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爵

Superpsycho like me.

◆蛊字◆ 一盏

 





   ◆云开一字◆





   她浅浅绽开星辰眸光。
   全身酸痛感与乏力感顷刻间袭来,她吃痛皱眉。

   暗自平息一刻后,坐起身。



   白发男子沉默坐在床边,手握素色折扇,一席素绿长袍坠至腿部,嘴角边勾着浅浅笑意,无声凝望她有些苍白的脸庞。
   她的眼神带有丝丝尖锐,抿着凉薄双唇。



   "在下未曾想您会醒得如此之快。"



   她垂下眼眸,眼底冷漠光影被暗暗敛下。


   "我想阁下是爽快人,在下不妨直言了。"男子眯眼笑得略有深意,从长袍袖中取出一封信 : "若这信到了大司令之手,只怕女士您无法在司令身边待下去了。"
   "你是什么人。"凯莉下意识双手握紧身上盖着的被褥,心底开始泛起惊涛骇浪。
   "在下,鬼狐天冲。"他浅然一笑,眉目流转,清澈眼畔却隐隐潜伏着阴晦。
   "原来你就是鬼狐天冲......元蛰一党最大的军火商头目,鬼狐家家主。"凯莉冷笑一声,随后苍白嘴角却咳出丝丝血滴。
   "看来女士做了不少准备,还能知晓在下身份。"


   男子淡笑接过方才推门进来的丫头送来的汤药,轻拾起勺荡开碗中汤药,舀起一勺凑到唇边,轻柔吹拂两口,随后缓缓递到女人嘴边。


   一举一动,温文尔雅。

  
 

   室内香炉顶上蔓开靡靡沉香。
   窗外红梅在姣姣白雪中傲然绽开,院中屋檐檐下已结凝霜,枯木独立。
   凌霜傲雪于窗边,梅香于大宅中四溢。
  


   "栽到你手里,无话可说,悉听尊便。"凯莉冷笑瞅了一眼,并没有接受他递来的汤药。
   "在下并无与您作对之意,您若是想离开,当然随时可以离开鬼狐府。"他笑得在她看来却异常渗人,但是却没有移开喂到她嘴边的勺子。
   "鬼狐先生当真能豁达至此?"凯莉歪着头嘴角扯出诡异的笑容。
   "女士才刚成为司令的情妇,在下估摸着近两日,宫肃城将完全被攻陷,司令极度喜爱西洋女人,而你却能偷摸着进司令府的密室,想必是极受司令宠爱。"
  

   凯莉凝视着他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清俊面容。
   内心一滩毒水渐渐划开层层波痕,毒液缓缓渗透开来....

   房里极度安静。

   沉默许久后,她微微俯头,瞳眸依旧凝视眼前人终于饮下他递来很久的汤药。
  




   "凯莉小姐,助我拿到元蛰【孤鹰行动】的密函,在下替您隐瞒您十号特务的秘密,您以为如何。"

  










    ◆ 傲雪一字 ◆

 

  

   "这就是司令的新女人吗..."
   "不足为奇,司令喜欢洋妞。"
   "你们可知副督位死于她住所后街长春街的事吗。"
   "有这等事?"
   "听闻副都统就是被这女人迷得七荤八素,就在前几天莫名其妙暴毙了,还有上个月德鲁将军惨死于自家后院前一天就是因为和她争吵。"
   "我也听说鬼狐家主和她走得极尽,司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呐..."
   "鬼狐先生不是收其为义妹吗,收西洋人为义妹,想必也是想巴结司令一二。"
   "可不是嘛,这商人呐...心眼可一点儿都没少,哪儿是你我可比。"
  


   她小步于回廊上,流言如过耳云烟。

   自鬼狐天冲掌握住自己的把柄后,说实话,死哪些人,纯粹是听于他的指挥。
   原本以为这也就是一个普通为元蛰党提供军火的供应商,顶多是一个有着庞大家业的成功商人而已,看来并非如此。
   他们二人目的暂且一致,加上有着鬼狐家族的暗中扶持,自己的行动也便利了许多。

   自那以后,元蛰一党某个将军或者上尉突然暴毙那是隔三差五就有的事。
   



   "妹妹可是受委屈了,才来为兄这儿诉苦?"男子扶扇一笑,单手搁下方才下人递来的一盏茶。
   "就不用跟我废话了吧。"凯莉嘴角划开冰冷笑意,眉梢间暗潜杀意: "德鲁已经暴毙,你让我从德鲁那里取来的秘密文件我也取来了,你也得付出相应的报酬了。"
   "这个自然,商人亦有其道。"鬼狐浅浅一笑,"啪"得一声收起手中折扇: "剪梅。"

