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27

 

  爱鼓着嘴吃着早餐,一脸不爽地嚼着肉,一旁郭跃瞟她一眼,没有说话,对面坐着的王楠和张怡宁安静地吃着饭,王楠始终盯着爱的脸,好像从半个小时前出房门时看见她就见她憋屈着个脸,一脸闹脾气。

  “爱怎么了?不高兴吗?”王楠还是没忍住,停下筷子问到。
  “没有啊楠姐。”嘴上是这么说,可是某人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缓和下来,依然鼓着个嘴,头顶在冒烟。
  “你这可不像没事的。”郭跃摇头喝了口牛奶。
  “真的没事啦。”
  “......”王楠无语半晌,闭上眼叹了口气:“老张。”
  “她闹脾气,等她去。”一直在沉默的张怡宁一如既往的神色懒散,抿了口茶。
  “你俩大清早就搞事情对吧。”
 
 

 

  中午训练结束,众人离开体育馆时,当爱和郭跃走到门口时,又遇见了一脸慵懒无神的张怡宁和一旁的王楠,她狠狠地一扭头,鼓着嘴不说话。

  “还在闹啊......”郭跃无言地扶额,头上几滴汗。
  “爱啊,是不是这货又欠了,我替你怼她。”王楠彻底不信早上这俩人所谓“没事”的证词了,伸手直接扯住张怡宁耳旁的碎发。
  “所以说关我啥事.....”张怡宁无语地半眯着眼眸,任由王楠扯着。
  “啊哈?老张又把小丫头弄哭了?”后面走过的王皓和王励勤打趣儿说着。
  “然而这次不是...”郭跃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无奈地拉住旁边头顶又开始冒烟的女孩就往外走。
 




  晚上的集体总结会议,全员到大堂集合。爱把汇报做成了总结记在本子上,总教练语速太快,自己的中文虽算熟练,但还没有到如鱼得水听飞快语速都没问题的程度,总有几个词听漏了,所以她又喜闻乐见地卡在了那儿...
  正当她准备拿出随身字典时,背后冷不丁突然伸过来一只修长的手,拿过自己手里的笔记本,爱吓得浑身一抖,猛得一回头,就看到张怡宁百般无聊又冷漠的一张脸,双眼还是跟没睡醒一样慵懒迷离。爱瞬间脸就黑了,为什么她会坐自己后面而且自己全然不知。
  过了大约十分钟,本子从背后扔了过来,稳稳地掉进爱的怀中,爱愣了几秒,有些懵逼地打开来看,发现自己不会的地方全部都补充上了,而且旁边还细心地做了注解。爱注视着上面清秀好看的字,有点像书法的感觉,但是自己也能看得懂。看了大概有好几分钟后,她才发现自己看发呆了,上面在讲什么完全没去听了,等会议结束了,爱才开始在心里狂躁起来。

   c,又欠人情...
 




  王楠在会议结束后强制性拖走了所有碍事的一票人,特意嘱咐某俩人单独谈谈,今儿不谈清楚,不和解,两个人都别想进寝室大门。
  张怡宁万般无奈地挠了挠头。说实话,哄人,自己实在不行,除了打球和怼人还行,其余智商暂没上线。
  两人坐在寝室庭院里小树丛边的长椅上,天色已黑,路边夜灯淡淡洒在两人身上,暖暖的。夏天的风很清爽,不冷,也总会有蝉声鸣鸣作响,清脆异常。一时,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在气什么。”张怡宁在沉默了很久后才淡淡开口,寂静夜空下她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
  “没气啊。”爱把头扭一边。
  “睁眼说屁话。”
  “就是没有!”
  “你不说的话,咱俩今天都要睡草地。”
  “......”
  “说不说。”
  “宁姐!你太狡猾了!!”爱突然转过身一个拳头锤在对方胸口处。
  “好了,你说吧,我听着。”张怡宁叹了口气,摇头。
  “你....!”爱瞬间脸就涨红了,激动得像只被逼急了的猫,开始支支吾吾:“我昨天那副样子!都....都被你....你看完了啊啊啊!!!”
  “所以?”短发女孩轻微挑了下眉,垂下目光漫不经心地瞟她一眼。
  “我喝酒后...肯定...肯定特别难看吧....”爱低着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红到发烧的脸。今早她一醒来看到好像被抢劫似的了寝室,然后对方就毫不留情告诉了她她昨晚发酒疯跳秧歌的光辉事迹。
  “嗯,很丑。”张怡宁依旧非常直接地甩过去一句,她顿时血条就去了一大半。
  “啊啊啊啊.....”爱急得都开始哭了,她最不想在她面前出丑,然而自己最糟糕的样子居然还一览无余地展现在她面前,简直蠢到发指。
  “不就是会发酒疯嘛!怎么啊!嫌弃我啊!!”
  “嗯。”
  “去死吧!!”
  “说昏话就算了,你看看楠姐的床单。”
  “唔...我要跟楠姐赔罪.....”听到这儿,爱又开始欲哭无泪,但是过了三秒后,她猛地反应过来,立刻抖了一个哆嗦凑近她问到:“等等!!我说啥了?!”


