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31

  

  很多年前,她曾以为,即便对方不回应自己,自己也能一如既往固执下去,虽然她确实是这么做的。后来,命运作祟,两人各自有了孩子,有了家庭。
  人人都想知道张怡宁的秘密,却不曾知晓她也隐藏了足矣颠覆所有当事人思想的秘密。然而这件事,她不曾告诉任何人,包括郭跃。


  徐威找到巴塞罗那的事,她没告诉别人,也没告诉张怡宁。她觉得如果这件事说出去了,会影响那个人的家庭。
  这几天母亲几次发消息,问她最近的近况,她却也应得敷衍,不想让母亲在日本还担心自己的情况,又不是小孩了。然而她看得出来,母亲每次与自己的谈话内容都会涉及到那个人,她就知道,母亲对好多年前的事情一直没有释怀。






——

「爱,最近宏杰有跟你聊吗。」
「没,他最近开始集训了,手机什么的应该日常关机或者不在身边吧。」   
「那....是她在陪你吗现在..」



  看到母亲发过来的信息,她躺在床上,抬头望着天花板,神色木讷,脑子放空。母亲一点都不惊讶自己与张怡宁的关系,打从很多年前她就知道了。
  在年少岁月里,她从来不会主动对人谈起自己的感情,这点倒是和那个人相似,只不过那个人是没有主动提起的习惯,自己则是为了自我疗伤。













  ...

  “妈...您别盯着我了。”女孩微微叹气。
  “你这样子,我不担心才巧..”女人皱眉摇头。
  “都结束了。”爱放下筷子,轻声说道。
  “你准备放弃吗。”
  “她要结婚了。”女孩轻笑,嘴角浅笑微微蔓延。
  “她真的没有爱过你吗...哪怕一丁点?”千代若有所思地放下手里的毛笔,把宣纸竖着拿起默默看了一眼。

  女孩淡淡抿嘴,笑意深了些。


  “她是那种,想得到的不顾一切,不想要的根本不去想的那种人。”
  “.......”
  “她没有留住我,从始至终。”
  “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不重要了。”
  “呼....”女人呼出口气,不再多问,轻轻苦笑摸摸她的头:“爱,你会遇到一个好男人的。”
  “我爱上她,您不生气么。”
  “......”千代沉默半晌,微微额首:“你要知道,你的笑容是我唯一想守护的。”
 
 


  当她知道母亲发现自己心思时,她当时内心是害怕的,甚至准备好了拼死争取的打算。但她未料到母亲早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也并未生气恼怒。女人总是目光淡淡的,神色沉静,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能如此平静地接受自己爱上同性的事实,老一辈的思维里应该无法接受这种事,他们会觉得荒唐可笑,起码她是这么认为的。但母亲每次听到自己提起那个人的时候,表情宁静似水,嘴角泛着似有似无的笑意,那种笑是她无法形容的,似乎安静悲伤着却又夹杂着丝丝暖意,可能是她多想了也不一定。
  在那以后,她会不经意对母亲诉说起关于那个人的事,是她无意识说出的话,她曾逃避着她的事,可是身体本能已经控制不住了,正是那些无意识的话,让母亲知道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压抑。
  所以那个时候,在得知那个人要结婚的时候,她没有幼稚得像个孩子一样跑去买醉或者大哭。是的,曾经她是个孩子,有着孩子一般的单纯与向往,是那个人,一点一点得把自己变成了大人,不再天真地思考事情,不再愿意天真得相信某些事了。


  爱看了看微信,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徐威要了自己微信,她做事坦荡,所以毫不心虚地给了他。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就无需再去额外生事。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觉悟...爱那个人,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她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所以磕破了头皮。却也未能走进她的世界.....