   

   "是,老爷。"侍立一旁的丫头随即转头走进大堂内阁。



   凯莉冷眼无言。
   她对于他没有好感。

   她极其厌恶他那股莫名从容的态度,还有极其阴鸷的笑意,总是给人一眼上去如沐春风的浅浅笑意,在她眼里实若淬毒。
   善于攻心之人,毒似钩吻。

  

   德鲁之死,虽死于她手,可将他逼入绝境来寻她以谋出路的,却是某个善于诛心之辈,而此人却从未对她道明一二,她心知肚明却也心照不宣,不曾过问。

   德鲁·斯帕萨特将军,乃元蛰一党领衔将军,与元蛰党司令管孤门肆卿私下交好,孤门家族与紫堂一族两大势力在伏亥359年推翻旧朝,烈瓊朝长达百年的统治。
   伏亥371年,西洋军大量涌入藩御境内,打破孤门与紫堂两党十二年的内斗格局。
   西洋巨国,玛格克奇斯对藩御的打算逐渐明朗,渐渐攻入藩御国土偏近四中之一。
   鬼狐家族身孤门羽翼元蛰党最大的军火商,收她凯莉·西蒂妮娅为义妹一举,实在引人注目。堂堂藩御人,收西洋人入族门,其心叵测人人皆知却也奈何不了其左右,最多落个其阿谀奉承之名,不疼不痒。
   况且以他的脾性,对这些流言根本就无法伤他分毫。
  

   她作为西洋军首席总督,雷狮·克顿里德手下第一批特工之首,是其心腹,专为其私下排除一切西洋军对抗元蛰一党的内在障碍。
   德鲁·帕尔芬在雷狮的死亡名单上停留很久了,她一直思虑着如何取他项上人头还能不被波及自身,没想到某人竟能如此不留痕迹地把她抽身其中。




   "这是什么。"凯莉一脸疑虑地接过丫头从内阁中走到她面前递给她的一个雕工简易的木盒。
   "阿妹可曾听闻...玲珑醉。"白发男子浅笑安然,面容似雪,拿起桌上的茶盏。
   ".....这东洋人的把戏,我怎会知。"凯莉不屑一笑。
   "那您可知,就是这把戏....能替你要来整个"孤鹰行动"。"鬼狐轻柔抬眸,星火瞳眸下一片皎然。
  


   凯莉打开盒子,沉默凝视盒中物片刻。
   冷然轻笑出声。

   "先生可真谓....心思缜密。"
   "阿妹此言差矣。"男子缓缓站起身,一身海棠浅碧色长袍将他显衬得修长儒雅,他漫步于她身前一二止步,蓦然凝视眼前人。


   凯莉抬眼,对他此举下意识默退两小步,头微微高仰,目光清冷。
   鬼狐安静将她私下的小举动无声看在眼里,淡笑似梅花点缀于水间,浅浅划开层层涟漪于她心底深潭。

   他轻柔抬起手,将一支翡翠玉莲步摇鬓入女人盘丝而绕的青丝中,翡翠华光被窗外投入堂内的雪光照亮,玉莲之下流苏的清澈星点摇坠之音在寂静的堂内,似黄鹂锦音。
   凯莉心口一瞬的轻柔的撞击感令心脏跳拂仿佛都收紧,将不知如何安放的双手紧并在双袖中。






   "阿妹,不该称我为先生了,而该为....兄长。"






   鬼狐笑着收回簪步摇的手。

   凯莉不自觉伸出手去触摸发上的玉莲步摇,翡翠的冰凉触感令她格外心悸。

   "呵....东洋人都爱戴这种玩意儿吗。"她不太情愿露出心仪之态,佯装嫌弃。
   "此步摇乃为兄数年前巡苏锦城为夫人所寻之物,苏锦城的翡翠,乃玉器之首,如今看来,与阿妹正为相配。"白发男子垂眸一笑。
   "夫人?"凯莉轻微颦蹙,语气中带有疑惑。
   "嗯。"
   "那尊夫人...不,是嫂嫂,如今在哪儿。"



   闻此,男子一贯谦谦笑意渐渐消散于脸上。
   凯莉见此心有所虑,却又疑惑不已。

   一旁的丫头见状,脸色也有些难看,心知自家老爷不想回应这个问题,便上前小心翼翼地低语道。




   "回小姐话,夫人....



                  于三年前,死于司令府。"











      ——◆暂终◆.....



评论(4)

热度(30)