  张怡宁斜视她一眼,没有说话,仰起头,沉默望着漫天星空,今晚星星很多,每一颗都闪烁着隐隐约约的明亮星芒,昨晚夜空上也是这般夜色。
  昨晚她听到了女孩的酒后胡言,内心却没有往常平静,明知可能是胡言,却依旧上了心,虽然嘴上没有说,也没有表现出来,可她还是在意了。昨晚望着女孩睡去的容颜,她安静坐在床头坐了很久,静默凝望了这个人很久,回想起以往的日常里,这个女孩犯傻的模样,微笑的模样,大笑的模样,憋笑的模样,哭泣的模样,努力的模样......每一个表情,她都见证过了,虽然她从未让她知道过,但她喜欢那样,静静看着她的每个瞬间。
  

  “你说要给我跳金鸡独立。”
  “what?!”爱一听,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还说总有一天世乒赛要怼死我。”
  “????!”
 


  爱懵逼。
  卧槽,这要不是在她醉着的时候说估计要被全队人笑死,然后第二天上体坛新闻头条。

  “卧槽等等!!”爱立刻打住,制止她进一步宣读自己昨晚的黑历史,她满脸通红,自己都不信自己有这么傻逼,但她实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己真的有说过如此羞耻的话? 
  “宁姐!你骗我吧!”
  “闲得蛋疼才骗你。”
  “我....我不管!!你....你给我忘掉!!”
  “干嘛忘,难得有乐子。”张怡宁面色淡然,面无表情地双手插口袋里。
  “你混蛋!”
  “你说的可不止这些。”
  “啥?还有?!”女孩直接爆炸。
  “比如你说要成为乒坛霸者。”
  “.......”
  “再比如你说爱我。”



  当爱已经准备好炸毛时,这句话却没有任何征兆地无声爆炸在空气中。
  她呆呆地愣在那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缓冲过来。晚风轻轻拂过,吹起她轻柔的发丝,蝉声依然在继续,然而她的脑海里那些蝉声却逐渐远去,整个脑子里变成了一片寂静的白色世界。她在怀疑,是自己刚刚听错了,还是昨晚她听错了。
  爱内心开始极速跳动,心跳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清晰。她望着身旁,那个人依旧没有表情的脸,果然是她,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听到了什么,都不会感到惊讶,就好像,知道了也毫不介意一般。
  良久以后,原本揪着的心突然平静下来,她突然不为这句而感到羞耻了,脸红也渐渐退了下去。

  “所以以后别喝酒,说了昏话自己都不知道。”张怡宁缓缓站起身,准备离开,袖口却突然被扯住,她顿了下来。
  “那句不是昏话。”




  张怡宁回过头,看到了少女无比坚定,目光如炬的视线,异常闪耀,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她的姿态。过了很久,女孩眼里的坚韧渐渐转化为了坚定却又无比温暖安详的浅笑,那般温暖,那般耀眼...

