经快散架,结果训练一结束一到KTVhigh得比谁都火。
  本来KTV这种地方,他们一年都不见得来几回,前段时间世乒赛才刚结束,集训过后连同庆功的份儿一起,终于还是来了这里尽情宣泄压力,尤其是马琳,从刚刚开始就一边喝酒一边唱着恨不得把整个KTV都唱垮的歌调。

  “咋了,他这次把梅兹又给怼了所以开心成这样?”郭焱挑眉斜视那边唱得“惊天动地”的某人,她简直不好意思告诉他从刚刚开始外面就一直有人不断透过这个房间房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看。
  “不然呢,除了老瓦,谁还能让他笑成那样。”王皓无奈地出了个四个k,炸弹炸掉郭焱。
  “woc,又输给你丫了。”郭焱不甘心地把扑克甩桌上,瞪着赢了还一脸茫然的王皓。
  “好好好下次让你赢。”
  “滚。”
  “哎?王楠啊,这丫头是怎么了?”王皓视线穿过郭焱肩头,望到那边整个人都瘫倒在王楠身上的女孩。
  “她喝多了。”王楠有些不知所措地抱着怀里的人。
  “喝多?一小姑娘喝啥酒啊?”
  “呃.....玩脱了...”王楠和刘诗雯挠了挠头,她看了看旁边桌上的几个筛子和杯子,刚刚玩真心话大冒险又给玩脱了,原本几个特别平常的问题,谁知爱死活都不说,结果只能选择罚酒了。
  “王楠,这要被老张知道了,你们就收拾收拾准备上天吧。”那边沙发上刘国梁朝这边投来关爱傻子的目光,王励勤在旁边拼命忍笑。
  “老刘,你不说话会死。”
  “幸亏老张没来,否则照她那性子,这丫头只要一碰酒就要被怼成狗。”
  “呵呵...我倒觉得...等下回去被怼的应该是我们......”







  等众人把已经完全醉到开始发酒疯的爱抬回家的时候,她正闹着酒疯在寝室中间跳舞,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神经病发羊癫疯。
 

  “咋办啊楠姐,这要是等会儿宁姐和跃姐回来了看见她这样,我们算完了。”刘诗雯完全不知道拿那个发酒疯的人怎么办,她刚刚上去拉她回床上睡,结果那丫头居然拉着自己一起跳舞。
  “跃先不说...老张估计会满脸黑线....吧......”王楠笑得僵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果不其然,张怡宁回来的时候,看着房里一团乱,瞬间脸就黑了,郭跃在旁边无语扶额。

  “你们都出去。”某人的声音比平时更低沉,周围散发着可怕的黑色气场,吓得刘诗雯打了个哆嗦。
  “楠姐,我们出去吧,这里交给她。”郭跃拉着她们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哈哈宁姐回来啦~来看看我给你来个金鸡独立嘿呀。”爱虽然头脑不清醒,可是眼里还是依稀朦胧地可以认出那个人的轮廓,傻笑地披着床单跌跌撞撞地走过来,满脸红得跟发了四十度烧似的。
  张怡宁垂下目光,沉默地望着女孩发酒疯的样子,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如果说因此她被送入疯人院,她不会有丁点疑问。
  她冷不丁一把抓住爱的手,对方愣了一下,似乎是因为脑子被酒精麻痹了的原因,感官非常迟钝,杵在原地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她愣愣地看着短发女人握住她手腕的手,很大力,很冰凉。

  “哎嘿嘿宁姐~~你手怎么这么冷啊今天...”
  “去洗吧。”张怡宁扯过她的手就往浴室拖。
  “哎~??我不嘛~宁姐你还没看我的金鸡独立呢~”
  “改天看,去洗。”
  “我不嘛不嘛不嘛不嘛,就不嘛~~~~~”





