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28

 


  张怡宁沉默与对面的人对视了有很久,对面的短发女孩始终用着介怀的目光凝视自己。从前这个女孩一直跟在爱的身边,由于是后辈,经常收到爱的照顾,有的时候她看到,虽然从未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也会有微微的不适,然而,那个时候的她,还未曾细想不适的缘由。
 

  “所以,你之所以这么想让我与她分开,是因为从前的事。”张怡宁淡淡开口。
  “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无法给她的,我可以给她。”石川轻笑一下。她当初退役,就是因为爱不在队里了,虽然她知道身为一个国家运动员这样做不称职,但为了她,她什么都愿意去冒险。
  “不,你无法给。”张怡宁微微昂首,眯起双瞳。
  “我为她做的,你都看在眼里了。”
  “别人做再多,都不是她想要的。”
  “......”女孩眉目紧蹙,手在桌下握起拳头:“你既然这么肯定,那你当初为何放开她。”




  张怡宁不语半晌,目光里有微光暗暗闪动,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两下,刹那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外面的喧嚣渐渐远去,窗外的人潮涌动也在慢慢静止。良久,她嘴角扯出自嘲般的笑容..










    “我离开她是因为....

   



                           我配不上她。”

















   ﹉

  “宁宁啊,今天朋友给你介绍的对象怎么样。”妇人笑着倒了杯茶,轻抿了一口。
  “还好。”女孩淡淡应了一句。
  “是叫什么来着?徐威是吗?”
  “嗯。”
  “听说人还不错?待人温厚,举止大方,又事业有成。”
  “是您中意的那种。”
  “噗,你这孩子。”凤英有些好笑得笑了出来:“什么叫我们中意啊,连自己的大事都不关心,你真打算一辈子单身啊。”
  “......”
  “是啊,你也不小了,除了打球,也该有点自己的感情生活了。”父亲在一旁看着报纸,他一直知道女儿在感情方面一根筋,情商时高时低,直到现在,他和孩子她妈都拿不准女儿在感情上的明确态度。
  “不结婚也行。”张怡宁安静说。
  “瞎说。女孩子不结婚怎么行?以后谁来保障你的幸福,我和你爸总有去的一天。”妇人微微皱眉,放下手里的茶杯。
  “你们要的是保障我一生的人,但不意味着,这个人是我所爱。”
 












   ——

  “明天爱回日本了,你们都一个月没说话了。”郭跃咬着一根棒棒糖,眼里散漫地扫着手里的笔记。
  “明天训练赛,赛号多少。”她面无表情地一本笔记糊对方脸上。
  “108,和武杨打。”郭跃同样没有表情地取下糊在脸上的笔记本。
  “准备好了?”
  “尽问些屁话。”
  “决赛等你。”张怡宁靠在门边稳稳接住对方甩过来的笔记本还击。
  “你这是不把楠姐放眼里了?”郭跃挑眉,虽然她已经习惯了某人的无形嚣张,但依旧很想一拍子直接扳过去。
  “她这几天状态不行,明天悬。”
  “你以为她是因为谁才状态不行的。”郭跃关上台灯,斜瞟她一眼。
  “......”
  “爱要走了,她这几天吃饭都没吃好。”
  “那你呢。”张怡宁扬起头,头靠在门上,目光直视着天花板。
  “我还好。”
  “楠姐虽和她一个寝室,却不如你了解她多。”
  “她终究要走的,她毕竟有她的路。”
  “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看开了。”
  “嗯。”
 




  张怡宁恍惚良久,浅笑一秒。

  她一点都不了解她。整个球队里,只有她,最不了解那个人。不如王楠了解她的生活日常,没有郭跃了解她的内在想法,不及刘诗雯了解她的爱好向往。所有人里,只有她一个人,无法触碰到她。





  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爱所说的那句话始终回响在脑海里,让她感觉不太真实,似乎是在朦胧的梦里,又好像是在遥远的天边。那晚,她在原地停留了很久,一直安静凝视着面前娇小的身影,女孩微微笑着,同样安静地望着她。
  那个女孩,没有一般女孩告白时的害羞与激动,也没有像别的女孩那样脸上显现出期待的情绪,只是那样安静地凝视自己。

  夜风里,那个人的长发被微微拂起,发丝反射出暗暗的柔光,在月色下显得格外柔和。她从未见到过如此温暖的光芒,包裹着那个人的全身,那般让她眷恋。明明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为何会闪烁出那样灿烂绚丽的光彩。
  当时她没有意识到,以后的她,会花十年才想明白这个问题。