  那一刻,在张怡宁的眼里,她眼前的这个人,闪耀出她不敢直视的夺目光芒。那束光芒,她想去抓住,想去触碰.....那是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光彩,是她眷恋的,渴望的。她的世界里开始有些东西从灰白,慢慢变成了彩色,那些淡淡的不是那么浓艳的色彩,不属于自己轨道之内的色彩,开始让内心逐渐仿徨。








          “我爱你。”















    ﹉

  女人垂下目光,瞳孔里点点细微光芒颤动,她安静地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福原小姐?”

  男人用手在她眼前晃了很久才把她的神拉回来,女人反应回来,恢复了尖锐神色。

  “徐先生,您放心,我和宁姐,并没有您想的那般不堪。”
  “但愿真如您所说,这样,双方家庭都会很和谐。”徐威笑了笑,拉开椅子站起身:“请恕我今日唐突。”

  爱静静地坐在原地看着他离开,她松开紧握着裙子的手,视线散乱地瞟了眼桌上的酒杯,她始终没有喝一口。张怡宁最讨厌自己喝酒了,她后来的几年里都没碰过酒,不为别的,只是履行与她的约定。
  徐威对她说的所有话,她却微微心疑。她曾以为,张怡宁过得很好,她爱她的丈夫,因为每次徐威回家,她都会放下手里所有事情,即便是和自己在一起,她都会赶回家和他见面。可今日,虽然这个男人始终在微笑地表示他的不满与愤怒,但是她仍然看出了这个人眉宇间的孤独与寂寞。

   她开始犹疑。
   张怡宁,这个从十几年前自己就一直看不懂的一个人,十几年后,自己似乎依然看不懂。无论是她这个人,还是她的家庭。
   自己是外人,她心里明白,徐威话的意思,她也不是不懂。如今她与张怡宁之间能像如今这样平淡宁静,没有别的原因,正是因为她早就把她自己定义成了外人,所以她才没有徘徊过去。因此无论徐威说什么,自己也不会觉得难受,因为。
   徐威想说的,早就是心里自己所想了。




     “宁姐.....

           

             你到底...都藏了些什么......”
















   ﹉

  “你想谈什么。”短发女人坐在对面,神色淡然。
  “宁姐你也不是喜欢废话的人,我就直说了。”女孩笑着开口:“请把前辈交给我吧。”
  张怡宁双眼非常细微地颤了一下,依旧沉默,等着对方下文。
  “我会尽我所能保护她的。”

  她们两人并不是约好来吃饭的,只是半路上遇见了,石川却鬼使神差地请她吃饭,张怡宁原本不打算答应,可是对方说想谈谈关于爱,她还是思索着答应了。

  “我的目的,其实应该与你一样。守在她身边,默默看她幸福就好。”
  “.......”
  “可是,宁姐,你已经无法守在她身边了不是吗。”石川脸上笑地光鲜,可是已经有不断压抑着的嘲讽不住地往外冒。
  张怡宁垂下目光,似乎思考了些什么,半晌才又抬起双眸:“你想留在她身边我管不着,相对的,你也管不着我。”
  “不,你可以离开的,而且可以离开得彻底。”石川微微瞪大眼睛,她凑到桌前,非常平静地说道:




    “既然你十年前可以毫不留情地抛下她,为何十年后,你做不到呢?”

 

 

   张怡宁平静凝视她,石川在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在外面爆发,但是看着那张冷漠的脸,她就想起十年前,那个女孩倒在地上,面如死灰的神情。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表情,她也是从那一天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绝望后的表情可以那么灰暗,那么僵硬,和死人一样。
 

  “你是不是当时就没考虑过与前辈有以后。”
  “知道这种事没意义。”
  “没意义?你知道吗?就是你认为没意义的这件事,前辈她追寻了十多年!你知道那有多漫长吗?!”
  “她没必要知道。”张怡宁淡淡开口:“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折磨自己。”
  “你以为我和前辈一样认为你从没爱过她吗!”石川说出这句时,张怡宁露出了难得的比较明显的惊愕神色,但下一秒就又被淡漠取代。





      “我早知道,你说的不爱,是骗人的。”
 







   ﹉

      【To be continued...】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