  张怡宁满脸黑线,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压抑自己不要爆炸,但她这个样简直是在刺激她的怒点。
  她一个侧身把女孩狠狠按在浴室门上,爱的眼睛晃晃的,肩上的床单滑落到地板上,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张怡宁做了什么,仍然不明所以地歪着头看对方。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去洗。”张怡宁皱紧眉宇,眼里有明显的怒火在闪动。
  “宁姐又凶我.....”爱的脸红到发紫,醉得不轻,吐词都模糊不清。
  “自找的。”
  “每次都吼我...我...真是....我不喜欢你了...”
  “下次再喝酒,就废了你。”
  “唔....”爱打了个酒嗝,身上的酒味逐渐与体味融为一体,她突然踮起脚,伸出双手,勾住张怡宁的脖颈,凑近到她耳畔,仍然吐词模糊地呢喃道:“我这么爱宁姐....你居然要废我...真残忍...”
  说完,她又浑身瘫软地贴倒在张怡宁身上,张怡宁感受着她微微急促的吐息,带着些许酒气,她身体紧紧贴在她身上,浑身滚烫,爱双眼迷离地凝视自己。
  张怡宁沉默不语了许久,一直一言不发地俯视这个人,神色漠然。良久,她才俯下身低头,把头埋进爱柔顺的长发里。
 



          “你在勾引我么。”
 



  爱杵在那儿半晌,才又傻笑了出来。

  “哎嘿嘿对啊...”
  “记着,不要轻易诱惑我。”
  “哎~~~?为什么啊~~”
  “小屁孩屁都不懂..”
  “我哪儿有......可我说的是真话啊......”爱嘟起嘴,满脸委屈:“我是爱你啊。”

 

  张怡宁身体突然一个颤动,过了很久,她才把脸从爱的发丝里移出来,她沉默凝视着怀里人的眼眸,两人对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那一刻,全世界都静止了,望着女孩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脸庞,她内心突然仿佛被狠狠敲击了一下,心悸在心底久久弥漫开来。


  “去洗吧,你喝多了。”不知过了多久后,张怡宁放开她,面无表情地走进浴室为她放热水。
  “我没醉啦没醉啦~~~~”爱揉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满头凌乱的头发垂在鼻尖处,整个人邋遢得不像样。
  “热水放好了,来吧。”
  “宁姐相信我嘛~~我真的没有醉啦哎嘿嘿~~~”
  “再屁话一句试试。”
  “哦..”









  爱终于在床上沉沉地谁去了,折腾了好久,张怡宁在浴室外等她洗澡的时候,还要时不时进去检查一下,怕某人一个醉晕过去就淹死在浴缸里。
  望着床上沉睡中的女孩的睡颜,短发女人安静地坐在床边,目光淡淡,给她裹紧了下被子,她的脸仍然红扑扑的,不过比刚刚红到发紫的程度比倒是好些了。

  “老张,结束啦?”寝室门被推开,王楠和郭焱从门外探进来两个脑袋,似乎还有点怂,怕被吼。
  “楠姐,以后她再喝酒,直接跟我打电话。”张怡宁气已经消了一半,瞟了那边俩人一眼。
  “我错了。”王楠有些心虚地戳戳手,她自己都很无语,明明是女队里年长的,但有时候心思也跟她们这群小孩儿似的...








   第二天中午,女孩从沉睡中醒来,她揉了揉惺忪睡眼,慢慢坐起身,看到一屋子狼藉的时候,她的脑电波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原地十几秒,十几秒后,她吓得惊叫出来。



   “卧槽!!!寝室进贼了?!?!??”


  爱懵逼地坐在床上,惊得合不上嘴,她努力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就记得大伙儿昨晚去KTVhigh,然后她在和王楠她们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醒了?”


  熟悉的低沉沉静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传来,爱一个惊,她扬起头,张怡宁靠在床尾的墙边,眼神慵懒淡漠地望着自己。



   “宁姐,咱们这儿昨晚遭贼了?”

   “遭你大爷。”












    ﹉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