  她曾想过,这个女孩会对怎样的人告白,会喜欢怎样的人,告白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曾经很多次,她在暗处默默看着那个女孩,会想,那样的她,会和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时常中午在食堂,她在离爱的桌子有段距离的地方,撑着头淡淡望着她的脸,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有时视线会不自觉地移到她身上,她的身上,有种特别的光在吸引自己,令自己神往...
  然而这些,她不曾让别人知道。

  所以,那天晚上当她终于知道了她一直想知道的答案时,外表越平静,内心越震撼。那一刻,她却不知道怎么去回应,也不知道怎么去回应,才是对的。
  第二天,她避开了所有会与她有所交集的场所,即便是训练,也选择了场内与爱训练的桌子最远的那一排,特地与郭焱换了场地。即便是她来找自己,自己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一个月后,爱今年在中国的训练到期了,离她回日本的日子越来越近,可自己依旧没去找她。



  “你在逃避。”郭跃毫不留情地一击即中。 
  “你不说话会死。”张怡宁轻微颦蹙,又直接把本子甩了过去。
  “她明天走,你要再见她,不知道是明年还是后年了。”郭跃面无表情的脸上微微露出嫌弃,精准单手接住朝自己脸甩过来的本子。
  “你不惊讶么。”
  “指什么。”
  “......”

  见她开始沉默,郭跃心里立刻有了底,叹了口气,说道:“我早知道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太记得了,印象里,很早几年前的时候。”
  “你没觉得不正常么。”张怡宁瞳孔里暗暗涌动昏暗光影。
  “有什么不正常的。”
  “我是女的。”
  “......”郭跃沉默盯着她良久,呆那儿无语很久:“老子没瞎。”
  “别tm扯犊子。”张怡宁皱眉斜她一眼:“我是说,两个女人,这不对。”
  “怎么不对。”
  “女人爱上女人,这正常么。”
  “没什么不正常,她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性别。”
  “现在的人,很难有这种想法。”
  “你爱她吗。”郭跃渐渐收起眼里散漫的神色,沉下心来仔细看着面前的人。
  “什么?”张怡宁微微怔了一下。




             “关键是,你爱她吗。”













  第二天爱到飞机场的时候,背着一个很大背包,还提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当她准备过安检时,有人突然在背后叫住了她。
  她回过头,眼睛闪过非常明亮的光,她非常惊讶,她望着面前不远处裹得和特工似的短发女人,估计是怕被媒体发现,然后发现其实自己也穿的差不多。那个人微微喘着气,看样子是飞赶过来的,帽子押着的额前的碎发还隐隐滴着细碎汗珠。
 

  “宁姐.....你今天不是有训练赛吗。”
  “我用最短时间打赢所有人。”
  “噗,是吗....”爱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笑容慢慢开始带有了丝丝苦意:“我还以为,你再不理我了。”
  “什么时候回来。”张怡宁完全不理会她刚刚说的话,快步走到她面前。
  “哎?这个....不确定啊,总教练还没告诉我..”爱愣了愣。
  “明年回来,带你去个地方。”
  “啊?可....我还不确定明年能回来呢。”
  “不回来的话,”张怡宁垂下目光,慢慢开口:“别指望我教你大拍。”
  “啊啊啊!”爱一听立刻鼓起嘴,头顶开始冒烟,急得猛跺脚。
  “那就听话。”
  “你真卑鄙!”
  “嗯。”





  那一年,爱离开中国后,张怡宁之后的每一天,恢复了从前应有的模样,平静,规律。不会像她还在的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弄幺蛾子和乱七八糟的事出来把自己正常的作息和心态打乱,可明明是这样回归了正常,心底却空了一截,每天安静得让她有时晚上都会莫名失眠。
  其实每年爱回国的那段时间,自己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缓冲回来,并不是只有今年。

