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宁与爱】 无题 34

 

  男人淡淡抽了口烟,闭眼等着对方开口。
  两个人已经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很久了,却从刚刚开始一句话都没说,巨大客厅安静到连一根针掉落到大理石地板的声音都能听到...
 


    “你觉得,占有欲是爱吗。”
 

 

  男人略微惊愕微睁眼眸,取出嘴里的烟,沉默凝视对面的女人。

  “这种事,我不清楚。”
  “你不是有所爱的人吗?怎么会不知道?”女人撑着额头,头发挡住了她脸部的表情。
  “......”马龙垂下眼眸,不语。
  “难道爱....不是得到吗....”
 

  男人将手里的烟按在桌上烟灰缸里,扭头望着窗外高空夜景,暗黑到看不见任何星辰的夜,总是黑得可怕。
  他凝望窗外的一切,目光似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我的爱从来不是以获得为前提。”

 

  女人猛然抬头,眼神里灼烈火焰,似乎在被覆盖,
  好像是焦虑到了深渊,但又在竭力压制。

  “所以你说的占有欲,我不清楚。”
  “你如果都不想得到你爱的人,那你能有多爱她?!”石川急促问道。她可能心里隐隐之中明白自己在所求什么.....
  “你如果得到了一个心不属于你的人,那你能有多爱她。”马龙面色安静,语气毫无起伏。
  “......”女人震惊怔住,微启嘴唇。

  空气一片死寂。




  在无言震惊了很久后,女人平缓些许,轻柔闭上嘴唇....





    “龙....



          如果有一天,我走火入魔了....

















             你先离开我吧。”























    ....

   

  “怎么不高兴了。”女人无奈地坐到她身边。
  “你回来得太晚了。” 她微微嘟嘴。
  女人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从前这个她经常做的表情,她今天看起来却很陌生,她才意识到她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个表情了。
  每当做嘟嘴的表情时,代表她想耍无赖了,或者撒娇赌气了。然而刚刚,那个表情仿佛旧照片一般,苍白了不少。

 

  “我有事你不是知道的么。”郭跃无语叹口气。
  “你从前出远门从来不会不告诉我你事先要去哪儿。”爱把头扭一边。
  “好了,别赌气。”
  “你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离开我。”
 

  郭跃略微愣了两秒,半晌闭眼无奈笑。

  “不会。”
  “我曾经也是这么以为她的。”
  “......”
  “那年....我曾以为即便她喜欢上别人,我也会凭借自己的毅力把她夺回来..”爱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后来才发现....爱也就那么回事...”
  “世上没有人会一尘不变,你是如此,每个人都是如此。”郭跃直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烟盒,握成一坨,径直甩了出去。
  “跃....”爱微愣半晌才慢慢侧过身,伸出双手,搂紧面前的女人,紧紧攥着她颈后的衬衫,声音丁点抽泣。


     “我只剩你了....别走..”


  郭跃沉默任由她抱着,微微抬眼,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开口。




   “五年前我曾问过你:


        ——还爱她么。

     

      你今天的回答是不是还和那年一样。”

  








  爱把脸埋进她胸口,默然很久。



      “你也说了,没有人会一尘不变。”










  她从十年前就了解的事,十年后不会忘,只会随着岁月流逝越见清晰....
  她已经无法做到,曾经还是扎着马尾辫时的义无反顾了。
 


  她从前不认为自己是属于软弱的那一类,无论是职业上还是生活上,她都是勇往直前绝不退缩的那种,她以为在感情她也能一直固执下去。
  可惜。
  她还是屈服给了时间。


  她有了孩子和家庭,对方也有了家庭,两人唯一还联系着的羁绊,是无法说明的,世界上没有一种文字可以表达,彼此之间也没有出格之举,这是她们两个之间还能来往的前提,她原以为一切风浪都已经全部过去,她曾拥有的所有情感,全部成为曾经。

  然而那个时候的她,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堕入了深渊,那个深渊,冰冷到能让人窒息,全身血液凝固,细胞组织全部冰封到冻结。
  黑暗是她人生里最害怕的东西,但后来她才发现....












      寒冷,比黑暗更能让人提前死亡。























    ...