  张怡宁安静坐在她面前,王楠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她,偌大的客厅里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随时爆炸的前兆,那般死寂。

 

  “你今天找我,不是来单纯看俏俏的吧。”张怡宁难得地首先开口。她事先把女儿遣回了房,在王楠来她家她打开门看到对方脸的瞬间,她似乎就感觉到了些微妙的地方。
  “老张,你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不会瞒着我任何事的吧。”王楠没有动她端过来的茶,神色始终严肃冷静。
  “......”短发女人默然几秒,微微半低垂下眼眸,良久后才缓缓开口:“楠姐,你以前不爱绕弯子。”
  “那你告诉我,你跟爱是怎么回事。”女人一字一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非常精准地捕捉到了对方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非常细微的情绪变化,虽然还是淡漠的一张脸,但她却也因此确定了她的所想。


  “我跟她没什么。”
  “没什么?”王楠轻笑了下,眼神尖锐地凝视对方,她是第一次对张怡宁这样说话:“你还要骗我吗。”
  “没骗你。”
  “那你说!你九年前想结婚的对象到底是谁?!!”
 



  张怡宁抬起双眸,深邃瞳孔闪过稀微暗光,眼神锋利刺目。在那句话回荡在客厅里那一刻,仿佛一颗无声炸弹爆炸在荒芜空气中,无形硝烟弥散在空气里的每一颗尘埃粒子里,被死寂覆盖...













   ...

  “我不能再放任了。”女人神色愈发严厉,她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城市,旁边坐在沙发上陷入沉默的男人一言不发,脸色十分阴沉。
  “你准备怎么做。”男人无心看报纸了,随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
  “禁止她们见面!”
  “你怎么禁止,锁家里?”
  “那我能怎么办?!那个女人,都多大了还不知羞耻!她自己现在也是有孩子的人,怎么能做出如此有为常理纲纪的事!?”
  “.......”男人听着不再说话,表情更加难看。
  “她从前估计就不是什么好人,勾引我女儿变成跟她一样的异类!”妇人气急败坏,狠狠把从女儿房间里搜出来的照片撕成碎片,随手一撒,漫天碎片慢慢散落到冰冷地面。
  男人摇摇头,面色痛苦地双手撑着太阳穴,神经开始疼起来。

  “头又开始疼了?!要不要吃点药?”
  “没事...”男人抬手示意。
  “难怪这几天徐威不回这里吃饭,那个女人是存心把我们家搅得乱七八糟。”
  “那孩子应该没这个心思。”
  “老头子你糊涂了啊?她这个年纪不顾好自己的家庭,到现在了还缠着宁宁。”
  “十年前不就是这样么,照你说的。”
  “呵,那是她十年前就不正常,宁宁从来不是什么同性恋,就没不可理喻地喜欢过同性!自从遇到了她!!”
  “好了,别抱怨了,先找解决办法。”
  “她俩虽然退役了但好歹是公众人物,如果被媒体知道了又要闹得鸡飞狗跳。”
  “明天,叫宁宁过来吃饭。”
  “好。”












   ...

  丁宁一脸好笑得盯着面前发呆了有十分钟的男人,不禁笑出了声。

  “你傻了啊?”
  “嗯?”男人被她的笑声将思绪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啊,没事。”
  “得了吧你,跟我还装孙子。”
  “你不说穿会死么。”
  “会。”
  “......”

  男人淡淡低头,拿起酒杯抿了口酒。

  “科还好吧最近。”
  “......”马龙瞅她一眼,轻微皱眉:“他最近练球练得人都快升天了。”
  “怎么他也来这招...”丁宁扶额。
  “不然呢,不把精力全部投入练习上,怎么忘记不该记起的东西。”
  “他和他女友,哦不...是前女友了吧,怎么样了。”
  “女方还在天天打电话,他都懒得接。”
  “上次被你揍一顿后,他好像冷静多了。”
  “他那个人,有时候不来点硬的就不行。”
  “他放弃吧。”
  “他要想通了,就不会这么极端了。”马龙沉着脸,将最后一口酒全部喝尽,“啪”的一声把杯子扣桌上。
  “其实枣不是因为伤心才决定彻底断的。”
  男人顿住,将视线默默移过来。

  “不是因为难过,是因为看太透了。”丁宁神色静默。
  “......”
  “她又不是孩子了,才不会因为被伤了就随便彻底断,她是因为太理智了。”
  “因为彻底想通了么。”
  “嗯。”
  “放手也好。”
  “谁不一样啊,世界上不合适却在一起的人多的是,所以遍地都是伤心人。”
  “......”
  “那你呢。”女孩突然一转话题,男人一时语塞。

