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降临于希望的你】 Chapter 1

 



  消失后,她从未想过,她的AI人格竟然存在于另一个空旷世界后,与那个新世界程序的虚拟世界之间,隔了一个天堂的距离。
  那个距离,可能很远,可能近在咫尺。
  

  她如今是一个人留在那里,一个空荡的世界里。
  曾经,在她死后一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和同在这个世界里的其他意识死亡的同学一起,隔着一片巨大的透明玻璃,安静注视这面玻璃对面所有幸存者。
  她清楚,如果这面玻璃后的日向创胜利了,那在这个空间所有本来已经脑死之人的意识就会消失,回归现实世界。


  可是,她是再也无法和他们一起回去了。








  那个时候的她,在这个只有所有脑死亡者才会进入的虚无世界徘徊的时候,遇到了他。
 
  那一刻。
  他在看到自己时,那似乎过了一亿光年的瞬间,他也有明显的错愕,但随后便被往常熟悉的笑容掩盖。

  “这不是七海同学嘛,呀...这是何等的希望啊~如此渣滓人渣般的我竟然能在死后还能与希望般圣洁的七海同学相遇,我是有多幸运啊。”白发少年抬起双臂,眯着双眸,嘴脸泛出熟悉的淡淡笑容。

  女孩轻微睁大双瞳,明亮似镜的瞳孔里映出的他的模样,微微启唇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沉默了下来。
  在少年的身后缓缓走过来一排人,每个熟悉的微笑都让她双眼里的光芒再次动摇了起来,却依然没有说话。



    那个时候,她是不是哭了,她记不大清了。

 










  这个世界,她自己能意识到是虚无世界。街道上没有除了他们以外的其他任何人,在她苏醒过来时,是和从前在新世界程序虚拟世界里相似的沙滩边,在这个沙滩前方海平面的尽头,就是那面巨大到几乎延伸了整个苍穹的透明镜面。从那之后她经常到这个海边,望着镜子那端,那群她用命换来的同伴们。
  无论自己如何思念他们,她习惯性把痛压在心底最深处,连触碰都不肯。
  一碰,就疼进骨髓。




  “呀,今天来这么早啊七海同学~”

 

  女孩淡淡回头,少年漫步而来,凉风轻轻抚起他眉宇间纯白碎发,微笑望着坐在沙滩上的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狛枝同学每天凌晨就来了。”
  “哦咯好像暴露了~”
  “是不是后悔来这边了。”女孩低头,无奈浅笑。
  “啊嘞为什么要后悔?”
  “你输了。”
  “......”
  “因为,我阻止了你。”
 

  少年默然下来,清秀俊逸的面容里消散了平日里熟悉的笑容。

  “你还是不懂啊。”良久,他嘴角又显现出丝丝笑意,扭过头凝视她:“我这样的渣滓只是希望的垫脚石啊。”
  “......”
  “就算知道最后会输,但我还是会为了希望去死的。”
  “......”女孩面无表情,失语几秒:“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病。”
  “啊哈哈是吗..哎呀好像是我话太多了..”
  “你那个时候,是不是猜到是我了。”



  话音刚落,身旁少年神色瞬间凝固,不语。

  女孩安静凝视,见他不语,扭回头继续遥望前方海平面。日出海风总是有点冷的,身为人工智能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不会感受到寒冷这种感觉的。
  海平面渐渐被照亮,湛蓝色海浪一波波冲刷上海滩,带上来许多贝壳,也带走了许多细沙。

  “嘛...是不是呢,谁知道呢..”少年重新笑了出来,伸出手随手捡起一个刚好被冲到自己面前的贝壳。
  “即便我现在告诉你我是AI,你也不后悔么。”
  “......”
  “真正的我,死很久了。”
  “你是死是活不重要。”少年语气有了微妙转变,声线变得逐渐低沉:“你是希望就够了。”
  “......也对。”她在听完他的话后沉默了半晌,抬头望着天边似明火的云彩:“对你来说,是希望就够了。”














  “来来来!看看我做的红烧肉!”花村兴冲冲把锅里的肉分别倒进几个盘子里,为求美观还加了两朵花菜上去。
  “呜啊啊啊,超好吃的感觉啊。”小泉看到盘子里的肉都有些忍不住了。
  “嗯,如此香味,的确非常符合本王的美食美学。”田中拿起刀叉有模有样地摆弄起来。
  “你一天不吹逼就会死。”澪田无语斜视他。
  “怎么了二大...”女孩望着坐在对面看着红烧肉发呆的二大,对方似乎被她的话把神思拉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笑笑。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有个人看到这盘肉估计会留一地口水吧...”