 

  “福原爱小姐!您是从什么时候与张怡宁相恋的!!”
  “您与张怡宁的禁忌婚外恋您的家人与丈夫知情吗!?”
  “福原爱小姐您有想过与丈夫离婚吗?!!”
  “传闻你们相爱十年这件事是真吗?!!!您是在退役前就和张怡宁在一起过吗?!!”
  “这件事日本乒乓球协会也是知情人吗!!”
  “请您多透露一下信息!!!”
  “福原爱小姐&#*%$……”

  ...







  ——

  “不行!媒体已经炸了!还压得下来吗?!”
  “完全压不下来!!各家媒体电话已经响了一个上午了!!好像日本媒体那边也知道了!!报纸和各个网络平台推送新闻已经全部发布!!网站搜索量正在急速破五千万!!!”
  “这消息是什么时候传出去的!!!!”
  “公关压制不下来!关键事实到底怎么样我们还不得而知!!”
  “快派人去联系本人!!”

 










  女人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里的媒体报道,听着里面一字一句对自己的评述,神色冷漠。
 

  手机震动。
  她淡淡瞟一眼,拿起。


  “我都知道了。”
  “您什么时候来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突然就爆起来了!!”
  “公关部做一下准备,其余的我来办。”
  “澄清事实吗?!!现在公司大门口已经被记者堵满了!!现在乒乓球协会的人也在打电话询问!!”
  “不必理会,现在什么都不必回答他们。”
  “是!!”
 









体育场——

  “请问丁宁小姐知道这件事吗?!”
  “您知道张怡宁与福原爱之间不伦恋的起因吗?!!!”
  “乒乓球总教练知道这件事吗!!请您务必透露一下!!”
  “作为张怡宁的师妹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张怡宁的前教练李隼是不是也是知情人!!?”

   ....



  短发女孩眉宇紧皱,经纪人一直拦住四面八方疯狂挤过来的记者和媒体。
  她暗自压抑,沉默四目看着所有人,无论是无数张丑恶的嘴脸还是尖锐的噪声,都让她内心无声狂躁。

  “她们没有不伦恋。”丁宁终于回道。
  “也就是说您是知情人了!!!”记者们一听有回应,立刻翻江倒海地把话筒通通举过来:“有照片证实她们两人似乎在隐秘同居!!请问您知道这件事吗!!”
  “抱歉我们有事,先行离开。”经纪人护着丁宁从人山人海的记者里艰难走出...

  











  ...

  “你最好现在别出去。”郭跃看着一直站在巨大落地窗边默默望窗外的纤细女人。

  “抱歉跃....这段时间要把孩子放在这里...”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把天天接过来的。媒体怎么会顾及孩子的感受。”
  “我就怕他们趁我不在的时候抓住天天问他些乱七八糟的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
  “你这几天要不要搬到我这儿来。”
  “不必了...给你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媒体那边你不用担心,老张说她去应付了,至于日媒那边,估计你母亲要受些苦了...”
  “我拜托我日本那边亲友帮忙照顾母亲了,至于日本乒乓协会那边...我还是要顾及他们的面子...”
  “嗯。”
 

 














  “这个家要完了!!!”妇人气得一把手里的茶杯摔碎在地上,茶水溅了一地,还微微冒着丝丝热气。
  “唉........这纸啊....终究包不住火.....”男人痛苦皱眉地把头低进臂弯里。
  “消息为什么会突然走出去?!?!经济公司的人都是干什么用的!!”凤英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被曝光两人的照片,顿时怒火攻心,差点人站不稳。
  “宁宁一直很低调...这件事...想必是有人抓住什么端倪了...”启源头痛吃下两粒药,神色依旧痛苦。
  “我不管是不是低调!这件事!!原本就是荒唐的!!根本就不应该发生!!”
  “英儿...你先冷静点......宁宁已经去处理了,再说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单凭几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有些媒体不会添油加醋?!”
  “你要相信宁宁,她会处理好的。”
  “孩儿她爸....咱们家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

  “我要去看爱,别拦我。”女人挣脱对方的手,拿起包就想走人。
  “你冷静点,现在正是高峰期,爱的工作地估计被曝光了,都知道你跟爱的关系,你这个时候出现如果被媒体发现,到时候爱连家的位置都会被爆出来。”
  “可是爱怎么办!!她现在家人不在身边,丈夫也不在身边!她那么怕孤独的一个人!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我跟她约一个隐蔽的位置见面!”
  “枣!别任性。”丁宁抓住她的肩,对上她焦虑视线:“我知道你担心她,我也是。但是你想想,现在最担心她的人应该是谁。”
  刘诗雯怔住,缓缓停止了挣扎与胡闹,慢慢安静下来,眼神空旷。
 