  “什么我...”
  “你和她啊?”
  “我跟她有什么好说的....”
  “你能不能主动点。”丁宁伸出手对着他的头顶就戳下去:“你就是太在乎对方的感觉,所以把自己都憋成青椒了。”
  “她心里没我,我说出来只会令她困扰。”
  “那你心里平衡吗?你心里忍这种感觉能忍多久。”
  “你不是也在忍么。”马龙淡然开口,眼神对上她的眼睛,丁宁愣了几秒,半晌目光黯淡下来。

  “我跟她是不可能,但你跟那个人有可能性的。”
  “你们俩怎么就没可能性了。”
  “枣她是疲倦了感情,所以不再想爱了。但你们不同,她只是目前不爱你,你如果能坚持下去,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也许有一天会感动。”
  “那丫头的执着可并非一朝一夕,你也知道她来香港是为了什么。”
  “小子,听好。”丁宁打断他的话,将他的脸别过来正对着自己:“话别说绝对,人都是会变的,明白吗?”

 








  郭跃在忙完了这个月的结算后,总算工作收尾,她已经定了下个星期飞台湾的机票,一切都打点好了。


    “来来来,辛苦了。”

  爱把甜点端上来,天天坐在郭跃的膝上玩着她的手机,看见吃的来了,立刻放弃游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前的甜点。

  “我的确辛苦,每天工作不说,还要处理你的破事。”郭跃白某人一眼,端起甜点,小心翼翼地喂到天天嘴里。
  “哎嘿...所以说跃儿你是我的福星。”爱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少来这套,你最近跟她还好吧。”
  “嗯。”
  “那就行,别他妈我一走你们就出事。”
  “不会啦,你放心。”
  “放心?扯淡,老张哪次的锅不是我背?”郭跃一想到这个就想和从前一样把手里的东西糊某个面瘫脸上。
  “哈哈哈哈她的确是挺厚颜无耻的。”爱笑得在地上打滚,确实一直以来郭跃在两人中间夹着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偏偏张怡宁还是厚颜无耻得特别理所当然的那种。

  “还笑上瘾了是吧。”
  “哈哈哈哈哈我是忍不住哈哈哈哈。”爱拼命抑住笑问道:“你去哪儿度假啊这次。”
  “秘密。”
  “哎??这有什么好保密的啊,告诉我嘛。”
  “屁话多。对了,最近徐威有找过你吗。”
  爱立刻笑容僵了下来,但仍然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没有。”
  “我上次看到他跟石川在三里香喝茶。”
  “是么....”
  “好在石川为了你的声誉应该不会跟外人随便说。”
  “无妨,反正我和宁姐没有苟且之事。”
  “人心难测。”
  “......”






      “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呀。”





  稚嫩声音打破了刚刚不由而来的安静,小男孩一脸天真瞪着大大的双眼望着爱,粉嘟嘟的脸鼓着嘴吃着郭跃喂给他的饼干。

  “啊....没事,妈妈在跟你跃阿姨谈事情呢。”
  “什么事儿呀?”
  “我们在谈等你跃阿姨这次度假玩了回来带你出去玩儿的事呀,对吧。”爱抬头看着郭跃。
  “嗯.....对,等我回来了带天天出去玩儿好吗?”郭跃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摸摸怀里孩子的头。
  “能带俏俏姐姐一块儿去吗?”天天扭过头望着郭跃,小眼神里的期待让两人有些心软。
  “好。”
  “哦耶!!!可以和俏俏姐姐一起玩啦!”



  看着孩子高兴的模样,爱默然下来。她原本打算,不知不觉慢慢减少与那个人见面的次数,可是终究熬不过孩子,毕竟.....孩子只是想要玩伴而已,只是单纯得想和朋友一起玩,她实在不忍扼杀孩子那么清澈的眼神。
  郭跃沉默望着爱脸上的表情,心照不宣,一切明于心底,放在桌子下的手发送了一条微信出去。




  ...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