  边谷山瞟他一眼,一旁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沉默不言。














  “七海酱...有件事想和你谈谈。”粉兔子在用餐完后拽住最后一个离开的她的衣袖。女孩淡淡回头,等着对方开口。
  “七海酱,虽然知道你可能会难受,请你无论如何....听我说完。”莫诺美有点难以启齿。
  “您说吧,我听着。”
  “......”兔子犹豫了很久,表情纠结万分,最后还是道了出来:“七海酱,你也知道这个世界是与日向同学现在那个世界对立的虚无空间,虽然同属于新世界系统,但这个空间是只有已死之人才能进入的空间,但你终究与田中同学他们不同....”
  “......”女孩听此,半垂下眼眸,大概懂了后面的意思。
  “绝望原子还是渗透了新世界系统,所以这个空间也不例外,其余同学暂且不谈,因为他们在学级裁判里已经被处刑,所有人格都封闭在这个空间目前来说逃不出去,但你不一样....绝望原子会渐渐渗透这个空间,你的AI意识会逐渐死去...”
  “......”
  “其他同学在这个空间总会有苏醒回到现实世界的一天,但你不可以,而且会被绝望渗透到完全消亡。”
  “这些,我也多少感受到征召了。”
  “是老师没用呜....无法救你呜.....”整只兔子都在颤抖,手里一直拿着的魔法棒掉到地上,呜咽起来。

  “.....请您答应我。”她并未露出悲伤神色,蹲下身,闭上眼:“请您....无论如何...对所有人保密,尤其是狛枝。”
  “可...”
  “您知道,他为了希望可以疯魔。”
  “......”
  “没必要为我这个终究会消失的人再去义无反顾。”
  “不可能,在他知道你是希望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应该明白他不会放弃你的。”
  女孩沉默半晌,再次低声说道:“我被全班同学视作把全班团结在一起的希望光芒,可那个时候我未曾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他的全部,仅仅只是因为,我代表希望。”
  “你....想救他..”
  “在我作为AI活着的时候没能救他,起码死后再不能重蹈覆辙了。”
 

  






  其实她那时候并没有去想太多她会被绝望侵蚀得粉末不留,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此自然明白自己最后终究无法走到与他们并肩的位置。
  无论她是死是活,自己的目的从未变过,只是所有人都能活着。

  活着,才是希望。
  死亡,代表一切归零。







  一开始,绝望原子渗透进她身体的时候,只是腿脚无力,莫诺美召集其他同学给她做了一辆轮椅。
  狛枝时常推着她去海边。
  她曾想叫边谷山一起去海边,对方委婉拒绝。她望着那个女孩沉默的面容,寂静默然,那副安静的美丽容颜下,深深隐藏着太过孤独的一颗心。
  每个来到这个世界里的人,在每天愉快的日常里独自悲伤,独自回忆,独自孤单。
  却合群地说笑。
 
 


  “啊嘞边谷山同学不愿来吗?”少年些许愕然。
  “...不仅是她,二大他们都很少来,只有咱俩天天来。”
  “......”
  “也不是所有人都和狛枝同学一样每天神经兮兮的。”
  “哎七海同学真过分啊~”
  “他们逃避的东西,我虽是AI,但也是能懂的。”
  “七海同学不愧是全班同学的希望啊,多么美妙神圣的觉悟~”
  “有时候非常想把你嘴给封住,然后丢进小黑屋。”
  “哎~~?”少年歪下头,眯眼笑了出来。



              “狛枝。”



  “嗯?”他顿下来。
  “以后,别再擅自从我眼前消失。”女孩突然抬起手抓住背后推着自己轮椅的他冰凉的手。
  “......”少年一言不发,暗暗低头俯视没有回头的她,看不到她的脸与表情。
  “失去任何人对我来说,都不是希望。”
  “呀...身为班长的七海同学居然会为我这样的垃圾渣滓担心,我真是幸运啊。”
  “嗯,我就是担心你这个垃圾。”

  他突然愣在了那里,随后沉默下来。




  时间流动得缓慢,在好像过了半个世纪后,他缓缓俯下身,有些无奈从身后搂住面前背对自己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把自己的头深陷进她柔顺的发丝里。

  女孩始终沉默,默默看着拿在手里没电黑屏的游戏机,目光似乎空了一截。
  他抱着自己双肩的手冰凉异常,她整个人被紧紧锁在他怀里,怀抱越来越紧,紧到他手上青筋都隐隐浮现出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似乎是在恐惧什么,却又仿佛是在挽留什么。
  这个人的心,她看不到底。

  她任由他锁着,始终无言。








   那也是她第一次,看清了这个人孤独的模样。
 


















  ...