  “宁姐难道不担心她吗?!况且她还是当事人,她是所有人里现在最冷静的,为什么,因为她知道一旦慌乱只会自乱阵脚。”
  “我...”
  “忍忍吧,最近最好谁都尽量减少与她们两个人的接触,否则你们,连同当事人一起,都会一起卷进去。”

  ....












  那个时候...

  爱有一种恍惚感。
  她冥冥之中分不清时光流逝的方向,到底是她在回忆里忘了年岁,还是现实里时间飞快得仿佛几乎静止...


  十年前,她曾被众人开过玩笑....
  那年,每个人都曾笑得异常温暖,暖得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单纯无比......














  ......

  ...



  “爱,你不准喝。”王楠夺过她刚拿起的酒瓶。她就知道靠街边最外围的座位能让她立刻发现卖烧酒的地方。
  “没事啦,我酒量在慢慢提高啦!”爱笑着扑过去,结果对方一躲,扑了个空。
  “不行!上次老张把我快怼死....这次可不能放任你胡来!”
  “楠姐你就让我喝嘛....就一杯!宁姐不会察觉的啦!”


            “是么。”


  “啊啊啊!!”爱吓得浑身一抖,颤抖回头。
  短发女孩居高临下地俯视面前的她,慵懒淡漠的凝视让爱整个头皮都发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坐对面的刘国梁直接笑喷,王励勤直接从椅子上笑掉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老张,你要这么管着这丫头,她迟早成神经质。”郭焱笑得前仰后合,爱一脸怂样地回头试探性瞅她一眼,发现对方依然用淡漠到能杀人的眼神锁着自己,立刻吓得又转回头去。
  “是啊,你要这么担心她,直接带回去养着得了噗。”
  “你们说什么呢!!”女孩炸飞起来,脸红到发紫。
  “哈哈哈哈玩笑玩笑。”
  “真是的....”





         “行啊,我养。”




  女孩突然从和众人羞涩打闹中怔住,停下所有动作。
  她睁大双眼,脑子里那一刻空白了三秒。

  “我养,你们出钱咯。”

 

  “哎哎哎老张!!这锅咱不背。”孔令辉一听立刻摆手。
  “哈哈哈哈哈哈老孔一谈这个就怂哈哈哈哈哈哈。”李晓霞在旁边笑到喷饭。
  “他啥时候没怂过。”王楠嫌弃白他一眼。
  “哎哎哎,一事儿归一事儿,老张,你找郭跃,她宠小爱可不比你少,干脆这样,你当老婆养,她当女儿带。”
  “喏,这孙子又甩锅。”
  “饶了我吧....”郭跃无语扶额。
  “什么叫我甩锅,明明是老张甩锅。”孔令辉慌忙表示极其无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哈哈”

   

   ...






  那时的她没有想到,她再次错愕回头看到的那个人的脸。

  会让她记了后来的几十年......直到人生最后一刻。







  那天。

  众人欢笑声中,她一动不动地回头看着那个清秀干净到连夜色都染不黑的人...


  她穿着那套她自己最不喜欢却是她最喜欢的白色运动服,站在那里,修长的身影后面,是大片漆黑的夜空。
  夜晚霓虹灯的微弱点亮夜空,将原本不太明亮的星海覆盖,可她却不知为何忽略了那些华光四射的耀眼灯光,看见了被掩盖在茫茫灯海下的浅淡星芒...




  和她眼中的漫漫星辰,有着同样的光辉......
  

 

 





  曾经,她一直想着,可能某天。

  那个他们开过的玩笑,也许某一天是不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成真,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了她很久...

  如今成真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
  却是以最扭曲与丑恶的方式。
 

  窒息孤独,孤独到沉溺于剧毒之中...无法自拔。
  渴望被救赎,却连伸出手的力量的都没有....
 





  无论是曾经得到的,还是没有得到的......在世界的篡改下....










                  全部变质。

 
















   ...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