  郭跃那晚问自己的问题,她从没爱过一个人,也不知道所谓爱情,到底是什么模样。她不知道如何去回应,但可能是自己无形之中已经感觉到了些许,只是正如郭跃所言,她在逃避。
  她只是单纯地知道,自己喜欢看着那个女孩笑的模样,喜欢待在她身边的感觉,和她在一起每天总能收到不同的喜悦或者无奈,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每天都在经历不同的感觉,而那些感觉,正是她带给自己的,让自己从前单调平淡的日子,变得开始有了色彩。至于这种感觉是不是爱,她当时不知道。
  父母和朋友不断在给她介绍对象,她没有推辞也没有接受,她并不爱那些介绍对象,无论是富二代,还是王老五,她都没有任何感觉。之所以没有推辞,是因为她知道,自己需要结婚的这么一个人,父母已经年老,他们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个能够托付一生的归宿,这是他们此生所愿,她一直是一个理性的人,理性得有时候朋友们都觉得骇人。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自然不会拒绝什么,有时候甚至抛弃自己主观情绪也会非常果断。
  陆陆续续的对象被拒绝,父母也开始着急,他们并不是急女儿找不到人,而是她根本就不让任何人知道她会有怎样的选择。




  还是和从前那样,爱每天发消息过来,她如果在训练或者吃饭没有回复,对方还是会和从前一样耍小孩子脾气,但是一会儿就好了。
  王楠时常都奇怪,平时训练天天板着个脸,一摸手机面色就柔和下来,而且她不是一个喜欢电子产品的人,不怎么喜欢碰手机或者电脑的一个人,现在隔三差五就翻手机。





  “宁姐,我在这边把你照片当桌面了。”
  “干啥。”
  “这样就可以天天看见你了呀。”
  “幼稚。”
  “喂!我怎么幼稚了??”
  “早点滚回来见真人不就得了。”
  “c,你能别这么嚣张么..”
 

  ...


  每天发消息的日子成了日常,她也是那样平淡地过着每一天,直到某天察觉到自己最近经常盯着日历看,她才意识到,她在等待。
  一天天等着一个人回来的日子,这样的感觉很奇妙,她从未等过一个人,然后在等待的过程中,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与难以形容的微妙。
  为什么会觉得孤独,自己那时始终不明白,明明从未等待过,从前的自己也过得那般潇洒独行,也不曾知道寂寞是什么感觉,然而现在,却越来越渴望看清孤独的模样....
  时常觉得空气都是清冷的。春秋冬夏,时光缓慢,岁月逝去,慢到自己都不曾留意到漫城喧嚣。
  即便是停留在黑暗中,耳边逝过风起云涌,心底湛开荒漠,她沉浸于寂寞,无声嘶吼,却抓不住任何东西。














   ﹉

  “宁宁,我和你爸都觉得,徐威挺不错的。”
  “是么。”
  “你们要不试试?他是个很优秀的男人。”
  “再说吧。”
  “你又想拖到什么时候,你不会,有心上人了吧。”
  “......”
  “不会真的有了吧?那是谁,带来给我和你爸看看。”
  “行了妈,过几天我会和徐先生出去吃饭。”
  “哎~这才对嘛。”




  爱没有在第二年回来,第三年也是,然而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瘦了很多,但多了坚毅。她依旧没有逃过被张怡宁怼的宿命,但是,她却笑得开心。
  爱回来时,告诉众人自己有了小师妹,自己现在也是前辈了,然而所有人都在调侃的时候,张怡宁却一脸冷漠地站在一旁安静听着。
  她那段时间经常提到她的后辈,莫名其在妙的,自己心里会开始烦躁,尽管自己的不爽每次都是用冷漠来代替,郭跃看在眼里明在心里。

 

  “我怎么觉得现在你们俩倒过来了。”郭跃甩给她一脸毛巾,现在她俩东西甩对方脸上已成了日常任务。
  “啥。”张怡宁拿下毛巾敷在脖颈处。
  “从前她老跟你闹,现在怎么成了你天天赌气。”
  “谁赌气了。”
  “少来这套。”女孩一脸看穿世事的不屑表情:“你不就是在气她小师妹吗,还没见到人家醋味就这么大。”
  “她那个师妹有什么值得天天说的。”
  “人家第一次有后辈啊,当然高兴。”
  “下次世乒赛估计会遇到,到时候直接怼。”
  “艹,能不能别公报私仇。”
  “你管我。”
  “......”郭跃无语白她一眼:“你,这分明就是爱上了。”
 



  张怡宁听到这里,默然下来。
  心里微微涌起阵阵涟漪,脑子里浮现出那个女孩纯净似水的笑颜,在逆光中,那般绚烂...
  她皱下了眉。



  “跃,我不会跟她在一起的。”
 




  郭跃一个愣,停下手里的动作,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望着她。


  “为什么。”
  “她太纯粹。”
  “......”


  张怡宁缓缓闭上双眼,对着天空昂起了头。







  “我这种对她无法百分之百的人,



         不配与爱得百分之百的她,在一起。”

  
 




   ﹉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