   “七海酱,是我。”
 

  女孩坐在轮椅上动了一下,听到声音,向空中慢慢伸出手,莫诺美连忙握住她在空中不停摸索的手。

  “该吃饭了。”小小的兔子声音有些颤抖。
  “七海....我们做了你爱吃的,这些都是花村用了一个晚上时间做的。”小泉面色阴沉地打开饭盒,用勺子挖起一勺粥送到女孩嘴边。
  “七海酱,饭勺在你11点钟方向。”莫诺美声音有细微的哽咽,但仍在努力压制不让她察觉。
 

  女孩听话找到了饭勺的位置,微微张嘴将粥咽了下去。

  “怎么样...?”
  “嗯...好吃。”女孩浅笑。

 









  少年坐在钟楼顶楼上,望着离这条街有两条街距离的海上明镜,镜子上投射过来的场景和人。

 

  “那个...现在到什么情况了。”罪木坐在了他身旁,目光盯着那片玻璃上上映的“实况”。
  “学级裁判了。”他淡淡回答。
  “唉....”女孩轻叹一声,低下头:“他们...能在那边撑得下去吗....”
  “......”
  “狛枝同学....你不去看看七海同学吗...”
  “一会儿去。”
  “你...好像...心情不好....”
  “没。”狛枝笑了出来,但那漂亮到惊人的银灰色瞳孔里却没有泛出笑意:“我只是在想...日向君他们,失去了七海同学,能撑到什么程度呢....”
  “......”
  “嘛,毕竟身为全班希望的七海同学....已经不在了。”
  “狛枝同学...你不妨...换一个思路....”罪木有些无措,支支吾吾不知该不该说出来。
  “嗯?”少年静静等待她的后话。

  “七海同学....身为希望的她...用自己换来了他们的生命,这可能对你来说可能有点无法接受....但是....那是用希望换来的生命...是不是....也能绽放希望的光辉了呢...”
  “.....希望之光..么...”他在沉默良久后,伴随着吐出的这句话嘴角若有若无微微扬起。
  “可是....对不起.......”罪木低下头,忍不住流下眼泪,拼命用手抹去在眼眶打转的泪珠:“我...救不了七海同学了...我用尽了所有我知道的治疗方法,我没有别的方法能救了....”
  “她还剩几天。”
  “大概二十天到一个月。前些天一开始的征兆是腿脚无力,现在恶化到双眼失明,估计下个星期会来的是头发全部变白,继而身体机能接连衰竭...”
  “她不会死。”他额首。
  “哎.....?”
  “我是不会让希望,消失第二次的。”

  

 





  傍晚,他来到海边。

  远处女孩安静坐在轮椅上,吹着拂面而来略微咸淡的海风,他在远远的身后望着她背影,有点单薄,被海风吹拂起的发丝在风中肆意舞动。

  

  “明知看不到,还来这里。”少年静静来到她背后,双手轻轻抚上轮椅。
  “边谷山同学把我推来这里后就走了。”
  “哦呀,这可真是难为她了。”他听后浅浅笑。
  “本来想自己一个人摸索着来的...可即便她把我送到这里,也不敢看实况一眼。”
  “不知九头龙看见她这样,会作何感想...呢..”

  女孩从前如同冰晶般透亮的眼眸里没有了焦点,灰蒙蒙一片。
  “能多给我两天时间就好了.....一天都好,我想...看着他们...我想...多看看他们...”
  “......”他停顿两秒,慢慢从背后转到她面前,蹲下身望着她。


  即便看不见了,这个人也依旧抱着游戏机,目光无神,面色却没有想象的那么苍白,她神色安静,淡然从容,似乎没有因为自己的失明而恐慌。
  她慢慢伸出左手,隐约像是感觉到了他走到了自己面前,缓慢摸索着他手的位置。
  他低头,主动让她摸到自己手臂抓住自己衣袖。




       “安心。


          所有你想看的,我都会让你看到。”

  



    ...

    【To be continued...】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